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一:不能觸碰的四不像(十三)
 
「委員長,你無事呀嘛?點解好似有啲唔妥咁嘅?」Tina關心地問。
 
「其實我啱啱整理好晒呢兩日得到嘅資料……」話說到一半,Keith不安地看了阿強和阿良一眼,不知如何說下去。
 
兩人也意識到,Keith所發現的東西,應該和他們有關,而且,應該是和他們的性命有關的。
 
「Kei……Keith,你……照講啦……」阿良和阿強好不容易擠出這句話。
 


Keith看著他們,也明白到隱暪或拖下去也不是辨法,於是稍為冷靜一下後,便如實告訴他們發現了甚麼。
 
「我簡單講結論啦,阿強……你應該仲剩返五日命……阿良你就可能長啲,但我估都唔會過到呢兩個星期……」Keith話音剛落,三人已難掩不安的神色,阿良的眼內明顯充斥了淚水,只是還沒有爆發而已。
 
室內彌漫著一片難以言喻的氣氛,這也難怪,畢竟Keith所說的結論太有衝擊性了,要一下子接受快要死亡的事實,相信換作別人也不可能這樣快平伏下來。
 
「你……你地唔好咁啦,都叫仲有時間呀。嗱!我地依家盡快搵果個生還者出嚟,咁咪可以解開詛……」Tina來不及把「咒」字說出口,阿良已經接近崩潰了。
 
「解咩啫解!你聽唔聽到呀,我得兩個禮拜命,阿強得返幾日命Ja!我地依家連有無生還者都仲係估估下,唔搵啦唔搵啦!反正都係死,反正都係……」說到這裏,阿良再也忍不住,淚水像河水缺堤般湧出來。
 


Keith和Tina在一旁只能看著,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
就在三人不知所措之際,反而阿強竟沒有太大的反應,是嚇傻了嗎?
 
過了好一陣子,阿強竟帶頭說話,而且語氣竟無比的平靜。
「我想知,Keith你呢兩日有無搵到任何關於生還者嘅線索。或者我直接啲問,你覺得係咪真係有生還者,而又真係有方法可以避過詛咒?」
 
Keith像料不到阿強竟有此一問,低下頭沉思了差不多半分鐘的時間。
「我……只可以講,根據我嘅分析,有生還者嘅機會好高。但如你要證據,呢層就……」Keith不確定地說。
 
「咁夠啦!既然你覺得有生還者,一定有你嘅原因!嚟到呢個地步,反正都無任何辨法,我信你!阿良,唔好喊啦,我地都係快啲睇下有咩發現啦!」阿強恐無懼意的說。


 
「吓……阿……阿強你係咪傻咗呀?死呀!我地會死呀!點解你好似無嘢咁,我……」阿良難以置信地說,卻被阿強打斷。
 
「我唔係無嘢,我都好驚!不過,你都知無我無人無物架啦!我又無親人,好講唔好聽,死咗都無咩影響!但你唔同,你有好多親朋戚友,同你做咗咁多年兄弟,就算我要死,都唔希望你跟住嚟陪葬!所以你要振作,我死嘅話,你一定要避開呢個詛咒,就當係送俾我嘅帛金啦!」阿強說的時候,面無懼色,那是對死亡的覺悟!
 
「阿強……」阿良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好啦,嘔心嘢唔好講啦!Keith,唔好嘥時間啦,講返你有咩發現啦!呢度最醒係你,交俾你啦!」阿強堅定地看著Keith。
 
「你……咁樣我好大壓力啫。好啦,既然你地嘅心情都恢復返,咁我就講返俾你知我嘅諗法啦!嗯......應該由……邊度講起好呢……」Keith思考了一會,便拿著那一大疊資料,對他們解釋起來。
 
「首先,第一件事,陳同學嘅日記簿,同我地委員會記載嘅嘢,非常相似!無論係佢死前所見到嘅一啲不可思議影像,定係死前最後一日,都無咩唔同。而我亦都係根據呢樣嘢,大慨分析出你地仲可以生存幾耐。」Keith說。
 
