黑廬的門一打開,撒旦便急不及待的走了進去,孔明也緊隨其後。
 
二人一進去,便見到瑪利亞正半躺在床上,約瑟則坐在她的身旁。
 
瑪利亞此刻的臉容,雖然比先前累上十倍,但只見她低頭看著懷中哭啼不止的嬰兒,眼神充滿慈愛。
 
黑廬之中雖然沒有燭光,黑暗一片,但眼前此情此景,卻令撒旦和孔明心內,暖意油然而生。
 
 
 


 
 
「你的身體沒甚麼大礙吧?」撒旦柔聲問道,一邊走到瑪利亞的面前。
 
先前約瑟一直在看著妻兒,沒有留意到撒旦和孔明進了黑廬,直到撒旦出聲,他才猛然驚覺二人的存在。
 
約瑟想要攔住二人,但如此近距離的感受著撒旦的氣勢,約瑟竟周身不自禁的顫抖,完全無力從椅子中站起來!
 
瑪利亞拍了拍約瑟的手背,示意他放鬆後,便淡然回應撒旦道:「沒甚麼大礙。」
 


 
 
 
「這就是你和『他』的孩子吧。」撒旦看了瑪利亞懷中的嬰兒一眼,問道:「可以給我抱一抱嗎?」
 
「要是我不讓你抱呢?」瑪利亞聽到撒旦的話,臉色立時冷了幾分。
 
「你知道的,我可以直接把那孩子搶過來,而你也不可能阻止得到。」撒旦語氣依舊溫柔,道:「但是,我尊重你,所以我選擇先問你。」
 
「你這樣子叫『尊重』?」瑪利亞冷笑一聲,直視撒旦,臉上毫無懼色。


 
撒旦聞言,沒有回答,只是無奈的搖搖頭,苦笑一下。
 
孔明怕二人會起衝突,想要說些話緩和氣氛,卻留意到瑪利亞看著撒旦的眼神,由起初的憤怒,慢慢變得複雜,最後竟轉為無奈。
 
 
 
 
 
「罷了,你抱一抱他吧!」
 
瑪利亞撫摸兒子的臉蛋片刻後,便萬分不捨得把他遞給撒旦。
 
撒旦伸手接過,低頭一看,便發覺那嬰兒眉清目秀,雖只是初生的孩子,但眉宇間已然流露著一股自信和聰慧。
 


男嬰本已哭得甚為響亮,被撒旦如此一抱,哭聲竟然大增,幾乎響徹整個伯利恆!
 
 
 
 
 
「這孩子的身體很壯健。不錯,不錯!」撒旦把嬰兒抱在半空,仔細觀察,一邊喃喃自語。
 
「瑪利亞……你在幹甚麼?」約瑟早認得出撒旦就是剛才屋頂上的黑影,現在見到瑪利亞竟把兒子交給他,不禁大是詫異。
 
「約瑟,別擔心,他不會傷害我們的孩子。」瑪利亞捉住約瑟的手,柔聲道。
 
只是,瑪利亞一語方休,撒旦忽然有所動作。
 
 


 
 
 
 
 
「沒錯,我不會傷害他的。」
 
撒旦說罷,竟在懷中掏出一柄短刀出來!
 
 
 
 
約瑟和瑪利亞見狀一驚,想要阻止時,只見銀光一閃,撒旦已然揮下短刀!
 
「不要!」瑪利亞嚇得叫了出來。


 
只是呼聲剛起,她便看到撒旦短刀的目標,竟不是孩子,而是撒旦自己的手指!
 
但見撒旦手起刀落,在自己的指頭劃出一條頗深的傷口,傷口湧出的血,從他如墨的皮膚上流過,份外奪目。
 
 
 
 
 
「你究竟在幹甚麼?」瑪利亞掩住嘴,神色詫異的道。
 
撒旦沒有回答瑪利亞的提問,只是淌著血的手指,伸到嬰兒面前。
 
原本哭泣不止的嬰兒,注意力被撒旦吸引,竟突然不哭,一臉好奇的看著手指。
 


接著,只見嬰兒伸出一雙沒甚麼力的小手,抓住撒旦的手指,不住輕輕拍摸。
 
這時候,嬰兒忽然開顏的笑了一聲,同一時間,撒旦手指上的傷口,竟突然快速癒合起來!
 
