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觸碰的四不像(八)
 
於是,阿良把當天喝醉酒後,爬上了四不像的事情告訴Keith和Tina。
當然,包括他看見了四不像雙眼發紅光,和如何帶著阿強離開四不像的經過。
 
「唔係啩?你幾大呀,仲玩啲咁嘅嘢?」Tina聽到後忍不住責備他。
 
「咁……咁我飲大咗,咪……咪……」阿良也知道自己有問題,所以不敢回話。
 
「算啦Tina,唔發生都發生咗,依家再追究啱定錯都無用!我反而想知,阿強你又對四不像做咗啲咩呢?啱啱聽阿良講果陣,似乎佢都唔知究竟你做咗啲咩,不如你都講埋出嚟啦。」Keith看著阿強。


 
「吓?我……我唔駛啦,都無咩特別啫……係囉……無特別嘅……」阿強吞吞吐吐的。
 
「係囉,Keith,阿強唔想講就算啦。我地都係快啲去搵果個咩……咩初代委員長啦!」阿良比較關心是否真的有破解詛咒的方法。
 
「唔得!本日記簿清楚咁記載住,即使係同一個時間點接觸四不像,出事嘅先後次序都有唔同。而且,頭先我都有講,即使接觸到四不像,其實都有無出事嘅例子。我可以大膽咁假設,出唔出事,同埋出事嘅先後次序,係同果個人對四不像做過啲咩事有關嘅。如果知道咗你地邊個屬於嚴重啲,咁我地就可以針對保護其中一個人,避過詛咒嘅機會,都會大大增加。」Keith解釋完,再次望向阿強。
 
阿良和Tina在聽到後,也轉過身來看著阿強,等待他把當日發生的事情交代好。
 
「你……你地……」阿強被三人的目光壓得透不過氣來。


 
「得啦得啦,我講啦,好未呀!」阿強終於承受不住他們無形的壓力,把當天的事情告訴大家。
 
原來,那個晚上,當阿良因四不像的晃動,而導致嘔吐大作時,阿強原本還在邊拍片邊取笑他的。
 
但突然間,阿強感到強烈的尿意。
正常來說,學校某些地方的洗手間仍然開放的,要不然,回到歌和老街公園也可以解決他的生理需求。
 
可是,因為酒精和疲勞的緣故,他選擇了在阿良嘔吐期間,背著他,然後對著四不像鬆開了他的褲頭帶進行解放。
 


那一刻,阿強感到無比的暢快,但暢快的感覺,突然被一陣寒意打斷。
他不由自住的往上看,只見四不像的頭,由望向又一城的方向,慢慢的往下移動,然後以血紅的雙眼,直盯著正在排尿的阿強。
 
暢快的感覺,突然變成了無比的驚恐。
阿強被那雙眼看得雙腿發軟,不由自主的向後摔倒。
 
由於那時他仍然在排尿的狀態,故在向後摔倒時,他滿褲子都沾上了尿液。
他那一刻發出的叫聲,大慨能把一整楝大廈的人都吵醒吧,但當他發出那叫聲後,四不像的角,像有生命般,慢慢開始變長,並逐步接近阿強的臉。
 
說也奇怪,當那雙角慢慢接近阿強時,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聲音消失了。
不管他多用力地嘗試發聲,但聲音像被喉頭鎖著一樣,無法尖叫。
 
他漸漸發現,那雙角來到他的雙眼前,還差一厘米左右,便會貫穿他的眼睛。
他的腦袋已經不能運轉,陷入一片混亂,就在這關鍵的時刻,他聽見阿良的聲音。
 


一瞬間,那雙角在他面前消失了。
之所以用消失了形容,是因為他看不見那雙角縮短的過程,而是真的像幻覺一樣,憑空在他眼前消失了。
 
但是,那雙發出紅光的眼睛,不但沒有消失,顏色反而變得更加血紅,死盯著他不放。
 
「成件事就係咁啦,之後就同阿良講嘅嘢一樣,佢拉住我跑返上宿舍啦!」阿強在敍述整個故事時,語句斷斷續續,身體不住的擅抖。
 
三人聽完後不禁沉默了。
 
「我諗……大家都好清楚,如果詛咒係真,下一個出事嘅,應該就會係……阿強。」Keith作出總結。
 
雖然阿強心裏也明白,他做出的事比起阿良的更加不敬,也有想像過自己是下一位受害者,但當從Keith口中聽到這個總結,眼淚仍是止不住的流下來了。
 
「無……無事架阿強!頭先咪講咗仲有希望囉!我地快啲去搵到果個咩初代委員長,問返佢究竟邊個寫呢本日記,就可以知道點樣可以避開個詛咒架啦!」阿良用力的搭著阿強,安慰他的同時,這番說話也有著鼓勵他自己的作用。
 


「咁……委員長,我地依家應該點做?」Tina問。
 
「Tina你好似我頭先咁講,去搵返初代委員長出嚟,如果可以嘅話,係搵佢嘅期間,問多啲關於四不像傳聞嘅嘢,最好可以問到果啲死者嘅屋企人聯絡方式同當時情況,愈詳細愈好。我就會去陳同學屋企,探佢屋企人同表示慰問之外,我會查清楚究竟呢排陳同學有無講過啲咩奇怪嘢。至於你兩個……」Keith看著阿良和阿強,像在思考著甚麼。
 
「點……點呀?我地有咩可以幫手呀?」兩人希望能盡快找到任何線索。
 
「你地兩個,可以嘅話去搵返晒當年嘅新聞出嚟,如果有舊雜誌就仲好!當年對呢啲神怪嘢,傳媒應該唔會就咁放過,咁樣就可以再知多啲呢個詛咒嘅事,同埋好彩嘅話,仲有機會搵到倖存嘅生還者!」Keith續說。
 
三人聽到後精神為之一振,阿良和阿強雙眼立即充滿神采。
 
「真……真係有機會搵到……生還者?」阿良小心地問。
 
「如果真係有人避過咗呢個詛咒,傳媒一定唔會就咁放過佢!就算報紙無太多資料,果啲八卦雜誌肯定唔會放過,所以你地俾啲心機搵資料。不過每日最多搵到夜晚八點好啦,之後你地兩個盡量搵多啲人陪,如果真係無人陪,嚟搵我或者Tina,其他時間你兩個都盡量唔好離開對方身邊。可能嘅話,我希望你地有錄音同錄影嘅習慣,盡量將一切都記錄低!」Keith最後的要求,顯然是針對兩人會出事而設的。
 
「錄音同錄影……我地都明白。但點解咁早就唔可以再搵,我地捱慣夜,頂得住喎!」阿良說。


 
「咁樣太危險啦,只要睇返日記,就會知道,所有出事嘅時間,大慨都係夜晚十點之後!如果太晏先走,我驚你地搵唔切人陪你地而出事!」Keith解釋完後,兩人微微點頭,便離開了委員房。
 
四人在出發前,不由自住地來到四不像前,他們都發現,在其中一隻四不像的角上,有一小塊的布碎纏在上面,還隱約能看到有小量的暗紅色污迹。
據Tina和Keith所說,那布碎跟最後一次見到陳同學時,他所穿的衣服是一模一樣的。
 
四人看見,心裏也不禁泛起一陣寒意。
看來,詛咒可不是假的......
 
眾人帶著不安的心情,各自遠離四不像,分頭行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