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到車,士賢第一件事就是收獲陷阱捕獲的成果。他特意要陳刑警教小巴司機叫Angela致電去她手機去確認身份,正是要對照她撥打的電話號碼與wtsapp的電話號碼是否一致。

根據他的推論,兇手會用假號碼去犯案,畢竟受害人有可能會在身前將電話號碼洩露出去。而一般人不會記得假號碼,特別是在心情沉醉於手袋失而復得的喜悅時,Angela只會撥打真號碼去確認身份。

雖然迫Angela去警署認領手袋可以令她在填表格時留下更多資料,但這樣暴露行蹤的Angela不會再對自己動殺心,不會有下次約會,士賢就不能再繼續調查。

士賢緊張地翻查通話紀錄,他竟然暗暗希望兩個號碼會一致,Angela的嫌疑就可以被洗脫。

但他的希望落空了,兩個號碼並不一樣。士賢嘆了一口氣,心情很複雜。他一方面為捉到兇手的機會增加而高興,另一方面卻不希望這個兇手是Angela。



不管怎樣,正事還是要辦,士賢立即打給陳刑警報告。

「陳sir對不起,今天麻煩你了。」士賢說得很客氣。他要落力維持與陳刑警的關係,未來需要警察幫忙的地方仍很多。

「算了,你有何發現嗎?」幸好陳刑警並無生氣,今天的事對他來說並不困難。士賢如實向陳刑警報告自己對Angela的懷疑,他也無需有任何隱瞞。

「的確,Angela的外貌與wtsapp手法都有可疑之處,特別是電話號碼不一致這一點,確令她有很大嫌疑。而雖然俊成是第一次見面被殺害,但其他受害者是否第一次見面時遇害就不知道了,也許兇手會傾向先熟悉對象再決定是否下手。」陳刑警稍作思考,隨即交代他的判斷。

「但都有可能,Angela根本就不是兇手。這個電話號碼我可以私自託同事去查機主的身份。但這些推論不足以驅使上頭行動。」陳刑警最後補上一句。



士賢對於他的推論十分同意。俊成第一次見面就被殺,很可能因為他的樣子先曝了光,兇手覺得看似單純的他是易落手的對象。

「總之我會繼續收集證據就是了。」士賢決定繼續接近Angela。

「好,你自己小心,有甚麼情報要通知我」陳刑警叮囑士賢,士賢的行動已成為他惟一破案的希望。

Angela與士賢道別,進入了屋苑的入口,轉了過彎,卻沒有進入任何一幢大廈,而是從另一邊入口走了出去。

她覺得今天自己真的非常大意,居然把手袋留在小巴上。這種失誤是自詡細心的她難以出現的事,與士賢的交流分散了她的注意力。



士賢算不上是獨特的男生,甚至可說是普通,但她總感覺到對方有著警戒心與敏銳的思維。特別是對她的手袋,士賢展示了過份的注意,正常男性應該將注意放在女性的衣著上。老實說,士賢瞄著她的手袋比瞄著她的胸部更讓她在意。

她覺到士賢可能是她要尋找的人,想到這裡,她就覺到有點興奮。雖然現在的情報還是太少,需要進一步搜證,但這對她來說並不難,她不認為士賢會拒絕自己的邀約。

她趁巴士站等車期間拿出了其中一部電話,向士賢發了一條wtsapp:「我返到屋企啦。」

「咁就好啦,我都上左車返緊去啦。Good night」

Angela也回了句Good night。她望著wtsapp的介面,突然發現自己今天犯下的第二個失誤。她狠打一下自己的頭,猶如被潑下一盤冷水,剛才的興奮煙消雲散。對方可能已發現她用假身份,其他人會留意不了,但士賢很可能留意到。

她撫弄著長髮,思考著這個失誤的嚴重性,想著好不好放棄剛到手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