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屌!!!!!用咗咁多時間睇晒本嘢,完全無料到嘅!」阿良在花了大量時間把那本日記簿看完後,發現完全沒有關於解除四不像的詛咒,心情立時變得不安和憤怒。
 
「咪係囉!痴撚線,浪費時間!!!」阿強的心情和阿良差不多,也是同樣的不高興。
 
看著兩人怒吼的Tina,也不禁感到一點失望。
雖說她並不知道兩人身上發生了甚麼事情,但她本抱著一絲希望,而帶他們來找委員長,想不到結果卻是甚麼也沒有,難道她要在陳同學死後,再一次見證兩人因為這奇怪的詛咒而離世?
 
「你地冷靜啲先啦,點會無發現呀?好多新嘅資料喎!嗱嗱嗱,例如呢個,原來果陣出事之後,學校有試過搵人做過法事。另外,四不像不定時都會有人清潔,曾經有就讀學生以兼職生嘅身份,直接掂過四不像,之後都無事。仲有……」Keith像是有甚麼開心大發現似的,但這些都不是兩人想知道的資訊,故阿良忍不住打斷了他的說話。
 
「夠啦!我唔想知件事係點樣發生,我淨係想知道有咩方法得罪咗四不像之後,有無咩方法可以唔駛死呀!我唔想死呀!」阿良自從在那晚目睹四不像以紅眼看著他後,他的情緒一直都不太穩定,而他現在的情況,簡直就像……


 
「阿良……你冷靜啲啦……你知唔知你依家嘅神情,就好似……就好似……」Tina看著阿良的模樣,欲言又止的。
 
「好似好似!好似咩呀!講呀!」阿良怒吼。
 
「就好似……陳同學死之前……嘅情緒變化咁……」Tina最終也把話說過明白。
 
阿良和阿強聽到,本來已經不安的他們,立時變得更加暴燥。
 
「痴撚線!你想講咩呀!」阿良怒道。


 
「咪係囉!好地地提個死人做乜撚呀你!」較斯文的阿強也忍不住說。
 
在三人吵鬧期間,Keith則專注地看著日記簿和做著一些筆記。
然後就在三人吵得面紅耳赤之際,Keith突然雙手用力的拍在桌上。
 
「我明啦!」他突然大喊,三人不自覺的停止了爭吵,呆呆的看著他。
 
靜默的空氣只維持了一秒,阿良便又發作:
「你明乜撚嘢呀!突然間拍咩抬呀,痴撚線架你!」


 
「咦?哦,唔好意思,啱啱太專心研究本日記簿,你地頭先講梗咩架?講梗咩都唔緊要啦,你地過嚟聽我講啦,我真係發現到啲新嘢呀!就係……」看來Keith真的沒有注意到剛才他們所爭吵的事情,自顧自地的繼續說,這舉動惹來阿良更大的反感。
 
「你條仆街!我同阿強就嚟死啦,你仲提啲咩新發現呀!我打柒你條仆街!」阿良一下子撲到Keith面前,抓著他的衣領,卻被Keith一下反手扣著他的雙手。
 
「喂,你冷靜啲先。你話你地兩個就嚟死,如果你指嘅係四不像詛咒,咁你就更加要聽我講啦!」本來仍然在奮力掙扎的阿良,在聽到Keith的說話後,馬上變得安靜起來。
 
「你……你係話……本日記簿入面有講點樣解開詛咒?」Tina忍不住問。
 
「嗯……又唔可以咁講……但係,喺最初嘅詛咒入面,我覺得係有生還者架!你地諗下,如果所有人都死晒,邊有人可以咁精準咁記低晒所有細節,仲要一直留傳到依家!而且,日記入面,最後果個人嘅死法同之前好唔同,而且唯獨係佢嘅資料寫到模凌兩可!我懷疑最後果個人根本無死到,而且仲將所有嘢寫晒喺本日記簿上面,避免日後仲有人發生啲咁嘅事。」Keith鬆開了抓著阿良的手,簡單講解了一下他對日記簿的結論。
 
「但……你都係估有人未死者!同埋,你點肯定果個人真係知道點樣解開詛咒?」阿良續問。
 
「我唔肯定架,不過,有線索總比無線索好啦,係咪先?同埋,有一樣最奇怪嘅嘢,頭先大家太唔留心無注意到,日記簿嘅最後一頁,好明顯係俾人撕走咗!即係話,好有可能最尾果頁隱藏咗啲咩秘密都未定!」Keith拿起日記,向眾人展示最後一頁,很明顯能看見,紙張被撕走的痕跡。
 


除了Keith外,其他人也露出一副驚訝的神色。
 
大家也同時意會到,這本上了鎖的日記簿,除了委員長有鎖匙外,其他人根本不能打開它。
 
而且,這樣殘舊的日記簿,應該沒有誰會有興趣去打開它才對。
 
所以大家也沉默了,到底是哪一代的委員長做的?這樣做的目的又是甚麼?
 
「咁你地家明白,點解我話有新發現啦!現階段最合理嘅解釋,就係當初寫呢本日記嘅人,佢想隱藏自己嘅身份,所以寫果陣將佢自己嘅資料寫得唔清唔楚,等人查唔到佢。另一個推測,就係呢個人係識我地某一代嘅委員長,所以佢先可以返嚟撕走頁紙。」Keith分析。
 
「仲有一個可能!」Tina像想到了甚麼似的,三人立即轉過來看著她。
 
「就係呢本日記簿,係屬於初代委員長,佢寫完之後覺得有問題,所以撕走咗最後一頁。」Tina解釋。
 
「呢個情況我都有諗過,但如果真係初代委員長寫嘅,日記簿入面隱藏身份就變得無意思。因為一定有人知道佢係當事人,咁就做唔到避免麻煩嘅效果。但幾乎可以肯定,如果真係有生還者,佢同初代委員長必然有某種關連。我想像唔到初代委員長會接受一本來歷不明嘅日記簿,仲要俾呢本嘢一路傳承落嚟!」Keith說出他的意見。


 
在仔細聽完後,整件事聽起來好像很有希望,但又好像不知從何入手似的。
這種心情,充份反映在阿良和阿強的臉上,似喜帶憂的神情,實在不是文字能夠形容。
 
一陣沉默過後,Tina終於重新打開對話。
「咁……即係我地依家要搵返初代委員長出嚟?」
 
「無錯!當日發生嘅事,就算紀錄得再仔細,都唔及當事人清楚!所以,初代委員長係關鍵!」Keith說。
 
「咁我地仲唔行動,你實有以前啲委員長嘅聯絡方法架?」阿良急道。
 
「行動係要,但有啲嘢都需要搞清楚先!第一,我地要去四不像做調查,因為每次出事之後,都會發現四不像嘅角上面沾染咗血跡,如果今次無發現,可能陳同學嘅死只係一個巧合。第二,十年前嘅聯絡方法仲有無效我都唔肯定,所以除咗搵佢嘅聯絡方法,Tina你最好都聯絡上一屆嘅委員,逐層逐層問返上去,直到搵到初代委員長為止。第三,日記都有提過有啲情況下,就算學生觸碰咗四不像都會無事,所以,我想知道你地兩個,究竟做咗啲咩事?」Keith一口氣提出了好幾樣事情。
 
阿良和阿強聽見後,互相對望了一下後,便點了點頭,決定把當天發生的事情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