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賢早上八點就起床,好好整理自己的儀容。雖然他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與Angela約會,但他還是不希望給Angela留下一個壞印象。

為了保護自己,士賢不希望過於張揚引起Angela的注意,所以他只特地帶了一柄生果刀放在背包的暗格裡。

他打算再找機會搜查Angela的手袋一次,最理想的做法是先一步在她手袋找到兇器。這招在第一次約會時已經用過,但除了這招其實他也無法主動做甚麼,始終他都不想用自己生命去冒險。

他與Angela相約在中環碼頭。士賢早了十五分鐘到達,他不希望與兇手有時間預先佈置情景。他等了十分鐘,就等到Angela到來。

Angela身穿短袖雪紡襯衫,下身襯一條短褲,露出雪白的長腿,臉上略施脂粉。與第一次相比,士賢覺得她這樣打扮更清雅,更有氣質。



「你等了很久?」Angela笑盈盈地說。與第一次相比,她少了一份拘謹,多了幾份親切。

「我也是剛到。」士賢看著她的笑容,心裡的緊張驅走了大半。他偷偷地望了Angela的手袋一眼,她仍挽著那個天藍色手袋。

他們兩人坐了船,途中也是在閒話家常,在旁人眼中,他們只是在普通約會的男女。

搭了一個小時,他們兩人終於到了長洲。士賢伸一個懶腰,呼吸著離島的新鮮空氣,心想在假日來長洲也是頗不錯的。

「士賢?」不遠處傳來一把熟悉的女聲。



士賢立時全身殭硬,這個人明明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你女朋友嗎?」這人已經走到面前,笑嘻嘻地問。

Angela都看似不知所躁,她只好望著士賢等他開口。

「哈哈,不是呀,只是朋友般了。心怡你為甚麼在這裡?」士賢以他最努力的演技去裝出一個殭硬的笑容。

「唉,我被朋友爽約。我原本約了朋友同長洲走走,他還叫我先坐船來。怎知道我坐完一程船他才說有事來不了。」穿著碎花連身短裙的心怡裝出一個可憐的樣子。



「心怡,你究竟想怎樣?」士賢在心中咬牙切齒地想。但現實中他卻親切地說:「你的朋友真壞,你還是回家休息一下吧。」

「唉,難得我山長水遠地過來,又怎可以甚麼都未做就走?我正打算隨便走走。」心怡憤憤地說。士賢還是第一次與心怡在調查對象前同時出現,他之前不知道心怡的演技已經直達影后級。

「好呀,你自己要小心。再見。」士賢急忙向心怡揮揮手。她的出現對Angela已經非常可疑,藉口也非常牽強。如果約了朋友,正常應該會與朋友約在中環碼頭一起坐船,怎會有人先獨自會來到長洲?而且Angela知道她的樣子暴露在對象熟人面前,她又怎會再對自己下手?

士賢不知道心怡在想甚麼,但他希望心怡快點走開。

他斜眼望向Angela,只見她保持著笑容,一言不發聽著他們的對話。

「我可以加入你們嗎?自己一個人逛實太無聊了。」心怡無視士賢的暗示。士賢氣得面色一陣青一陣白。

「還是我做了電燈膽?」心怡掃視著士賢與Angela,補上最後一刀。

「我無所謂呀。」Angela尷尬地回答。



「好呀,我們走吧。」士賢無奈地點頭。

心怡立即愉快地與Angela搭著話。半小時後,她已經撟著Angela的手走,兩人仿佛成了一對相識已久的好姊妹,士賢反倒站著如嘍囉。他心中非常不爽,但也佩服女生的虛偽。

走了一會,他們找了一間餐廳吃午餐。

「心怡與我一起點餐。Angela留在這裡替我們看守物品吧。」士賢趁機說。他非常想質問心怡為甚麼這樣做。

「但是人家想與Angela多談一會。」心怡扁起嘴說。

「我一個人買不了三個餐呀。而且你都知道自己多挑吃,你讓Angela休息一會吧。」士賢對心怡都不客氣起來,拉起她就走。

「她確是頗漂亮的,怪不得你不接受我。」心怡幽幽地說。



「你不要開玩笑了。你究竟來做甚麼?」士賢著急地說。但他仍然擺出一個微笑,以免遠處的Angela發現自己急躁的樣子。

「我在幫你呀。你上次一個人約Angela,全靠運氣好才可以有少許發現,你覺得每次運氣總是這麼好嗎?剛才二個鐘,你跟Angela說了幾多句話?與你相比,我與女生溝通的能力高太多了。我特地冒著危險來幫你,你還要怪我。」心怡白了士賢一眼。

「但你可以對我說呀。我可以先有一個心理準備。」士賢氣餒地說,他也自覺心怡的溝通能力比他高,而且女生之間套話也比較容易。

「我如果先對你說同意嗎?你最後只會暪著我改了約會時間偷偷趁會,不是更危險嗎?」心怡繼續一針見血。

「好吧,你不要說錯話就好了。」士賢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