「即係話,陳同死之前幾日,都好似我咁,去咗一個無人嘅九龍塘,見到有紅光追住佢?」阿強問。
 


「無錯,而且佢都有提到,有個熱心嘅人話可以幫佢,仲半強逼咁Add咗佢Facebook,情況同你極之相似。而委員會留低嘅日記簿,都提到果啲死者曾經接觸過一個熱心嘅人,喺拎咗佢地嘅通訊方法後,都係處於無辨法Delete嘅狀態!我啱啱已經登入咗陳同學嘅Facebook,發現又係有一個紅眼頭像嘅交友邀請。最奇怪嘅係,陳同學一再強調無接受到呢個交友邀請,但你地睇下……」Keith把手機展示給其他人,原來他已登入了陳同學的Facebook。
 
「無錯,又係同一個頭像……」Tina說。
 
「咪住……點解會咁架?」阿強驚訝地說,阿良和Tina也於差不時間露出驚訝的神情。
 
「睇嚟你地都留意到啦,無錯,呢個交友邀請,係陳同學死後一日先接受嘅!但照道理,應該無人會特登Login佢個Facebook做啲嘅嘢!」Keith說完後,也表示不明白為甚麼會這樣。
 
眾人嘗試進到那個紅眼頭像的主頁,但和阿強手機裏的結果一樣,都是顯示錯誤訊息。
 
「唔得,都係入唔到去,得啲錯誤訊息。」Tina搖了搖頭。
 
「算啦,唔好再理呢個頭像啦。就當係死神嘅提示啦,反正對我地解開詛咒一啲幫助都無!好啦,Keith,我依家明咗點解你會覺得我仲有五日命啦!但除咗呢樣嘢,仲有無其他發現。」阿強重新引導大家回到主題。
 
「有!第二件事,就係關於生還者嘅!我對比咗陳同學嘅資料同委員會本日記簿好多次,我發現日記簿嘅內容除咗更詳細之外,用嘅都係第一人稱嘅寫法!如果唔係親身經歷過嘅人,根本無辨法寫出咁嘅日記!而且,能夠完整無缺咁記低所有嘢,即係話所有嘢都係事後先整理嘅!所以,我先咁肯定一定有生還者!而且……」Keith說到這裏,奇怪的停頓了一下。


 
「而且咩呀?你快啲講啦!」阿良忍不住催促。
 
「而且……我懷疑陳同學曾經接觸過呢個生還者!」Keith用不太肯定的語氣說。
 
「咩話?」三人不禁驚訝的說。
 
「你你你……係咪講真架?咁我地咪者係可以搵到佢囉,係就掂啦,呢次有救啦!」阿良興奮地說。
 
「如果係咁簡單就好……其實喺陳同學嘅日記簿入面,提到佢自己喺學生辨事處果度俾四不像幻覺滋擾,清醒返嘅時候,所有同學同職員都覺得佢好似痴線佬咁,但只有一個男人,完全唔驚佢咁,仲好友善咁,帶佢離開咗果個地方,避開其他人嘅目光。而且呢個男人仲同佢講咗啲關於四不像嘅事,但最麻煩嘅係,陳同學無寫低佢講咗啲咩。」Keith搖了搖頭。
 
「吓?!唔係啩,咁重要嘅嘢無記低?」Tina難以置信地說。
 
「我諗唔係唔想記低,而係佢嘅精神已經錯亂得好緊要!之後寫嘅嘢已經亂到好難解讀出嚟!你地睇下,佢去到最後,只係不斷重覆咁寫,『我要點選擇好!我要點選擇好!生存?定係?』,我只可以勉強理解為,佢有方法可以生存落嚟,但可能要犧牲某啲嘢,所以先咁豫疑。」Keith勉強解讀著陳同學日記簿的內容。
 


雖說Keith不能確定有多真確,但已經足以令阿良和阿強重燃希望。
 
「如果係咁,我地只需要全力搵果個男人出嚟就得啦?」阿良興奮地說。
 
「可以咁講,但到底可以點樣搵到佢,呢個就好有難度!所以我地都係照返之前講咁,去搵返果個咩鄭浩宏,問下佢仲有無當年訪問嘅任何資料。而我就會繼續去研究陳同學嘅資料。」Keith說。
 
「咁掂啦!如果好彩嘅話,可能聽日就會搵到果個生還者,咁就一天都光晒啦!」阿良興奮地說,但Keith卻一臉不安的,似乎在想著些甚麼。
 
「Keith,係咪仲有啲咩問題?」阿強察覺到Keith的異樣,忍不住問。
 
「其實……除咗頭先講嘅嘢,我仲有一啲發現……」Keith欲言又止,看來有些事情還需要解決,而且還頗為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