眾人雖然早見識過瑪利亞的能力,但現在看到眼前這幼兒也能作出同樣的事,心中也不禁稱奇。
 
 
 
 
 
「快把孩子還給我!」瑪利亞從撒旦手中,一把搶過孩子。
 
突然被人挪動,原本已止了淚的嬰兒,立時再哭起來。
 
「孩子繼承了你的能力。」撒旦一邊看著完好無缺的手指,一邊說道。
 
「那又如何?」瑪利亞冷冷的道。
 
「那我就要測試一下,孩子是不是連『他』的能力也一併繼承。」撒旦說著,同時把手指上的血漬舐光。
 
「你想怎試?」瑪利亞聞言,不禁愕然問道。
 
 
 
 
 
「就是這樣。」
 
一語未休,撒旦原本拿刀垂下的手突然一揮,把短刀急速向瑪利亞擲去!
 
瑪利亞只覺眼前銀光一閃,短刀在脫手後的瞬間,已然飛到面前!
 
瑪利亞雖有治癒之能,但絲毫不會戰鬥,眼看短刀飛近,竟然呆立當場,完全不懂閃躲!
 
可是,就在快要刺中瑪利亞的左眼時,短刀竟就此硬生生的停住!
 
不過,最奇異的事情,就是短刀停下來後,竟沒有立時掉到地上,而是漂浮在半空不動!
 
 
 
 
 
 
 
至於瑪利亞懷中的嬰兒,此刻則在抬著小手,竭力『抓』緊半空中的短刀。
 
 
 
 
 
 
「小明,這孩子果然像你所預見到那般,連『他』的『念力』也繼承下來。」
 
撒旦說著,語氣隱隱有點激動。
 
孔明重重的點了點頭,正要回話時,一直被逼坐在椅上的約瑟,見到瑪利亞如此危險,一時間竟掙脫撒旦的壓力,大叫一聲,一手把短刀奪走!
 
「你這混蛋,夠了沒有!」約瑟對著撒旦大聲怒叫。
 
「夠了,我要測試的,都已完成了。」面對約瑟的呼喝,撒旦沒有發怒,只是看著他淡然笑問:「對了,這孩子,叫甚麼名字?」
 
約瑟冷不防他會如此一問,不禁微微一愣。
 
當他正想拒絕透露時,瑪利亞卻突然說道:「耶穌。這孩子的名字叫耶穌。」
 
 
 
 
 
 
「耶穌……」
 
撒旦低聲反覆唸了這名字片刻後,忽然說道:「這孩子,以後就叫耶穌基督!」
 
「你……你在說甚麼?」約瑟驚訝的道:「我兒子就叫耶穌,並不是甚麼耶穌基督!」
 
約瑟如此激動,是因為他明白「基督」二字的意思。
 
在希臘語中,「基督」就是「受膏者」,也就是「被神選定的人」的意思。
 
從來只有身懷異能,幹下驚天動地的事的人,才會受此稱號
 
瑪利亞聞言,也是愁眉緊皺,問道:「撒旦,你究竟想對我的孩子做甚麼?」
 
 
 
 
撒旦沒有回答,只是低頭沉思片刻,才再次抬頭,向瑪利亞問道:「你知道『他』為甚麼千方百計,要把你搶走嗎?」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已經變了,再也不是我當初我認識的那個人。」瑪利亞幽幽的嘆了口氣。
 
「其實『他』的目標不是你。」撒旦頓了頓,指著瑪利亞手中的孩子,道:「而是他。」
 
「『他』想見一見自己的孩子,這一點我是明白的。」
 
「不,你完全不明白!」撒旦冷笑一聲,道:「要是目的如此簡單,『他』怎會派上數千人來搶奪?」
 
瑪利亞聽著覺得撒旦的話有理,便問道:「那他到底有甚麼目的?」
 
「『他』有一個計劃,已經籌備千年,而你的兒子,耶穌。」撒旦看著瑪利亞,正容說道:「則是整個計劃的核心關鍵!」
 
「甚麼計劃?」瑪利亞聽得撒旦說得嚴重,不禁憂心起來。
 
 
 
 
 
 
 
 
 
 
 
「『造神計劃』。」
 
 
 
 
 
撒旦看著一臉天真無邪的耶穌,認真說道:「『他』想把你們的兒子,塑造成太陽神教的子神。」
 
「太……太陽神教的子神?」瑪利亞和約瑟聞言,同感萬分錯愕!
 
