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心怡啃著餅乾,聚精匯神地看著面前的螢幕。她對自己的身材非常重視,由高中開始過了十點後她不會再吃任何食物,但每逢她遇到煩惱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吃零食。

她對士賢的固執感到非常苦惱。起初,她坐在士賢鄰座只是想與他隨便說兩句,卻料不到士賢居然有這個奇怪的計劃,自己也只好幫忙。她根本不相信這個計劃會有用,所以她經常裝作無意地叫士賢放棄,但他竟然堅持了半年。

今天早上她對士賢說的話確是出自真心,她真的認為士賢有精神病。明明大學的生活多姿多彩,他大可以將時間花在找實習與社交上,卻偏偏要玩偵探遊戲。

她甚至想過通知社工,讓社工告知士賢的家人,強行令他停止行動。但她知道這沒有用,在學校毫不起眼的士賢智慧與行動力超乎她預期,他一定會想辦法繼續行動下去,這樣做只會白白破壞他們兩人間的信任。

她今日為了阻止士賢查下去甚至主動作出表白,但士賢居然無動於衷,這讓她最為生氣。



心怡想到Angela,啃餅乾的頻率變得更急。心怡覺得Angela確是非常有嫌疑。而最令心怡憂心的,是她覺得Angela即使是殺手,也是一個粗心大意的殺手,竟然可以將重要的手袋留在小巴上,幸好手袋並無兇器。

心怡打開過往的配對紀錄。她逐一核對過往三十人的配對資料,看到其中一個電話號碼不敢倒抽一口涼氣。她在這一刻想如果Angela是殺手,一定是一個精神有問題的殺手。Angela遠比想像中可怕。

「叮!」wtsapp響起,士賢再次衝上去拾起電話。

「Yeah!」士賢見到今次是Angela的回覆,忍不著歡呼起來。她說因為今早有面試,所以忘了開手機。

甚麼原因都好,只要Angela對自己未有失去興趣就有希望。



「上次真係好多謝你呀。不如我下星期請你食飯。」

士賢完全估不到下一次的約會會來得如此快,雖然當中有危險,但他當然不會拒絕。

「好呀。我地去邊呀?今次輪到你諗啦。😏」士賢打了一個奸笑emoji,他決定將主動權交給對方。

「我地不如去長洲?我其實好鐘意親親大自然。😋」Angela加了一個笑面emoji。

士賢卻笑不出來,與一個疑似殺手去長洲未免太過驚嚇。



「好呀。👍👍👍」士賢還是加了幾個豎起大姆指的emoji。

「仲有你以後可以wtsapp 94567788既電話。對唔著,因為我驚識網友危險,所以用左第二個電話號碼。」Angela又打了個抱歉的emoji。雖然她料到士賢已經發現,但還是決定先自己坦白,希望可以澄清士賢的疑慮。

「但係我覺得我地既關係已經唔係網友。」Angela再加上這一句。

士賢會心微笑,他對Angela的疑慮絲毫沒有減少,Angela只是知道被發現所以在掩飾罷了。但這句話確是令他很開心。他衷心希望下星期只是一場浪漫的約會。

心怡在床上發著呆,餅乾早已吃完。突然她的手機震了一震,把她從沉思中驚醒。

「我同Angela下星期三朝早十點去長洲。你放心啦,我會自己小心。」士賢傳來wtsapp。

心怡咬著下唇。事情正朝最壞的方向發展。她要防止這兩個精神病人走在一起。



他們每人就像半幅拼圖,分開來看會不明所以,走在一起卻會令真相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