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第十個中階三門者(一)

「小倩,你搜索附近。我們要向伊拉克中部進發,踏入戰場中心,記住時刻保持戒備。雖然危險,但亦會令你們成長得最快。」那處聚集英美的軍隊、伊拉克的抗命軍和由從各地而來的門者,也許是九死一生,但那恐怖感會把所有人的潛能在短時間內爆發。要麼生,要麼死。

斯龍知與噬魂者正面交鋒的時間剩餘不多,唯有出此下策,希望眾人能有活下去的執念。只有經歷拼死一戰,才可以面對自己的真心。「大家,要活下去!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小倩以精神力掃瞄,眾人得知敵人所在,先發制人,率先攻擊。經天狼星和地下室一役,眾人心態漸漸轉變,一路走來,雙手盡沾鮮血,當中有軍人,亦有門者;有男女,亦有老幼。真鳳知為守護同伴,為活下去,只好將敵人殺死,不容一絲仁慈,免得小女孩一事重蹈覆轍。隨著殺人越多,對戰鬥就越熟悉,即使軍人,只要不持槍械,他亦有信心以一敵十。

不過真鳳知道可以沾污雙手,卻不能沾污自己的內心,要維持信念,貫徹始終,只為守護自己所愛、所珍惜的一切,非會無故殺戮。



期間,他們曾遇不少門者兵團,但相比起天狼星,戰力不足一提,斯龍甚至特意不加入戰鬥,讓其他人參與更多,更直接面對生死。

中午時份,他們在都市之間遇到一隊正規軍隊。小倩掃瞄後,向眾人報告:「小心,兩點鐘方向,兩公里外,有大約四輛坦克及大量士兵。」

「如果是正式軍隊,附近應該會有裝甲車。」小倩聽明鋒一話繼續掃瞄,卻搖頭示意並無發現任何裝甲車的足跡。明鋒想後,道:「他們移動方向與我們相同。依照士兵數量,我們所面對的是軍隊中的一團,約有二千士兵,擁有四輛坦克卻無裝甲車,不平常。」

殘影久久未能自己行動,途中一直不能戰鬥,令他悶悶不樂,難得若霖終於將自己治癒,一聽大量士兵,不禁興奮起來,恨不得瞬移去殺個片甲不留。可是以他一人之力,除非使用大量炸彈或步槍,否則連一百個士兵也恐怕難以殺死。殘影自知暗殺者,在戰爭中能發揮的力量未算太大,但這事實偏偏更令他想吐出心中這口烏氣。

小倩突說:「發現裝甲車了!正從隊尾趕至前方。」



斯龍雙目如隼,輕說:「二千士兵,加上裝甲車、四輛坦克,的確是個好好的鍛鍊機會。記住,不可⋯⋯」

「不可以手下留情麻,哈哈。放心吧,總監,經歷左大大小小的戰鬥,不需要再提醒我們了。」電王回復過往,因小倩從沒有怪責過電王。

先前小倩看到電王眼神閃閃縮縮,發現不妥,想了一想,知他源自於自己那時受傷,於是上前安慰電王,彼此記下這次可怕的教訓。聽到小倩的說話,電王才可把放下這包袱,二人之間的感情亦因此變得深厚。

「面對的敵人太多,小倩,先用精神力入侵軍人意識,控制至少八個人互相撕殺,製造恐慌。電王,只要你用足夠靈力,一炮電光應可直接擊殺坦克內的士兵。殘影,攜帶手榴彈瞬移過去,一放即走,製造混亂。混亂一起,變數太大,其他人便靠自己戰鬥。總監,你戰力最高,把全數裝甲車破壞。就這樣。」明鋒知道面對一團軍隊,定要衝散對方陣型,製造混亂,再逐一擊破,否則以九人戰力,直接衝出就只有死路一條。

「哈哈哈!破壞裝甲車?樂意至極。」斯龍雖是執劍會長,但他深知才智、戰略和佈局方面,遠遠不及明鋒,因此大多都會聽從明鋒建議。斯龍續道:「五秒後開始進攻,除執劍外的人,殺!」



五秒過後,殘影拔走拉環,瞬移到士兵旁邊,將手榴彈放下,就瞬移去另一位置。士兵一見身影,馬上扣動板機,反而射中其他同僚,一見到手榴彈,未能及時離開,已被炸得碎屍不全。嘭嘭聲響,縈繞不斷,一時間,屍橫遍野,原先排列整齊的軍隊開始走散。

士兵本受訓練,加強精神,可是被未知的敵人來襲亦不禁恐懼,令小倩有機可乘,以精神力入侵。只可惜坦克金屬過厚,無法控制當中士兵。

「史提芬,你見到嗎?突然一連串爆炸,讓眾人大散。」其中一名士兵邊跑邊向著身旁的士兵問道,另外一人突然雙眼無神,下一秒就看見史提芬向一眾士兵開槍。一時間人心惶惶,誰也不知身邊人是敵是友,為求保命,一旦發現別人準備射擊,只好開槍就把他擊殺。