「不錯。『他』自己為父神,你為母神,而你們的兒子耶穌,則是子神。」撒旦冷笑一聲,道:「藉著你們三人的特殊能力,製造所謂神蹟,吸納教眾,使太陽神教變成地上唯一宗教,統一全世界。」
 
「『他』……『他』怎可以這樣做!」瑪利亞先是愕然,隨即語氣激動的道:「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他』得逞!」
 
「這一點我知道,『他』也知道。」撒旦笑了笑,道:「所以,『他』才想搶過耶穌,利用孩子來威脅你去幫助『他』。」
 
「想不到……『他』竟然變得如此冷血無情,連自己的親兒子也想利用!」瑪利亞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撒旦良久,才搖搖頭,痛苦的道:「究竟他為甚麼要這樣做?統一世界,又有甚麼好處?」
 
「這一點我也不清楚,至少在我們所『看到』的未來,都找不到真正原因。」撒旦看了身旁的孔明一眼,道:「不過,我們卻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被太陽神教統一的未來中,人們活得不快樂。」
 
「為甚麼?」
 
「在那個未來,世人都沒了自由,全被強逼去崇拜一個人,信『他』者生,違『他』者誅。」撒旦冷笑一聲,道:「如此惶恐生活,又有甚麼快樂可言?」
 
 
 
 
 
 
 
「那麼,你又打算怎樣做?」
 
瑪利亞一臉慈愛地看著懷中正熟睡的孩子,語氣卻很是淒楚:「我剛才聽到,你打算用另一個計劃,去取代『他』的計劃,是吧?」
 
「沒錯。」撒旦頓了頓,才繼續說道:「我的計劃,其實是另一個,『造神計劃』!」
 
瑪利亞輕拍著孩子的胸口,沒有抬頭去看撒旦,只是亞苦笑一聲,道:「為甚麼你和『他』,總愛做一些我不喜歡做的事情?」
 
「我和『他』不同,我是逼不得已。」撒旦也嘆了一聲:「要是讓『他』的計劃成功實踐,那麼不出五百年,末日就會降臨。但相反,要是我的計劃能夠順利執行,那麼我們還至少有二千年的時間去準備。」
 
「我憑甚麼要相信你的話?」瑪利亞抬頭,秀眉輕蹙。
 
 
 
 
 
 
 
「憑我。」
 
孔明忽然插話:「你知道,我的嘴巴,從來只吐真話。」
 
說罷,孔明忽然從懷中,取出一件東西來。
 
 
 
 
 
 
瑪利亞和約瑟只見孔明的掌上,放有一顆渾圓的球體。
 
那球體體積比成年人的拳頭略小,表面上鑿有十一個指頭大的小洞。
 
但見那球體晶瑩剔透,渾體透著藍光,二人細心一看,便發現這東西,竟像是一團匯聚成球的液體!
 
約瑟見到此物,大感奇異,忍不住伸指去碰。
 
但見約瑟指頭輕輕一觸,竟令圓球表面泛起一陣漣漪,彷似湖水,不過同時間,指頭傳來的感覺卻令約瑟知道,這圓球表面仍是堅硬的固體。
 
「這圓球是甚麼東西來的?如石如水的,甚是神奇!」約瑟大為驚嘆。
 
當約瑟還在讚嘆世上有此神物時,瑪利亞已經脫口而出,輕聲呼道:「這圓球…..不就是神器『弱水』麼?」
 
「不錯,正是十二神器之一,『弱水』。」撒旦點頭說道。
 
約瑟聽到『弱水』的名字,再看其外形,便即醒起瑪利亞曾告訴過他,當年大衛從溪間拾來,用以擊殺巨人歌利亞的圓石,就是眼前這顆「水球」!
 
