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第一夜(三)

人曰:「經一事,長一智。」

「轟、轟」兩聲後,依然未炸出洞口直通地下室,指揮官心想:「明明剛才的血腥味極度濃烈,一定已在附近。」命令所有步槍手及輕機槍手前進,十二名軍人,三人一組,分四組慢慢一步一步前行,尋找那道暗門。

明鋒專注觀察,淡然說:「整隊火力組正在過來。電王,十秒後使用釋電,以他們走法,你應該可以擊殺六個。真鳳,你負責八點鐘的一個和九點鐘的兩個。哥,你負責四點鐘至五點鐘的三個。電王衝出去,兩秒之後就打碎鋼板,否則連你們也會被釋電打中。」

電王心中正在倒數著十秒,這十秒卻讓他覺得已過數載,已老數年,心跳和呼吸加快,默念:「五,四,三,二,一。」一手將暗門直接打飛,衝出地下室。軍人一聽到聲音,槍口立即對著電王,扣動板機。電王此刻感到無比恐怖,方知被槍口所指的壓力是如此巨大,不敢有任何遲疑,大喝:「釋電!」



電王在空中將靈力盡釋,四米內的六個軍人直接被電成焦屍,剛才的轟炸蒸發著地面的水份,令範圍更大,令他人麻痺昏倒。兩秒過後,眼看電光消失,突然一股紫炎破地而出,三道黑影突然飛出。

這些軍人訓練有素,看見黑影,沒有任何思考便開槍掃射,像是他們的反射動作。可是,在他們扣動板機的同時,真鳳比起他們更快。

真鳳不敢怠慢,連放三球紫炎彈,紫炎之威更燒熔頭顱,面目全非;明念用念動力直接扼殺三名軍人,扭斷頸部及身體不同的關節,但發覺在他使用念動力之前,已有兩名軍人死亡;明鋒將靈力凝聚雙腳,衝向獨站遠處的指揮官,拔出細劍,直飛指揮官。

明鋒見指揮官拿手槍指著自己,但信以自己的速度定可避開,但奇怪的是,他毫無被瞄準的感覺,心想:「他目標是電王!」

電王使用釋電之時,一直停留在空中,指揮官已拿起沙漠之鷹,向電王立即扣動板機,但礙於釋電形成極大磁場,把子彈彈飛,因此有兩名軍人乃被彈飛的流彈射死。釋電過後,電王落下,掉落地下室內。明鋒只好催動凌厲氣勢,直湧指揮官,但仍然傳來「嘭」的一聲,心中既驚又怒,未敢回頭,疾衝橫揮細劍,指揮官直被斬首。



明鋒回首,以千目確認再無軍人生還後,就馬上停下,畢竟千目所消耗的靈力不少,同時亦加大自己的精神負荷,氣喘吁吁,似瘋了一樣衝回地下室,直接撞向鋼板減速,見電王平安無事才感安心,臉色似有不妥,但在數息過後則回復平常冷靜。

若霖為了還原殘影和小倩幾乎耗盡靈力,如果此刻電王中槍,死亡的機率不言而喻。

電王強忍痛楚,笑道:「放心,我知會有危險,用完釋電之後,就縮起自己。哈,好彩,子彈只是擦過手臂,並無大礙。」雖只擦過手臂,但沙漠之鷹的威力豈容輕視,子彈撕開左臂一片肉,幸好電王身體復原速度比平常人高出幾倍,以及傷口面積不大,數分鐘後亦開始止血,但復原仍需要一段時間。

知暫且沒事,眾人不禁放鬆,全身傳來又痛又癢的疲累感,只好躺在地上,疲倦得很,氣喘如牛,各自都被對方的累樣給逗笑了,他們望向夜空,皎月高掛,令心坎平靜下來。剛才只不過五分鐘,卻似過了數十載。

突然一道黑影,落在他們面前,明鋒與明念立即站起準備戰鬥,真鳳和電王心中大大後悔,竟然如此放鬆,幸好,這是一把熟悉而渾厚的聲音。



「你們沒事就好,實在太好了。」聽見斯龍的聲音,眾人再次躺下,真鳳和電王更是哈哈大笑,彷彿嘲笑自己的幼稚。

「看來你們各有成長,而且明念⋯⋯哈哈哈!想不到執劍能有三個三門者,真的太好了!」斯龍心中歡喜,笑聲豪邁卻令人安心,續道:「不過我們要找另一處藏身地,起程吧。」

眾人起身,揹著或扶著身邊的人,拿起所有裝備。正當他們出發的時候,明鋒突然回想,於是回到指揮官的身邊撿起沙漠之鷹,才回歸大隊,向一處渺無人煙的地方而行,平靜地渡過第一夜。

