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牛:「我無醉...」
 
外面幾個人企喺西牛隔離,將佢圍住,西牛嘔到一身都係,周圍個個都無從入手。
 
西牛爛醉喺宿舍走廊嘅地上,佢大嗌一聲:「我無醉啊屌!」
 
周圍一個圍住佢嘅圓形,一齊以佢為圓心褪開咗步。
 
「唉——」我搖搖頭。


 
啫係又係我執,我行上前,攞住佢隻手,過背,直接就拓起佢,拓住佢行到入厠所裏面,打開咗沖涼嗰格,開水喉。
 
「邊個仆街射我!」西牛大嗌。
 
我校大水喉。
 
「嘩你老母!」佢起勢咁搖頭,擋住啲水。
 
我鬧:「喂醒啦仆街。」


 
西牛佢指住我,又大喝一聲:「我都無醉!」
 
厠所外面一連幾個人喺到食緊花生,我一擰轉頭,我哋幾十目交投咗一下,穿過佢哋,拎咗幾件衫同毛巾出嚟,一手就掟咗畀西牛——
 
「沖涼啊!」
 
***
 
西牛一個拉弓,大大力拍落我手臂到:「喂!阿格仔你無嘢吖嘛?」


 
我再見返清醒狀態嘅西牛係第二朝早,只係估唔到竟然係佢問返我有無嘢。
 
西牛佢仲話我:「你吽吽哣哣咁樣嘅喂!」
 
啪!
 
然後佢又一下拍落嚟。本來係我想問西牛「你有無事」,但見佢龍精虎猛咁企咗喺到,我就知道唔需要再問依啲垃圾問題。
 
我一路坐喺枱前面用電腦,一路問:「你琴晚去咗邊到飲嘢啊?」
 
佢話,「琴日我Friend間酒吧開張嘛。」
 
我一直聽住佢講,由得佢講落去。雖然西牛係一個好奇怪嘅人,只要佢一開始講嘢,佢無論如何都可以講到落去,所以同佢傾計我會好自在,我唔需要刻意諗一啲嘢出嚟去回應佢。
 


西牛:「喂!咁老死嚟家嘛!我緊係去賀賀佢!」
 
西牛:「點知呢!點仆街又真係仆街嚟嫁喎!」
 
西牛:「佢話啊......」
 
佢停頓咗一下,示意我要畀啲回應佢,於是我畀咗啲回應佢:「吓?!咁跟住點啊?」佢好滿意,跟住繼續講——
 
「阿西牛哥!見你咁錯盪嚟支持細佬!我請你飲兩杯先!」
 
西牛:「咁我依啲做兄弟嘅,緊係兩脇插刀嫁啦,你話係咪先。」
 
佢又停咗停,要我點頭。我點頭。
 
西牛拍拍我膊頭,笑咗笑:「畀酒我飲喎,唔洗錢喎,我唔同佢死過?!一世人兩兄弟,會講錢嫁咩?吓?!嗱格仔你話喇係咪先。」


 
我:「係啊。」
 
西牛拍一下手:「嗱咁咪係囉!」
 
跟住佢先至繼續講——
 
「咁我就飲佢老母啦!吖!條仆街話有枝新嘢,要我試試味喎,Whisky嚟,雖然佢平時份人仆街啲啫,咁做朋友,一定畀返些少意見嘅。」
 
西牛:「佢就叫人遞咗幾杯過嚟啦,三杯到肚玩得興起緊係猜返兩板,五個啊十個啊十個啊,係咪好爽喇,你話係咪咁話先?」
 
我點頭:「哦,係吖。」
 
西牛:「幾時都話格仔你明事理。」
 


我:「跟住呢?」
 
「屌!仲跟住?」西牛:「我去屌女啦!」
 
我擘大對眼,望住佢,咁啱塊臉有少少痕,我撓撓塊臉。
 
西牛伸出手,撐起五隻手指,佢話:「無,其實跟住我醉醉地自己走咗。」
 
「碌柒啦你。」然後我繼續做自己嘢,無再理佢。
 
「不過,」西牛佢一手禁住我,將我個頭擰返去佢嗰一邊,佢話:「嗰到啲女幾得,幾個都係我個Friend啲Friend嚟,我帶你去見見世面!」
 
「唔好啦!」我答:「我好怕去依啲場合。」
 
今年我Final Year.


 
「依咩啲場合呢又?」西牛佢重覆咗一次我講嘅嘢,跟住佢話:「酒吧之嘛,飲嘢之嘛,真係堅嘢你都未試過啦!」
 
佢拉弓,大大力,一下拍落我膊頭:「就下禮拜五晚啦。」
 
我呆咗陣:「吓...?」
 
西牛:「你都無嘢做嫁啦!」
 
我:「咁又無。」
 
西牛:「你咪當去飲兩杯啦吹吓水囉屌!」
 
我一直都無同西牛講過,到底我依幾年嚟過咗啲咩嘢生活。而西牛嘅出現,就好似將我帶返去幾年之前一樣。
 
我:「好,好啊,去飲吓嘢。」
 
西牛:「我照住你啦!你唔洗劣喎!」
 
我:「但我好少飲酒嫁。」
 
我笑笑咁答。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