 
 
 
 
「別光在那兒發呆。」這時,孔明忽然跟約瑟說道:「把你背包裡的水袋拿出來。」
 
瑪利亞聽到孔明的話後,疑惑的問道:「你想要幹甚麼?」
 
「放心,我只是想讓你看看未來的光景,並不是要傷害他。」孔明淡然說道。
 
瑪利亞知道孔明向來言出必行,聽到他的話後,便稍微放心,點頭示意約瑟照孔明的話去做。
 
 
 
 
 
約瑟把水袋取出來後,孔明又再讓他把水倒到地上。
 
「真是浪費……」約瑟一邊拔掉袋口的木塞,一邊小聲說道。
 
可是,當他把水倒出來時,他便突然住聲,不再說話。
 
因為他見到從水袋流出來的水,快要傾瀉到地,忽然在離地三吋左右的位置凝住不動!
 
接著,只見這團水從地面上空,慢慢『流動』向上,來到黑廬的半空時,又忽然分裂成二,一高一低。
 
約瑟抬頭一看,只看到孔明的雙手十指,統統都插進『弱水』上的洞孔裡,而『弱水』身上所散發的藍光,閃耀不停。
 
轉念一想,他便即明白眼前的事,是那顆神奇圓球,『弱水』所做成。
 
 
 
 
 
這時,只聽得孔明輕叱一聲,空中的兩團水又起變化!
 
位置較高的那團水,忽然變成一塊偏平的圓,彷似一面鏡子,橫放在半空,然後不再流動;位置較低的那團水,則氣化成霧,但又沒有散開,只是隱隱匯聚在撒旦的頭頂上。
 
「路斯化,這黑廬裡黑暗無光。」孔明跟身旁的撒旦說:「要請你打開你的『鏡花之瞳』了。」
 
「舉手之勞。」
 
撒旦淡然笑罷,黑色的左眼眼瞳突然變得艷紅勝血,周身的氣勢更突然暴升十倍!
 
約瑟覺得自己像是突然身在嚴冬,周遭冰冷之極,使他忍不住渾身顫抖起來;本正熟睡的耶穌,也被撒旦的氣勢所刺激而醒來,再次放聲大哭!
 
 
 
 
撒旦沒有理會二人的反應,只是稍微仰首,直視半空。
 
「鏡花之瞳」所散發的妖異紅光甚為耀亮,竟使那片水霧一下子變成血色,好不嚇人。
 
「你且看看,萬一太陽神教的計劃成功實行,會出現一個甚麼樣的世界吧!」
 
孔明淡然說罷,便即閉目,凝神專注地操縱手中『弱水』。
 
片刻過後,眾人頭頂的水鏡依舊平靜橫放在半空,但瑪利亞和約瑟發現撒旦頭上的水霧,卻起了些異樣。
 
 
 
只見那一片水霧,某些部份越散越開,變得稀薄,有些地方卻凝聚起來,變得厚重。
 
撒旦魔瞳所發紅光穿過這片厚薄不一的水霧,最後全都投射在半空中那面水鏡之上。
 
「看看那面水鏡。」孔明說道,雙眼依舊緊閉。
 
瑪利亞和約瑟抬頭一看,但見那水鏡正反映著魔瞳的紅光,雖然那些紅光似是想構成一些圖案,不過紅光朦朧粗糙,教人完全看不出頭緒。
 
正當約瑟感到奇怪之際,他發現水霧每有變動,水鏡表面的紅光就越來越細緻,構成的圖案也越見清晰。
 
過了片刻,約瑟忽然認出水鏡中的圖畫,描繪的正是伯利恆的城門。
 
他再仔細一看,便發現血紅畫中城門前的人兒,竟在走動!
 
