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個計劃好完美,如果實行到既話。」中年男吹出一口煙,煙霧在這後樓梯久久未散。

  「太多變數喇 。」他再補充一句。

  「必要時,我交佢比你囉。」大飛在口袋裡拿出一個布偶。

  「哇,隻野咁樣衰你就收番埋啦。」中年男一臉厭惡。

  「咁你唔打算去外國拿?」



  「我打算入監獄。」大飛狡猾的笑著。

  「飛仔,你仲後生,有好多野你都未識,入到去有排你受呀。」

  「呀肥都會陪我。我唔怕。」大飛用力的吸了一大口煙。

  火光頓時發亮的刺眼。

  「你旨意佢,佢淨係諗住食架咋。」



  「喂,你兩個煲夠煙未呀,番黎切乳豬喇!」呀肥在防火門外張大嗓門呼喚二人。

  「拿,我話左架啦。」中年男掉下抽到一半的煙跺了一腳。

  大飛苦笑,卻繼續坐在梯級間發呆。

  「你番去先啦,我想一個人靜下。」

  中年男一貫的邊走邊舉手說:「唔好留咁耐呀。」



  「丫,係呀,我個火機比B女沒收左,你試下幫我拎番丫,得你哄得掂佢架咋。」中年男的聲音隨著梯級漸漸變細。

  「白頭佬!接住!」大飛把手中的火機一把拋到遠處中年男的手上。

  「仆街仔丫,我接唔實會爆炸架!你呢啲危險人物真係拉去坐監好過。」雖則口裡說著狠話,但臉上卻是笑著的。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