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手袋不見了 !」士賢著急地說,他也非常緊張Angela的手袋。

Angela也傻了眼,她居然把手袋弄丟了。她這時才記起自己將手袋遺留在小巴上。他們兩人立即從曖昧的氣氛中抽身,趕緊回小巴站尋找手袋。

但剛才乘搭的小巴早駛去了,兩人只好呆站在原地等它重新靠站。士賢看著Angela心急如焚的身影,實在難以判斷是因為袋中裝了兇器還是單純的遺失了手袋。但如果她真的遺留了裝有兇器的手袋而令殺人計劃告吹了,這就未免有點滑稽了。

他們兩人在小巴總站下車,手袋應該會先被司機發現,然後再走下一趟生意。但據聞很多小巴司機都會把值錢的失物偷走,Angela的手袋恐怕凶多吉少。

士賢心生一計,也許這正是天賜良機。



「對不起,我先去一去洗手間。」士賢借故走開。他離開Angela的視線,確定四下無人,就撥打陳刑警的電話。

「喂?士賢嗎?」陳刑警驚訝地問,這是士賢在兩人於starbucks分別而來第一次致電給他。

「陳sir,我有事要拜託你立即幫忙。你現在幫我聯絡馬鞍山中心往來西貢碼頭的小巴線,看看司機有無發現一個天藍色的手袋。你趕快叫同事搜查一下,看看裡面有沒有麻醉藥 、利刀等行兇工具。時間有限,我之後跟你解釋。」

警方只要聯絡小巴公司,就可以傳達到所有旗下的小巴。雖然小巴司機會貪心將失物據為己有,但如果警方宣稱手袋是重大案件的線索,司機就不敢私吞,只好乖乖交出。警方就可以先一步搜查手袋,看看裡面有無行兇物品。

陳刑警聽到這番話,雖然不知詳情,但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立即道:「好,我立即叫同事去辦。如果無發現,我就將手袋交去警署當成普通失物。」



「不,你不要交去警署。」士賢連忙阻止。他對陳刑警交代自己的計劃,向Angela佈下了陷阱。

士賢與Angela在小巴站等昔著,他的心情比Angela更緊張,因為他不知等到的會是小巴還是警車。等了一個小時,他們終於等到剛才乘坐的小巴靠站。

士賢知道警方已經搜完手袋發現入面並無可疑。但幸好還有另一個計劃,士賢希望今天不用空手而回。

「請問你有撿到一個天藍色的手袋嗎?」Angela等所有乘客都下了車就連忙走上前問司機

「有呀。是不是這個手袋?」司機拿出一個天藍色的手袋,他上下打量著Angela。在Angela看來,司機打量她是因為她遺失了手袋,或者因為她長得好看,但士賢知道他是因為警方的行動而對Angela產生好奇。



「我也不想把手袋交到警局,這樣太麻煩了,我還趕著走下一轉。不如你撥打你的手機號碼,如果手機響了,即使這個手袋不是你也是你的朋友,我就把手袋還給你。」司機生硬地說著對白。

「好呀。」高興的Angela立即問士賢借了手機,撥打了自己的號碼,袋中的手機果然響了起來。

「可以了,手袋就還給你吧。」司機把手袋還給Angela。Angela有禮貌地道了謝,接過了手袋。

Angela與士賢乘小巴馬鞍山回家。士賢提出送Angela回家,一方面是出於禮貌,另一方面想摸清Angela的底蘊。

「今日真的麻煩你了,多謝你肯陪我在小巴站等了一小時。」Angela嫣然一笑。

「不用客氣。」士賢禮貌地說。他看到Angela天使般的笑容,不禁為找警察搜她手袋而覺到內疚。綜合今日的觀察,士賢暫時不覺得Angela有任何異常。勉強要說的話,以Angela的外貌與性格根本不需要上網識人,但士賢也無法排取Angela真的相信緣份才參與。

「送到這裡可以了,今天真的很感謝你。」兩人下車後走到一個屋苑入口,Angela臨走前再一次對士賢道謝。

「你自己小心了,再見。」士賢也不強行要送到樓下。



「再見。」Angela嫵媚地對士賢揮手。

士賢呆呆地看著Angela的背影,直至她消失在自己視線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