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死亡使者拿著看似魔法杖的黑色棍子往前方一指。 「那邊就是通往地獄的入口,希望你能乖乖的給我走完這段路,別給我添麻煩,明白嗎?」 新來的死者仍然穿著離世時的衣服。 白襯衫,左邊胸前的口袋處是靛藍色的紙鶴繡花。 微微凸起的刺繡痕跡,讓平淡的襯衫添上一點別緻的精巧。 左邊腰腹上一道褐紅缺口,是他死亡的證據。 在死者們的世界裡,這麼一道明顯的缺口卻又出奇地合符原則地出現在白襯衫之上,而並無破壞那完整的氣氛。



《第一次戀愛》
 
 
死亡使者拿著看似魔法杖的黑色棍子往前方一指。
「那邊就是通往地獄的入口,希望你能乖乖的給我走完這段路,別給我添麻煩,明白嗎?」
 
新來的死者仍然穿著離世時的衣服。
白襯衫,左邊胸前的口袋處是靛藍色的紙鶴繡花。
微微凸起的刺繡痕跡,讓平淡的襯衫添上一點別緻的精巧。
 


左邊腰腹上一道褐紅缺口,是他死亡的證據。
在死者們的世界裡,這麼一道明顯的缺口卻又出奇地合符原則地出現在白襯衫之上,而並無破壞那完整的氣氛。
 
「你叫甚麼名字?」
「Vincent。」
新來的死者回答說,是個一般年輕人的名字。
 
「走吧!Vincent。」
死亡使者說。
 


像計程車司機那樣,死亡使者們都有著不同的性格。
有些習慣靜默,而這位使者則喜歡閒聊著,陪同死者走完最後的這段路。
 
使者開腔:「Vincent。」
「說。」
Vincent一副與友伴對話的口吻,完全不似和使者初相識的樣子。
看來是個個性不錯,平易近人的年輕人。
 
「你是怎麼死的?」使者也問得夠直接的。
Vincent指了一下腹部的傷口:「就這麼被捅了一刀便死了。」


然後是發自內心的爽朗笑聲。
 
「可真是莫名其妙的死法,但也是最普通最沒趣的。」
使者根據他過往的經驗提出結論。
「真的很沒趣,十足一般電視連續劇的劇情。」Vincent埋怨。
「你……十七歲,真可惜。」使者翻閱了一下手上的筆記紙箋。
「沒甚麼可惜與否,都已成定局。」
Vincent聳聳肩,看得出肩膊是一種經過定期運動而成的壯碩體格。
 
「十七歲啊,所有未來的計劃都在這小數字上畫上句號了。」使者重複。
「至少在女友往後的人生中若有人問及她的過去時,可告訴別人曾經有人給她擋刀而死。」Vincent說得自在。
「值得嗎?」
使者常常這樣問死者。
 
Vincent眨眨眼,眼內是一種看破紅塵的淡然。


「我當然不認為擋一下刀會就此失去性命,只覺得那不過是一下身體能承受的非一般疼痛而已。然而,事情既是這樣發生了便想樂觀一點的面對。」
 
「不似十七歲。」使者從頭到腳打量一次。外觀上,Vincent確實是十七歲的少年。
「或許看得太多電視劇和流行小說。」
 
「流行小說這麼教育你們這一代?」使者好奇。
Vincent認真細想,眼光都集中飄向左下方去。
 
「不必認真。」
使者笑說,他希望彼此能用一種輕鬆的態度完成最後旅程。
 
「第一次戀愛嘛,第一個女友,第一個喜歡的女孩。」Vincent說:「相信要是多活幾年或多談幾次戀愛,我決不會這樣做。」
使者問:「後悔了?」
 
Vincent搖頭,幅度不大的搖頭。


「不,我仍是覺得第一次戀愛就是這樣,假若錯過了便不可能有第二次為誰人奮不顧身的機會。」
 
「果然是第一次戀愛。」
使者笑。
 
Vincent深呼了口氣:「對啊,那怎樣?」
 
餘下的路段,使者並未再與他繼續談下去。
回憶使者在人間的第一次戀愛。
不過是偶遇、表白、相戀、分手,如此這般不值一談。
 
Vincent和她的女友,大概也是大同小異的情況。
但當中就是多了這麼一段轟烈的事件。
 
這一局,Vincent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