「這些圖畫,怎麼會懂得移動?」約瑟驚呼一聲。
 
「這不是圖畫,而是影畫。」孔明淡然說道:「現在的畫面只有紅色,你們就將就一看吧!」
 
面對如此神奇的事物,約瑟忍不住目不轉睛的看著頭頂水鏡,只是他眼角看到瑪利亞一臉平淡,便即奇道:「瑪利亞,你看過這玩意?」
 
「你說影畫?」瑪利亞淡然一笑,道:「很久以前,看過一遍。」
 
約瑟知道觸及瑪利亞的往事,便不再追問下去,只專心繼續觀看水鏡。
 
 
 
 
 
水鏡平滑,紅光流轉,這時影畫又有改變。
 
畫面穿過城門,來到伯利恆的內城,原本林立處處的民居商店,在影畫之中竟統統不見!
 
但見畫中的伯利恆城內,只剩下一大片平地,平地中央,有一個面積不小的方形高臺。
 
方臺的周遭圍滿了觀眾,臺上也站滿了人,只是這些人手腳都綁上鐵鏈,人人垂頭喪氣的,似乎是群將要受刑的囚犯。
 
畫面越來越接近方臺,臺上的情況也越見清楚,這時,約瑟留意到方臺的正中,獨有一人與別不同。
 
只見那人坐在一張華麗的大椅,身邊四角站了四名手持武器的太陽教教眾,不過那人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竟是渾身上下,包括臉容,皆被一種金黃色的火焰包裹,卻依舊能活動自如,似乎絲毫無損!
 
 
 
 
 
「是『他』!」瑪利亞輕呼一聲。
 
瑪利亞已認出那名金火奇人,正是耶穌的生父,太陽神教教主!
 
「你現在看到是伯利恆四百多年後的情況。臺上臺下的,都是太陽神教教眾。」撒旦解釋道:「只不過臺上的人,都是將死之人。」
 
「他們犯了甚麼罪?」約瑟問道。
 
「信者得救,不信者死。」撒旦淡然的說了一句。
 
撒旦一語方休,水鏡中那名金火奇人忽然有所動作。
 
只見他從椅上站起來,慢慢的踱步一個小圈後,忽然伸出一手,抓起最接近他的一名囚犯的頭顱!
 
那囚犯一被太陽神教教主碰到,整個頭部立時著火,火勢更在瞬間漫延全身,使他整個人熾烈的焚燒起來!
 
卻見火勢不停,竟沿著手鏈腳鏈,迅速燃燒到下一名囚人。
 
不消一會,整個方臺,竟變成一片恐怖火海!
 
臺上的囚犯,此刻統統在痛苦掙扎,可是他們被鐵鏈一個連接著一個,如此騷動,反使人人前仆後跌,踉蹌倒地。
 
在此混亂的情景,唯有太陽神教教主,可以安然無恙的站在其中。
 
瑪利亞和約瑟看著水鏡的影畫,越看越是心寒,耶穌的響亮哭聲,更令他們看著這無聲的血紅影畫時,倍感驚心動魄!
 
 
 
 
火紅的畫面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後才慢慢停下,此時的方臺,只剩下燒焦的血肉。
 
唯一的活人,也只有太陽神教教主和他的護衛。
 
 
 
 
 
 
這時,水鏡上的畫面再次矇矓,越來越不清晰。
 
接著,孔明忽然渾身一抖,吐了口濁氣,凝聚半空的水鏡和水霧,突然再次結合,變回普通的水,流回約瑟手中的水袋之中。
 
孔明手中的神器『弱水』也平靜下來,藍光漸漸暗淡。
 
 
 
 
 
水鏡影像雖散,但瑪利亞和約瑟二人仍是默言不語。
 
因為剛才的可怖情景,此刻還不斷的震撼著他倆的心靈。
 
 
 
 
 
「這就是『他』的『造神計劃』,所得出的未來。」撒旦收起「鏡花之瞳」,淡然說道。
 
闔上魔瞳後,撒旦的驚人氣勢舒緩下來,耶穌也不再受刺激,哭得累了,慢慢睡去。
 
「的確很可怖,很令人心痛。」瑪利亞摸了摸耶穌透紅的臉蛋,淒然問道。:「難道這樣,就要犧牲我的孩子嗎?」
 
撒旦沒有回答瑪利亞的問題,只是看著她,淡然一笑。
 
他不回答,是因為他知道瑪利亞天性和善,更有一副悲天憫人的心腸。
 
自己兒子的性命,和千千萬萬個世人的性命,兩者之間應該選擇誰,瑪利亞當然清楚。
 
 
 
