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回過頭來,只見阿強向後跌坐在地上。
雖然那時已是夜晚,但在街燈映照下,阿良仍能清楚的看見阿強身體不停的擅抖著。
 
「阿強,你搞咩呀?」阿良由於剛剛嘔吐完,神志和感覺都清醒了許多,便馬上跑到阿強身邊。
 
當他來到阿強旁邊,他發現阿強的褲子前端的拉鏈和鈕扣都打開了,還露出了那只有豆大般的排洩器具。
 
換作平常,阿良早已在恥笑阿強了,但此刻,他卻笑不出來。
因為除了那幾乎看不見的排洩器具外,阿良還看見阿強的褲子和地上都沾滿了液體。
 


阿良當然第一時間聯想到那些液體其實就是尿液,但到底是甚麼東西導致眼前這個狀況?
 
阿強發現阿良在他附近,他們雙眼對上時,阿強只能用恐懼的眼神看著阿良。
這下子,阿良真的感到事態很不尋常。
 
「喂,阿強!究竟發生咩事呀?」阿良想知道剛剛那短短的時間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
 
然而阿強仍然無法說出任何一個字來,只能勉強的抵起右手,用擅抖的手指,指向某個方向。
 
阿良心裏明白,阿強所指的方向,就是坐立著四不像的地方。


此刻,Tina提起過的傳說,一幕又一幕的在他腦海裏放映起來。
 
他深怕一旦回頭,那兩頭本來坐在石壆上的四不像,會忽然站在他背後俯視著他。
 
阿良慢慢轉過頭來……沒有,甚麼也沒有!
他馬上鬆了一口氣,但卻發現,阿強的手指絲毫沒有放下的跡象,而且所指的方向是更高的地方。
 
阿良看著那發抖的手指,就像控制不了的,向著更高的方向望去。
當他的視線向上慢慢移動,眼光接觸到了四不像的腳部時,看上去仍然沒有任何疑樣。
 


但當他繼續向上看,他看見了四不像的稍為向下轉動了,然後兩眼發出紅光,緊緊盯著兩人!
 
阿良被這一幕嚇得魂不附體,和阿強一樣,向後跌倒在地上!
在他跌倒的同時,喉頭忍不住發出極大的聲響,簡直可以說是衝破雲霄!
 
照道理說,阿良和阿強這樣大的慘叫聲,應該會吸引附近的人注意,縱使那時是深夜,但在城大當值的保安員,理應會上來察看一下情況。
 
而事情發生了應該超過兩三分鐘,但竟然沒有引來任何人注意,仿佛他們的叫喊聲根本沒有好好的傳開來。
 
幸好,阿良的神志比起阿強來得清醒,而且嘔吐完後,身體的控制能力也比較強。
在跌坐在地上的同時,屁股上的痛楚,使阿良勉強保持著清醒。
 
他二話不說,單手用力的拉起阿強,便往宿舍的方向跑去。
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他竟然能拖著阿強,從四不像的位置一直跑回宿舍的範圍。
 


在離開四不像視線範圍前,阿良忍不住再一次回頭察看那兩頭四不像。
或許他心裏是希望,剛剛看到的只是幻覺,而就是這一絲的希望,令他的心靈再一次受到恫嚇!
 
因為當他回頭察看時,他竟看到,兩頭四不像從石壆上跑到地上來,兩雙眼發出四道紅光,畢直的看著他們。
阿良已經記不起,那時到底是怎樣回到宿舍的。
只知道在他們回到宿舍後,兩人一直維持精神仿佛的狀態,然後,他們的身體終於支撐不了,充滿恐懼地睡著了。
 
據說,那時兩人在睡著後,仍然不斷夢到那活生生的四不像,以血紅的雙眼看著他們。
 
而那些連綿不斷的夢中,他們每次也是懷著驚恐的心情,不斷的逃避四不像的襲擊。
但在夢中的結局,他們兩人都毫無例外的,被四不像頭上的角,給刺穿了身體而死去。
 
這樣的夢持續了整晚,兩人清醒過來後,整個人都累得像沒有休息過似的。
而翌日,他們更收到了宿舍導師的投訴,說他們整晚都在大聲叫嚷,騷擾了其它同學。
 


兩人根本對投訴毫不在意,在清醒過後,他們兩人在房中互相對望,欲言又止的!
過了良久,阿強總算開口了。
 
「尋晚……你係咪都見到……果果果隻……四不像?」短短一句說話,阿強也花了整整一分鐘才能完成,可見他的心情仍然處於惶恐之中。
 
「尋尋尋晚……我飲醉咗……咩……咩都唔記得啦!」大慨因為阿良的神志比阿強還要清醒,所以他本能地拒絕承認昨天發生的事情。
 
「吓?唔……唔係喎,尋晚,我我我真係,真係見到……果隻……果隻嘢,佢……」說到這裏,阿強已經全身發抖,再也說不出說話來。
 
只見阿良的身體也忍不住在顫抖,本能地感到害怕。
 
「痴痴痴線,邊邊邊隻嘢呀?無呀!我話無呀!阿強你聽住!」阿良忽然用力的搭著阿強的肩膊。
「尋晚,咩!都!無!知唔知,我同你都醉咗,之後返咗嚟宿舍,就係咁!」
 
阿良幾乎用怒吼的聲音叫出來,似乎這樣便能夠把昨晚發生的事情給驅趕掉似的!


阿強也沒有多作回應,不是因為他相信了阿良的說法,而是他也不願意再想起,既然他說沒有,就沒有吧!
 
而且,他們心裏大慨都認為,既然當天那些新生都沒有發生任何意外,那麼他們應該不會出甚麼事才對。
 
兩人就抱著這種心態,然後用惶恐的心情,渡過了一個星期。
在那個星期裏,他們都避免經過四不像附近,甚至到了晚上,他們都避免坐的士回宿舍,為的就是避開四不像!
 
這種斬腳指避沙蟲的心情,想必很多人也嘗試過吧?
而這種心情,一旦在事情再次逼緊自己時,抑壓的情緒會以更大的力量爆發出來。
 
而他們一直抑壓著的情緒,就在一個月後,他們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報導後,徹底爆發出來!
 
「大學生遭車禍慘被分屍,疑學生醉酒累事」這個大刺刺的標題,一下子吸引了所有讀者的眼球。
 
阿良和阿強當然也不例外,當他們翻閱內文時,兩人幾乎同時陷入瘋狂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