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師三大守則:
1.聆聽顧客要求,說出自己所想,達成共識。
2.由師傅口述的規則,不能說出來。
3. ... ...
   每個正式被紋身師協會認可的紋身師身上都有一個代表自己的羅馬數字。有人說那數字代表在紋身界的地位,有人說那數字不能給同行看見,有人說那數字內藏魔法,甚至說是殺過人的總數。可卻沒有一個說法完全準確,同行間好像也有不明文的規定。令這數字變成一個謎。然而,根據觀察所得,這數字是他們與自已最過不去的傷口。
==================
  「隻乳豬呢?」一胖子在店鋪門口叫叫嚷嚷的。

  別看這胖子蓬頭垢面的,他可是這店鋪的最大股東,除了金錢,出的就是胃子,整天想著吃的。

  「呀肥,你自己去拎啦,唔見我忙緊咩?」一個赤裸上身,汗流浹背的壯碩大漢坐在摺梯上,用電鑽把招牌鑽穩,不耐煩道。

  呀肥:「唔得,你陪我去拎丫。」



  一膊撞向站在店前看著招牌發呆的中年男。

  「十號,個『紋』字好似歪左去右邊少少。」中年男沒把呀肥的說話聽進耳。

  「咩呀?左定右話?」大漢大聲回應。

  「右邊呀!」中年男開始指手畫腳。

  呀肥:「喂,我話要拎乳豬呀!過左時辰你個招牌幾靚都冇用呀!我同你地講!」



  中年男:「係喎,你唔提我?」

  一名穿皮褸,戴著黑墨鏡的年輕人一步一步走近,打著呵欠,右手還拿著一袋剛出爐的原隻烤乳豬。

  年輕人:「靠你地就死得啦,我拎左黎喇。」

  呀肥:「都係大飛叻仔。」

  十號:「哇,飛哥,咁早起身呀今日。」



  被稱作大飛的年輕人:「收皮啦你地,冇咩我放低隻豬就走先喇。」

  中年男:「飛,你對眼做咩呀?」

  氣氛突然凝重了,仿佛空氣因這句說話都向下沉了一下。

  「你咪理啦!」大飛丟下這句說話轉身就走。

  「咦,飛仔,陪我去食支煙先啦。」在店內走出另一位中年男,慢步追上去,撘著呀飛的膊頭。

  「丫,鐵哥,入面部機裝好架喇,你睇下有冇問題。有咩再話番我知。」中年男回頭道。

  「好丫,唔該曬你呀。」鐵逕自走進店內。



  呀肥:「喂!食埋煙番黎一齊切乳豬呀!」

  只見遠去的中年男回頭舉了一舉手。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