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導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NCaqyG-gdI

夜晚,阿兒揹著阿洋的書包回來,她交代了比賽的結果,並告訴我Elsa跟阿洋分手了。
    
「家姐…」阿兒吞吐地問:「你覺得Elsa姐是不是真的要跟阿哥分手?」
    
「我覺得是。」
    
「唉,要不是那個壞人出現,相信Elsa姐跟阿哥會沒事的。」
    


「就算沒有阿穎,Elsa早晚也會跟阿洋分手。」
    
「為什麼?」阿兒睜大雙眼望著我。
    
「信任。」我吁了口氣說:「他們拍拖之前,Elsa好幾次誤會阿洋和凱兒,有一次連你也生阿洋氣,忘了嗎?」
    
「咩喎,阿哥親口說的,難道我不相信嗎?」她鼓起腮子,好像我冤枉她。
    
「傻妹,不是人說甚麼就要相信,有時候要看看形勢。那時候要不是阿洋這樣說,凱兒就被阿威纏住不放。」我繼續說:「一對情侶存在著不信任,事實也變成虛假。大家互相猜度對方,關係怎會長久呢?Elsa和阿洋之間存在著這個問題,她不相信阿洋,又怎樣維繫這段感情?」
    


「即是沒有那個壞人,阿哥跟Elsa姐早晚會分手?」阿兒望著我,希望得到答案,我卻沒有回答。面對阿兒,雖然我會將事實告訴她,好讓她清楚現實生活,早點適應。不過,當事情牽涉她著緊的人,我寧願選擇交代不清,甚至是隱瞞。或者阿洋沒有說錯,阿兒只得十五歲,年紀尚輕。最重要的是,她始終是我和阿洋最寵愛的妹妹,不想她受傷害。

=====
    
這時,我聽到鎖匙開門的聲音,應該是阿洋回來,於是我先打開木門。「嘉晞。」凱兒拿著阿洋的鎖匙向我疲累地牽牽嘴角,而阿洋站在她身後沒有作聲。她們進來後,阿洋除下黑皮鞋就返回睡房,我亦招呼凱兒坐在沙發。
    
「剛才…」我坐在凱兒身邊望著她,「你在哪裡找到阿洋?」
    
「52號小巴站,和上次一樣,他想去深水灣。」
    


「你怎會找到阿哥的?」妹妹搔著頭不明所以問。
    
「其實,我也不知道…」凱兒繼續說:「當我走到交通燈,決定要過馬路抑或向前走的時候,直覺覺得嘉洋沒有過到馬路,所以我選擇向前走,最後在小巴上遇面嘉洋。」
    
「這麼神奇?」阿兒圓了嘴說。
    
「阿洋進了房很久了,阿兒,你看看他在做甚麼。」
    
「哦。」阿兒叩門,但好像沒有回應。過了一會,她走出來:「他睡了。」
    
「嘉洋也累了,讓他好好休息。」凱兒打了呵欠有點倦意說:「我也要回去,家姐在等我門。」
    
「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她有點不好意思。


    
「你幫我尋回弟弟,難道連送你回家也不能?就算阿洋,他也會堅持送你回去,我只是代他而已。」

=====

一路上,凱兒沒有說太多話,只是支支吾吾回應。整天上課,加上放學的比賽,體力也相當透支。不過,有些事我仍然想知道清楚。「你找到阿洋的時候,他有沒有說些甚麼?」
    
「他問我…」凱兒有點傷感地說:「Elsa為什麼會跟他分手。」
    
「你怎樣回答?」
    
「見到他哭,我很心痛,所以我沒有答他,只是將他緊緊摟著。」
    
「阿洋真是……仍然這麼眼淺。」我這個弟弟,某程度上像個女生多於男生,太多愁善感了。「你摟著他時,他有沒有抗拒?」她搖著頭,我望著她的眼睛問:「凱兒,以下問題,我想你認真回答我,你還喜歡阿洋嗎?」她沒有回答,只是肯定地點頭。「我弟弟雖然眼淺,但他不會輕易被人看見自己哭。他願意挨著你哭,表示他很信任你,亦證明了另一件事。」阿洋的性格雖然多變,但這個性格從小到大也改不掉。
    


「嗯?」
    
「心已屬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