此刻,明鋒充滿智慧的雙眼露出一股令人心寒的殺意,道:「軍心已散!小倩,連接若霖、哥、殘影和我。」

電王見此亦走出樓宇之間,凝聚靈力,放出四道比電光更要集中更大威力的招式,大喝:「電炮!」四道電炮直接轟向坦克,此刻,全用金屬所製的坦克彷成士兵的高壓電椅,直接判決死刑,逃不了,躲不了。

真鳳向著所見的士兵連放數十顆紫炎彈,紫炎彈直接燃燒士兵,頓成火場。他速度之快雖不比斯龍、殘影或明鋒,但比起士兵依然快上一至兩倍,士兵連瞄準的時間都沒有,就開始燃燒。

若霖透過小倩的精神掃瞄,凝聚靈力,一喝:「波!」一道極高頻音波越過牆壁,震傷士兵的耳膜及腦部,直接喪失戰鬥能力,甚至腦死亡。

風仔放出大風刃,直接將接近的士兵斬首,遠距離的士兵則用風矛擊殺,在數個彈跳之間,已令街道血流成河,控風的威力在橫街窄巷之中更顯威力。



斯龍雙眼早已茫然,靈力凝聚於手,形成既長又鋒利的手刃,速度奇快,就連身影亦難以捕捉,橫揮一刀就將裝甲車撕開兩半,無人能阻,有如鬼人。而且那滔天蓋地的霸道氣勢直湧士兵,叫他們無法動彈,毫無任何招架之力,就連反抗也不敢。

「哥、殘影,你們專殺落單的士兵。」明鋒和小倩站在眾人的最後,一人作為眾人的大腦,指揮全面的作戰;一人作為眾人的眼睛,看著戰場的變化。

伊拉克中的小城遍地屍骸,滿傳腥味,二千士兵無一生還,執劍就這樣踏著別人的屍體,走到伊拉克更深入的地方。一將功成萬骨枯,要站到最高,要成為最強,就只有用著這種最殘酷、最現實的方法。

明鋒雙眼殺意退去,回復那雙像是深淵的眼睛,淡然道:「只用十分鐘,比我想像中更快。」小倩微笑回應,連她也未曾想像過只憑執劍九人,竟能在十分鐘內完全滅殺一團軍隊。切許執劍的實力,遠比想像中更強大。

斯龍豪氣大笑,笑聲帶著一份難以形容的安全感,道:「哈哈哈,不愧是執劍!哈哈哈!」突然,他愕然停笑一怔,只有作為中階三門者的斯龍能夠感到在數公里之外,竟有著另一個中階三門者,那一股殺意、氣勢足以與斯龍一比。斯龍心中大驚,呆道:「第十個中階三門者?」

「第十個中階三門者?」除真鳳外,眾人同時大驚,就連素來平靜的明鋒亦眉頭一皺。

世上的三門者本就不多,而中階三門者更理應只有九個,亦即是九大組織的會長,現時出現第十個中階三門者,不只是門者界的大事,更可能改變著組織與組織,甚至國與國之間的權力鬥爭。此人出現足以改變勢力強弱。



擁有一個中階三門者,對於國家而言,其威嚇性不亞於核彈,甚至在活用性方面,比核彈更要強大,因為中階三門者由出手、行動至離開,他人難以捕捉,即使出兵,亦難以阻止。

「他到底是剛剛升階,或其實世上一直有更多中階三門者,但只是我們未知?實在太危險,大家不可再前行。面對中階三門者,就連我也沒信心能夠絲毫無損離開,不,甚至勝負難料。面對任何中階三門者,除非被攻擊在先,否則不能夠出手,這是作為九大組織之一會長的承諾。」斯龍臉帶擔憂,語氣嚴肅,叫眾人緊張不已。

小倩溫柔敦厚,見斯龍如此,想必擔心眾人安危,說:「總監,如果這麼擔心,我們現在後退就好,不需強硬一戰。」這一次來臨只想令眾人透過身在戰場,增加作戰經驗,於生死之間成長,而此目的已經達到,至少眾人的心理、意志比以前強大。

在場人全都同意小倩一話,但明鋒又豈會不知斯龍心中正考慮的事,反道:「總監,如果我有辦法令他主動攻擊我們,你會不會為保護我們而戰?」

明念一推明鋒,出聲質問:「弟!總監這樣擔心我們,反而你要令對方攻擊我地?你這到底是怎麼了?」

明鋒對於明念質問毫無回應,因他知道只有自己才能理解到斯龍現時的想法。

斯龍聽後,心中思緒飛轉。他經歷無數鬥爭,付出許多、犧牲許多才能令門者界達至平衡。如果再多一名中階三門者,另立組織,或者,一個組織擁有兩名中階三門者,門者界就會再次失去平衡。畢竟人的貪念,是無窮無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