 
 
 
 
 
果不其然,瑪利亞沉默地看著懷中嬰兒片刻,終於開口:「說說你的計劃。」
 
「我的『造神計劃』,就是要讓耶穌,先成為猶太人的王。」撒旦看著睡得正酣的嬰兒,說道:「然後,再讓他成為世人的救世主!」
 
「這樣跟『他』的計劃,又有甚麼分別?」瑪利亞搖頭苦笑。
 
「的而且確,我的計劃很大部份是借用了他計劃本身的內容。」撒旦說到這兒,忽然舉起食中二指,道:「不過我的計劃中,至少有兩點,是和他的『造神計劃』不同。」
 
「哪兩點?」
 
「第一,『他』計劃中的三位一體主義,是由父神母神子神三神結合而成。」撒旦輕輕搖著食指,「但在我的『造神計劃』中,這三位神格,分別會是上帝、耶穌以及聖靈。」
 
「上帝,耶穌,聖靈?」瑪利亞略帶疑惑的問道:「上帝創世之後,已再沒現身,又怎能令人信服?」
 
「其實這樣反而有利我們。」撒旦說罷,忽然向約瑟問道:「如果有一個人突然身染惡疾,你會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約瑟沒有多想,便即答道:「當然是壞事。」
 
「壞事?」撒旦微微一笑,道:「但如果我說,這是天上的上帝,在暗中對你的試煉呢?」
 
約瑟冷不防撒旦會如此一問,想了片刻,才答道:「應該算是好事吧?」
 
「不錯,就是這個情況。」撒旦笑道:「雖然上帝沒有插手世事,但我們只要欺騙信徒,說其實上帝無處不在,一直在背後策劃所有事,那麼信徒們不管遇到甚麼事,都會存有一個正面想法,統統都變成好事。」
 
「一切不如意事,都是考驗;所有如意事,皆是恩賜。」孔明接著解說:「相反,像太陽神教那般,明確地設有三個實體神的話,那麼這三神就絕不可能同時出現在世界各地,萬一有信徒遇到不如意事,他們就會疑惑為甚麼三神不助他們渡過難關。」
 
「要是情況真是這樣,那麼太陽神教教徒,便會對三神的信心,有所動搖。。」瑪利亞想了片刻,便即明白箇中關鍵,於是問道:「那麼『聖靈』又是甚麼來的?」
 
 
 
 
「我的計劃中,會說『聖靈』是上帝的思想,上帝的力量。」撒旦頓了一頓,說道:「不過,其實『聖靈』並不存在。」
 
「這又有甚麼用處?」
 
「用處就是加強說服力。」撒旦笑道:「人類向來就是一種很容易有情緒起伏的生物,而他們又同時很喜歡把一些未知的事物神魔化。」
 
「就像『生病』。千多年前,大部份人類都沒有足夠的知識時,往往會把這些因為自己不潔,又或者外來環境產生的疾病,通通都歸咎到魔鬼身上。」孔明冷笑一聲,道:「『聖靈』只不過是利用人類這一特性,把他們因為受到他人言語或行為,產生的感動情緒神聖化而已。」
 
 
 
 
 
 
瑪利亞低頭想了想,問道:「那麼你說的第二點不同,又是甚麼?」
 
「第二點,就是審判日期的不同。」撒旦認真的道。
 
「審判日期?」瑪利亞一臉疑惑。
 
「你們剛才見到的影畫,就是『他』在執行定期的審判,處死所有違規者,不信任者,異教徒和叛徒。」撒旦說道:「作為至高無上的父神,他的話就是教徒的絕對指標,但同時這些標準,也成為信徒不敢觸犯的絕對禁忌。」
 
「萬一有教徒真的犯規,他們就會在『他』舉行審判時受到罰懲,嚴重者更會像剛才影畫那般,被直接處死。」孔明接著撒旦的話,解釋道:「所以,太陽神教的『三位一體』,最終只會令信徒過著終日惶恐的日子。」
 
