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怡睡得得甜,她睡到早上十一點才起床。前一陣子她都擔心得沒有好好睡過一覺,現在她解決了危機自然需要好好補眠。

Angela不會再找士賢了。最可憐士賢這個傻子一直瞞在鼓裡,他可能會覺得自己樣子不夠討好才會遭Angela已讀不回吧。一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笑起來。

但她還是有隱憂的,她憂心Angela某一日會被警察捉到,然後警察就可以知道第四宗案件並非連環殺手所為。她希望Angela就此收手,讓第四宗案件永遠歸在她頭上。

心怡的理想計劃中是將Angela殺掉,再揭破她是連環殺手的身份,因為死人不會說話,警方就會自以為捉到真兇而將四宗案件結案。

但理想歸理想,事實上卻很難辦到。心怡有信心可以殺掉Angela,但她卻無契機可以讓警方斷定她是連環殺手。而且最礙事的是士賢,他一定會對Angela的死產生疑心,甚至對自己產生懷疑。她完全想不到方法去實行這個理想計劃。



心怡的手機響起,她看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陳刑警的電話。雖然她之前與陳刑警未有聯絡,但士賢後來為了以防萬一就將陳刑警的電話號碼告訴心怡。

心怡有一種不祥預感,顯然陳刑警找上自己並非甚麼好事,但她當然要接聽。

「喂?」心怡裝作不知來者是陳刑警,在不知對方來意時,她都習慣隱藏自己。

「卓心怡,我是陳刑警。士賢有跟你聯絡嗎?」陳刑警的聲音似乎很焦急。

「甚麼?!他對上一次跟我聯絡是前天早上。他出了甚麼事嗎?」心怡完全估不到陳刑警會問自己士賢的下落,她腦海一片混亂。



「他昨晚致電給我,說掌握了重要線索,正去找Angela套話,並說會見面完罷很馬上跟我報告。但結果他卻沒有再找我,我也聯絡不上他。」陳刑警非常擔心。當初他自己支持士賢去調查,如果他出了甚麼意外自己當然過意不去。

「士賢之前不是託你查Angela的電話號碼嗎?你有否試過親自聯絡她?」

「我試過了,但她的電話打不上。」

「我再試試聯絡士賢,有消息立即通知你。」

「完了完了。」心怡放下電話,跌坐在床上。



現階段可假設士賢掌握了某些關鍵証據,所以被Angela殺了滅口,而士賢也早已經先通知了陳刑警。由於士賢與陳刑警只是私人合作,並不可以曝光,陳刑警也不敢因為士賢失蹤一晚而茂然帶隊拘捕Angela。

但時間一久,士賢的家人會報警,警察受理案件,陳刑警當然會立即鎖定Angela,她的名字與相片在查機票時已經曝光,Angela不可能逃離警方的天羅地網。

而最要命的一點,心怡並無告訴過Angela警方查機票的事Angela會幻想自己的身份仍未暴露。

最後Angela被捕,供出第四宗案件並不是她所為,警方就會重整調查方向。

但心怡甚麼都做不了。她坐在床邊,不停流著淚。

坐了幾個小時,手機的震動令她回過神來。

「你可以出黎嗎?我想問你少少有關士賢既事。」Angela發來wtsapp。

心怡立即明白Angela的用意。自己在長洲看過Angela的行兇物品,她當然不能放過自己,不然自己一定會向警方透露Angela的事,將會對她非常不利。



心怡嘴角上揚,這不正構成她實行理想計劃的契機嗎?

他們兩人約在晚上在西環碼頭見面,地點是心怡選的。對正常人而言,被人約在碼頭見面當然可疑。但Angela不會拒絕的,因為她比自己更心急,根本無選擇的餘地,而且她都會希望有一處方便行兇的地方

而且Angela並不知道自己會殺人。殺人始終不是一般的玩意,她不會想像嬌滴滴的自己和她一樣都是心狠手辣的殺人魔。

心怡到達碼頭,發現Angela已經在等著她。


Angela仍舊看上去這樣美麗,完全想像不到她會殺人。

「給你的。我知你很喜歡咖啡,這杯咖啡就當是你不再找士賢的謝禮。」心怡遞上剛在starbucks買的咖啡。Angela既然想殺掉自己,她一定不會拒絕這杯咖啡來讓自己起疑。而且心怡也裝作不知道士賢失蹤的事,以免引起Angela疑心。

「謝謝。我原本想買給你的,但我想你也不會敢喝的」Angela接過了咖啡,優雅地攪動著咖啡。



她眼看Angela呷了幾口,差點笑了出聲。

「你有甚麼對我說嗎?」心怡關心地問。

「士賢有提起過我甚麼嗎?」Angela的眼神已有點渙散。

「無呀。近幾日我們也沒有聯絡了。」心怡答。她知道Angela在向她套話,她不禁好奇士賢的關鍵証據是甚麼。

「這就好了......」話未說完,Angela已經倒在心怡的肩膀上。

心怡拍了拍Angela,看她沒有反應,就開始行動。她打開Angela的手袋,裡面仍舊放著一個藥樽與止血綿花。心怡皺了皺頭,她猜不到Angela會怎樣對自己行兇,但她也不管了。

她翻找著Angela的手袋,拿出Angela的手機,用她的指紋解鎖,把自己約Angela的wtsapp刪除,她不想警方知道自己曾單獨約Angela見面。

然後她從手袋拿出一部俊成的手機與一頁電腦打印的遺書,把它們放在Angela的手袋裡。然後她扶起Angela想把她推到海裡。



因為陳刑警的關係,警方會懷疑Angela就是連環殺手。而他們會在岸邊搜到Angela的手袋,從遺書得知因為士賢掌握了她殺掉俊成的證據而被殺害,她因為自知今次不能脫身而畏罪自殺,裡面俊成的手機會令他們更相信第四宗案件與她有關。

雖然Angela體內有安眠藥會有點奇怪,但因為害怕可以先服食安眠藥再自殺也是有可能的。

心怡相信破案心切的警方仍然會對這個結果深信不疑。

「你完了。」

心怡身後傳來一把熟悉的男聲。她生硬地轉過身,只見士賢、陳刑警與幾位警員正在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