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格仔你系咪拍過好多次拖嫁喇?」
 
每次我Roommate出去蒲,佢都會玩到黃朝百晏先返。一返到嚟涼都唔沖就直接攤上床。我同佢講過依個問題,佢會醒醒醉醉咁答我佢喺出面沖咗。
 
我無即刻答SY嘅問題:「做咩突然咁問?」
 
SY:「我見你寫寫埋埋咁多愛情故事...」
 
我答:「少少啦。」


 
「哦...」SY輸入中...「咁你可吾可以教下我依家應該點做?」
 
「我都唔識教你喎。」我回覆。
 
至今為止我已經騷擾過太多人嘅人生,講過太多次對唔住。我諗我無資格教人。
 
點知佢話,「唔緊要啦。」
 
嗰個夜晚返到去之後我無打機,無打文,只係喺雪櫃拎咗枝啤酒出嚟飲,聽住張學友首《這麼近那麼遠》。我挨喺張櫈到,望住隻窗,飲啖酒,嘆一口氣,一眨眼已經四年,原來我四年嚟就係咁樣一晚又一晚咁捱過。


 
Facebook頁面右下角,嗰個對話框一直定咗喺到。
 
「??」我回覆SY,等佢繼續講落去。
 
SY:「我發現佢中意左第個...」
 
「咁跟住呢?」我問 。
 
「所以我先揸唔定主意...」SY輸入中...「但係我仲好中意佢...」


 
SY輸入中...
 
我望住部電腦喺到等,等佢講埋落去。
 
SY:「咁我應唔應該同佢攤牌?」
 
關於依個問題,我諗咗一陣。我行出房,出去斟咗啖水,企喺Lounge,望住窗外面。由宿舍望出去,剩係會見到對面嘅幢宿舍,灰色牆身,窗框一格一格,一格又一格。然後我先至去咗回覆SY——
 
「你捨得咩?」
 
剩係睇佢打字都打咗一堆「...」出嚟就知道佢根本唔捨得。
 
SY:「...」
 


「係呢,」我問返佢:「你哋一齊咗幾耐?」
 
SY:「一年喇...」
 
我:「睇你語氣,你都唔捨得嫁啦。」
 
SY:「嗯...」
 
我:「咁你就當畀次機會佢囉。」
 
SY:「佢中意第二個牙,叫我點忍wor!」
 
我:「咁同佢攤牌?」
 
SY:「我又唔想。」


 
我好清楚,我再喺依個話題抖纒落去實在無咩意義。
 
「你點發現嫁?」於是我問佢。
 
SY:「嗰日我打開咗佢部電話,就見到佢同一個女仔嘅對話。」
 
「可能係誤會??」我輸入。
 
SY:「佢哋又心心又豬豬咁嫁!」
 
我隻手喺鍵盤上面停咗一陣,諗唔到打啲咩好。我記得我以前都遇過一件咁樣嘅事,只係,我係男仔嗰邊。
 
我:「可能係佢朋友,大家玩吓嘅啫。」
 


嗰時我啱啱升上Year1,住咗入宿舍,識咗一個女仔。我無同佢講我有女朋友,佢都無講佢有男朋友。
 
SY:「朋友會咁玩嫁咩?!幾句就一句係咁樣樣喎!」
 
我Year1嘅時候同緊一個中學嘅師妹拍拖,我喺九龍塘讀書,佢喺屯門,我返晏就三點半堂嘅時候佢啱啱放學,我出去同朋友飲酒嘅時候佢要瞓覺。
 
我:「依啲可能係大家搞吓笑嘅啫。」
 
喺大學嘅第一年,我同一個女仔開始熟絡咗,周不時都會Whatsapp傾計,有時會去佢房搵佢同佢Roommate,有時就會得返佢喺到。我會問吓佢食咗飯未、食咗乜嘢、不如你食埋隻碟佢、傳說九龍城有九條龍,五行屬火...一開始我哋都係講埋啲咁嘅垃圾說話多。
 
SY:「會搵依啲嘢講笑?」
 
我:「個個人唔同嘅,我諗會啩。」
 
慢慢,我同嗰個女仔會一齊去食飯、一齊去街、一齊睇戲。喂,衰鬼你喺邊,我好掛住你啊,你幾時返宿舍?依啲就係我哋平時嘅對話。


 
SY:「真係?」
 
我:「嗯。」
 
我試過拖佢隻手,佢無縮開,直到差唔多行返宿舍嗰陣時,佢同我講佢有男朋友,佢向我道歉,話好對唔住,佢無心......然後佢慢慢放低佢隻手。
 
我:「你平心靜氣問吓你男朋友先。」
 
最後,我同依個女仔嘅Whatsapp對話,畀我嗰個中學師妹見到。佢問我依個係邊個,我話係大學同學,佢問我同學點解要咁講嘢,我答佢講依啲嘢搞吓笑嘅啫,無人會在意。
 
我:「依啲嘢搞吓笑嘅啫,無人會在意。」
 
SY:「如果真係咁點啊?」
 
我問個師妹,你係咪唔信我。佢話,咁樣叫佢點樣信我。我話,真係玩吓嫁咋。我叫佢要信我。佢無反應。我叫佢唔好諗咁多,我哋真係無嘢,佢由始至終都無回答過我,一路靜咗落嚟。唔好諗咁多啦,我重覆咁講。
 
「唔好諗咁多啦。」我回覆。
 
SY:「佢無啦啦同個女仔講埋啲咁樣嘅嘢啊!點樣唔理咁多啊?」
 
我:「你聽咗你男朋友點講先。」
 
SY:「...」
 
我:「一段關係在乎溝通與信任吖嘛。[笑]」
 
直到後來,我同師妹分咗手,Year1嗰個女仔做咗我三個月女朋友。
 
我:「邊有咁多無啦啦拍拍吓拖鍾意第個吖,拍電視劇咩?」
 
SY:「嗯...」
 
因為三個月後我遇到另一個人。
 
「咁好啦,我試吓問佢。」SY回覆:「多謝你。」
 
「吖,係啊。」我叫住佢。
 
我諗咗一陣我到底應唔應該同佢講,最後我覺得,我好似都係用返個婉轉少少嘅方法會好啲。
 
SY:「?」
 
我:「唔好太鍾意一個人。」
 
就係咁,嗰晚我結束咗依段同網友SY嘅對話。
 
嘔——
 
我將手提電腦冚埋,房間連最後一點光都消逝。我拉起百葉簾,外面傳入嚟嘅全部都係夜裏街燈嘅光。
 
嘔——
 
我望向問口嘅方向,嘔吐聲係由門口傳嚟,我推門諗住出去睇吓。
 
夜晚兩點半鐘,我Roommate喺條走廊到嘔咗一條黃河出嚟。
 
「喂!西牛哥!你無事吖嗎吓話?!」我大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