「而在我的計劃中,審判只會出現在最後的末日。」撒旦頓了頓,道:「換言而之,人們在生的時候,不會受到任何懲罰,即便半生不信,但他們在死前接受救世主的救贖,死後也可得救。」
 
聽完撒旦的解釋,瑪利亞便即低下頭來,閉目沉思。
 
良久,她忽然搖搖頭,疑惑的看著撒旦,問道:「可是你說的兩點不同,又和末日來臨的時間,有甚麼關係?」
 
「極大的關係。」撒旦正容說道:「因為這兩點,關係到天堂和地獄的『平衡』。」
 
 
 
 
 
說罷,撒旦忽然沉默不語,只是神情嚴謹的看著瑪利亞,瑪利亞也同時看著他,一臉認真,默不作聲。
 
約瑟奇怪地看著二人如此對視片刻,突然聽到瑪利亞訝異的呼叫一聲,然後小聲喃喃道:「想不到靈魂進入『天堂』和『地獄』的分別,竟是如此!」
 
約瑟看著瑪利亞,擔心的問道:「瑪利亞,發生甚麼事?」
 
「我沒事。」瑪利亞朝約瑟強顏一笑,同時揮揮手,示意他不用擔心。
 
約瑟心裡微感納悶,但也沒再出聲。
 
約瑟並不知道,剛才撒旦和瑪利亞沉默不語,仍是因為他們二人,皆用上「傳音入密」的特別技能來交談。
 
 
 
 
 
「我要說的,都已經說完了。你的最後決定,又是怎樣?」
 
撒旦看著瑪利亞,淡然說道:「救你的兒子,還是救世上其他的人。」
 
瑪利亞聞言,沒有立時回答。
 
 
 
 
她只是低下頭,慈祥地看著自己的兒子。
 
 
 
 
那名自己小心地孕育許久,才出生不過一會兒的小男嬰。
 
 
 
 
 
 
「耶穌,換轉你是媽媽,也會作出如此選擇吧?」
 
瑪利亞柔聲說道,同時用那隻溫暖的手,輕掃著耶穌稀疏短小的毛髮。
 
她懷中的小耶穌,此刻睡得正酣,隱約聽到媽媽的聲音,四肢稍微用力,然後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
 
瑪利亞見狀,也不禁微笑起來。
 
 
 
 
 
 
 
 
 
「路斯化。」
 
瑪利亞沒有抬頭,依然看著耶穌,「讓我的兒子,成為猶太人的王,世人的救主吧!」
 
 
 
 
 
「感謝你。」撒旦欠一欠身,真誠的說道:「我不會令耶穌白白犧牲!」
 
「瑪利亞!你……你究竟在說甚麼話?」約瑟聞言,大是詫異。
 
「約瑟,你知道,耶穌是我的親生兒子,下這個決定,我自己最是難過。」瑪利亞溫柔的看著約瑟,「所以,我希望作為丈夫的你,能支持我這個決定,別過問太多。」
 
約瑟萬分不解的看著瑪利亞良久,最後才勉為其難的強笑道:「好!你做甚麼,我都會支持!」
 
「謝謝你。」瑪利亞捉緊他的手,感激的道。
 
就在這時,孔明忽對二人說道:「好了,時候差不多了。」
 
「這次又是甚麼事?」約瑟語氣不善的問道。
 
 
 
 
 
「就是把救世主出世一事,公告天下的時刻到了。」孔明說罷,忽然跟瑪利亞道:「你可以下床了吧?」
 
約瑟勃然大怒,道:「瑪利亞才剛分娩,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可下床!」
 
「約瑟,沒事!」瑪利亞柔聲道:「耶穌剛才已經把我治好了。」
 
約瑟聞言一看,這才發現瑪利亞原本蒼白的臉孔,現在竟已回復紅潤。
 
 
 
 
 
