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話?大哥哥真係拎左隻乳豬黎?」在店內一把接近尖叫的小女孩聲音傳出。

  聲音的主人是只有五歲的林乙。

  鐵一雙手把她抱起,舉到高高的,還差點撞到水晶吊燈。

  「好想見大哥哥呀,爸爸抱我出去。」在歡笑的她扭擰著。

  這小妹妹很少會把掛念說出口,平時也不扭擰著要買這買那的,但每次聽見黃飛的消息都會顯得異常雀躍。



  「嗯,睇黎要拆左盞燈喇。」鐵心不在焉的想著。

  「你乖乖地坐低,一陣我叫飛哥哥拎乳豬入黎比你食好冇?」溫柔的聲線與十號不答配的汗味傳進店內。

  「唔制,我唔聽十號哥哥話,十號哥哥係壞人黎。」被放下的小女孩抱著鐵的大腿瞪著正要走進店內的十號。

  「哈哈哈,十號你換件衫啦,你咁樣溝唔到女架。」呀肥安慰起來。

  順道接過女孩,再度把她舉起。



  呀肥:「好,我地出發去搵飛哥哥嚕。」

  由於呀肥比鐵矮出三吋,任他抱著林乙在店內胡亂「飛行」也沒有意外的碰撞。

  「喂,有冇諗住搵番佢老母呀?」十號在女孩的歡笑聲中輕聲問鐵。

  「而家咁咪幾好。」鐵細心地調弄著機器一邊回答。

  十號:「好你條尾呀,我地幾個大男人湊佢,大個左變成點你都唔知。」



  「哇,你有時都識用下個腦諗野架喎。」鐵淺笑幾聲,繼道:「得啦,我有分數喎。」

  「有分數,有分數,你個女就真係就黎有分數喇。佢要讀糼稚園你知唔知丫?」十號駁回鐵。

  「搵個私人老師番黎教佢。仲要係個大波索女,咁就無敵啦可?」呀肥跟十號對望露出奸笑。

  鐵一聲不回答,自故把機器開動。

  「磁……磁……磁……」它規律的發出震動聲。

  「仲講係咪?」鐵問道。

  「唔講,唔講,我地執埋啲垃圾出去,一陣切乳豬!」呀肥拉拉十號的手。

  「喵喵都要幫手執垃圾。」



  喵喵是林乙不知從何時開始的自稱,別人問她,她只會回答:「喵喵好得意,喵喵好乖。」

  「養隻貓陪佢啦。」在收拾店鋪的鐵吐出這念頭。

  「哈哈哈,係哩度養貓呀?」呀肥忍不住大笑。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