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阿良。阿強佢醒啦,快啲幫手叫醫生啦。」Tina的聲音在阿強身旁響起。
 
醫生很快來到,他替阿強進行了一連串的檢查後,便對其他人說:
「檢查過啦,應該無咩嘢。可能因為壓力太大,加上飲咗酒嘅關係,所以先會突然暈咗,下晝我地會再幫佢檢查,如果無咩問題,今日應該可以出院。晏少少姑娘會帶你去檢查,你休息下先,有咩就通知姑娘啦。」
 
阿強聽到醫生的說話便感到奇怪,他昨天根本沒有喝過一滴酒,為甚麼醫生會這樣說。
他本想詢問醫生,但阿良卻俏俏的阻止了他。
 
直到醫生離開,四人才開始交談起來。
 


「尋日究竟發生咩事?點解我會無啦啦入咗嚟醫院,仲有,果個醫生係咪傻架,我邊有飲酒呀,亂咁幫我診症!咪啦,你地都係快啲幫我搞出院手續啦,再俾佢檢查都唔知會點。」阿強說罷,馬上想起床離去。
 
三人馬上阻止了他,面上均露出古怪的神色。
 
「喂,你地三個做咩咁嘅樣呀?唔係有啲咩暪住我呀?」阿強察覺到有點古怪。
 
三人小聲討論了一下後,阿良開口了。
 
「阿強,我問你,你記唔記得尋日發生咩事?由我地幾個分頭行動開始講一次俾我聽。」阿良說。
 


阿強雖然感到有點奇怪,但也把昨天所有事情,分別在城大圖書館,中央圖書館和回到九龍塘後,跟丟了阿良和遇到那紅眼四不像的事情,清清楚楚的講述了一遍。
 
三人聽完後,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而阿良更加搖了搖頭,仿佛不能相信似的。
 
「喂!咁啫係點呀?阿良你搖頭又咩意思呀?」阿強不安地問。
 
「阿強,你冷靜啲先,詳細情況等你出院先再講,始終呢度唔係好方便。我只能夠講,頭先你講嘅嘢,好多都無發生到,但係,尋日你的的確確係同我一齊行動。好啦,你休息下先,Tina同Keith會繼續去搵關於四不像嘅資料,我會留係度陪你,放心。」阿良小聲地說。
 
阿強聽到這番說話後,他只感到腦袋一片混亂。
昨天經歷的都不是事實?


到底他是從哪個部分開始失去了意識的,這感覺實在太可怕了。
 
想著想著,便又沉沉睡去。
 
經過了好一輪檢查,阿強總算可以離開醫院了,然後,阿良便和阿強一起回到宿舍。
來到宿舍房內,只見Tina和Keith已經在房內等待著他們。
 
「咦?你地都嚟咗呀。係啦,你地係咪有咩發現呀,喺醫院入面神神秘秘咁唔話我知。」阿強沒有驚訝兩人為何會在房內出現,他只關心昨天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和有沒有任何新發現。
 
他得不到其他人回應。
只見阿良再三確認把房門鎖上後,便和Tina和Keith一起把房內的桌子搬到門前,仿佛要阻擋甚麼似的。
 
把這一切看在眼內的阿強感到奇怪:
「喂,你地搞咩呀?搬張枱過去點走呀?」
 


阿強反覆問了數遍後仍得不到任何回應,他只好看著他們像裝修工人般,移動著室內的擺設。
三人把多樣東西搬到門前,再次肯定門口被堵上後,才走到阿強身旁坐了下來。
 
「喂,點呀你地,肯講嘢未呀?」阿強不滿地說。
 
然後阿良走近阿強,狠狠的向他的頭敲了一下。
 
「屌你呀仆街!無啦啦做乜打我,痴咗線呀你!好撚痛呀屌!」阿強冷不防被打了一下,雙手忍不住按著頭頂,舒緩痛楚。
 
三人看到阿強喊痛,才輕輕的吁了口氣,總算開始說話了。
 
「好彩你有反應啫,如果唔係我地都唔知點算好。」Tina開口說話。
 
「睇你呆下呆下咁,等我話返俾你知點解我地要咁做啦!你咪話尋晚嚟到九龍塘之後,出咗地鐵站就唔見咗我嘅?之後仲見到紅眼四不像追住你嘅?」阿良看著疑惑的阿強,問了些問題,阿強輕輕點頭回應。
 


「其實,尋日九龍塘根本無咩維修,你尋日係同我一齊經又一城出口返嚟宿舍。而且……其實尋日你一直都同我一齊,去到夜晚果陣,你仲同我地一齊喺呢度傾嘢!只不過,去到十點果陣,你突然之間走咗去,我地搵極都搵你唔到,之後,就係宿舍附近搵你瞓咗喺地下,周圍仲有好多酒樽。我地嗌極你都無反應,最後就送咗你去醫院啦!」阿良簡單解釋昨天的事,阿強總算明白為何三人反應這麼奇怪。
 
但問題來了,到底阿強昨天發生了甚麼事?
 
原來,昨天四人分頭行動後,阿良已察覺到阿強古古怪怪的。
雖然阿良和他對話時,阿強仍能有所回應,但總感覺和平時有點不同。
 
那時阿良沒有太過放在心上,只想著可能是因為詛咒的關係,令阿強變得不安而已。
 
他們兩人來到城大圖書館時,阿強卻緩慢地查閱著報章,跟阿良緊張而急速的態度相映成趣。
 
阿良越來越感到阿強古怪,但也不知道可以做些甚麼,唯有加快速度自己一個人尋找資料。
他把城大的報章大致上看了一次後,發現根本找不到任何資料,於是便拉著阿強前往中央圖書館。
 
阿強提到的那位熱心美女Tracy,根本不曾出現。


而最奇怪的事情,便是在離開城大時,由於太過急燥,阿良拉著阿強離開時,不小心推跌了阿強,而且還摔得不輕,阿強的額頭也因此擦破了而流出血來。
 
阿強卻絲毫沒有在意,仿佛不知道自己受傷,還要阿良把他拉到醫療室去止血。
阿良感到非常奇怪,便計劃自己一個人去中央圖書館尋找資料,但阿強像聽不懂人話般,非要跟著阿良。
 
之後便是搜集資料,到宿舍討論等等。
最怪異的,便是在討論期間,阿強突然發出了像是女性般的聲音,之後便奪門而出。
 
三人意識到阿強有問題後,便馬上追出房,但阿強已不知去了哪裏。
他們分散去尋找阿強,最終在約一小時後,發現阿強暈倒在宿社附近的樹叢位內,身旁還有一堆酒樽。
 
由於怎樣也不能喚醒阿強,他們只好送阿強到醫院去。
 
「成件事就係咁啦。你講果啲咩Tracy呀,經第二個出口走呀,俾四不像追呀呢啲情況,完全無出現過!或者咁講,最少我同你一齊嘅時候,都無發生過呢啲嘢。」阿良把事情簡單解釋後,這次則是阿強露出不可能的神情。
 


「無可能!無可能架!我好肯定我尋日真係經歷過頭先講嘅嘢,而且Tracy仲真係add咗我地嘅Facebook!咦……無錯,Facebook!我開Facebook俾你地睇,咁你地就會知我無講大話!」阿強拿出電話,開啟了Facebook。
 
到底,阿強經歷的,是一場夢。
還是如他所說,是實實在在發生了的現實呢?
 
但,可以肯定的是,阿強身上的確發生了一些轉變。
這種轉變,跟過往受到詛咒而死的人,是非常相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