 
五人離開黑廬後,孔明再次運功,把『墨綾』變回的緞帶模樣。
 
只是,這次孔明沒有把『墨綾』束回腰間,反而是連同『弱水』,一併放在耶穌的襁褓上。
 
「你這是甚麼意思?」瑪利亞疑惑的問道。
 
「光是『念力』和『治癒』兩種能力,不夠震撼。」孔明解釋道:「這兩樣神器,能助他日後施展的神蹟,更為驚天動地!」
 
瑪利亞知道,神器是天下間的至寶,能同時手執兩件神器,那已代表耶穌絕不會被任何人傷害,甚至『他』想奪人,也幾乎不可能。
 
但同時間,瑪利亞也明白到,這兩件神器,是一種最沉重的枷鎖,身負這兩件神器,那麼耶穌非成神不可。
 
瑪利亞強迫自己壓下愁縮,讓約瑟把『墨綾』『弱水』都收藏好後,便向撒旦問道:「世界如此廣闊,你們打算怎樣公告天下?」
 
 
 
 
 
 
「你有聽說過,一千年前,我曾在珠峰之巔,舉行了一場『群魔會』吧?」
 
撒旦背著眾人,抬頭看著黑夜,笑道:「其實早在那時,我已經知道今天會發生的事情,所以當時,我利用『鏡花之瞳』,在那些魔鬼的腦海中,埋下一道複雜的幻覺。」
 
瑪利亞和約瑟仔細聽著,沒有出言打斷。
 
「我和小明精心計算多年,為的就是此刻,以及未來的三十三年。」撒旦依舊仰首,語氣卻微帶激動:「在今夜,世上萬千魔鬼,都會看到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而他們在今後,都會和虛構的敵人,戰鬥多年!」
 
說罷,撒旦忽然打了記響指。
 
 
 
 
 
撒旦這記響指很輕很清爽,所含的意義卻極其重要。
 
 
 
 
因為它標示著,埋藏在當年那些魔鬼腦海中的幻覺,在這一瞬間,同步活化。
 
 
 
此刻,伯利恆和鄰城的人,以及世界各地數以萬計的魔鬼,全都到正抬頭,詫異的看著天空。
 
 
 
因為他們不論身處的地方,是晝是夜,都能看到遙遠的半空之中,有殞石從天外飛到人間。
 
 
 
這些殞石數以千計,全都拖著火焰尾巴,全都速度極快。
 
 
 
全都,並不真實存在。
 
 
 
那些身處伯利恆的居民看著眼前異象,在此刻皆聽到有一道祥和的聲音,說:「救世主降臨了!」
 
至於世界各地的魔鬼們,則沒有聽到這道聲音。
 
不過,他們全都明白,這些殞石代表著甚麼。
 
 
 
 
 
 
「不存在的『第二次天使大戰』。」
 
撒旦張開雙手,閉上雙眼,微微一笑,道:「正式開始!」
 
 
 
 
 
 
 
 
 
 
 
 
許多年後,人們皆知道,一名受『聖靈』感動懷孕,名字叫瑪利亞的女子,在那一夜,誕下上帝的獨生子,猶太人的王,耶穌。
 
耶穌出生的這一年,及後則被認定為『公元』元年。
 
耶穌在長大後,施行了不少神蹟,雖主要是治療人們的身和心,不過,他第一次的神蹟,卻是和「水」有關的。
 
那就是在一婚宴上,把六瓶水變成葡萄酒。
 
以後,耶穌也施行過不少和「水」有關的神蹟,像是在加利利海上,平風靜浪,徒步行走於水面之上。
 
 
 
 
曾經有人意外看到耶穌合掌禱告時,手中緊握了一顆泛著藍光的小圓球;也有人注意到,他死後用以包裹屍首的布條,並不是一般猶太人慣用的白布,而是一種輕薄的黑布。
 
不過,記載這些事的典藉,皆在那一夜的三百多年後,被當時的羅馬帝國國王君士坦丁刪除;而一直模糊,還未完全成形的『三位一體』主義,也被君士坦丁明確的訂立下來。
 
無論如何,對世上的魔鬼而言,耶穌的出生,揭起了第二次天使大戰的序幕,而這場戰爭,直到他離世升天,才得以結束。
 
但耶穌升天的一年,也是魔鬼之首,撒旦.路斯化死去的一年。
 
 
 
 
『二次天使大戰』雖在那一年結束,但魔界亦因為撒旦的離逝,在那一年,開始變得動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