翌日一早,旭日東升,四周寧靜得只有風沙飄散之聲,斯龍感覺不到任何危險氣息,因此讓他們繼續休息,養精蓄銳,尤其若霖。

昨夜凌晨,若霖感到自己靈力回復七七八八,就還原唯一的精神力動者--小倩。對於一個團體,精神力動者的作用尤其重要,能夠透過精神力掃瞄戰場以得悉敵人的位置、數量甚至能力,而且能夠把眾人的精神接連,把一切資訊分享給所有同伴及即時對話,即是,她就是戰場上的雷達、面對敵人的第一把關。

話雖如此,小倩只是中階二門者,精神力搜索範圍有限,能夠接連的精神上限五人,而且當接連第五人的精神時,她就不能夠再移動,亦是因此,上次與天狼星戰鬥期間,她只能閉眼靜坐。或許待她變得更強,才能夠把執劍全員連接,使執劍成為一個更強的團體。

真鳳趁各自休息,問:「龍叔叔,我先前與破狼戰鬥,他曾說他的靈力剋我,這是為什麼?」

斯龍知道真鳳對靈力產生興趣,亦感歡喜,因為要戰勝敵人,首先要了解戰鬥的基本--靈力,道:「靈力分成四個屬性,分別為地、水、火、風。地剋水,水剋火,火剋風,風剋地。被剋制的一方利用靈力產成的攻擊,攻擊將會減弱,相反則有加成。你擁有火屬性的靈力,而我擁有風屬性的靈力,所以如果你用靈力攻擊我,我就會受到更大的傷害。」



「哈哈,即是我剋制你?」真鳳望著斯龍,知道能夠剋制如此強者,心裡一陣高興。

「哈哈哈,的確是。除了屬性,靈力還擁有一種特質,顏色。二門者只能夠感應自己的靈力同埋大概感應對方的靈力量,但一踏入三門,你就可以感應靈力的質和量,而且感應對方靈力的顏色。靈力的顏色對應屬性。綠色是地屬性,主防禦同精神;藍色是水屬性,主回復;紅色是火,主攻擊;黃色是風,主速度。」

斯龍一頓,讓真鳳先消化一會,續道:「不過,當然會有其他顏色的出現,就如你純紫色的靈力。但你的確好特別,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純粹的混色。」斯龍回想起真鳳當初暗紫色的靈力,充斥怒意和殺氣,盡帶高傲和蔑視,幸好現在真鳳的靈力已是清澈的紫色。

「紫色,即是紅加藍?即是火屬性加水屬性?」

「照常理,每個人只會擁有一個屬性。除了綠、藍、紅、黃,其他顏色代表靈力變異。我相信,那清澈的海藍源於鳳凰族,屬於火主水異,即是火屬性而有水屬性的變異。擁有變異的靈力,大多比正常的靈力強大,但非必然。你靈力上純粹的紫色亦代表你將真龍族和鳳凰族血統完美融合。鳳仔,或者到你成為三門者,再詳細說明。」話畢,斯龍閉眼稍作休息。

小倩從昏迷中忽然驚醒,睜眼後,整個人坐起來,全身顫慄,彷彿那小女孩依然站在身旁。她的舉動令眾人醒來,當然,眾人也只不過閉目養神。小倩身體的傷口或許已被若霖還原,但心靈的傷口依然流血不止,疼痛至極。小倩感到身體無事,再看到疲憊不堪的若霖,心中一時傷感,哭道:「若霖,謝謝你。為了救我,你一定好辛苦⋯⋯嗚⋯⋯」

兩行清淚滑過小倩清秀的面頰,惹人憐愛,走向擁抱若霖。若霖見小倩醒來,心中感動。經歷生死之間,小倩當中感受必定難以用言語形容,只能用痛哭去抒發當下的情緒。可是每當閉眼,她也回想起那娃鬼前來奪命,有如夢魘,令她大大動搖內心,心忖:「難道保持善心,是我錯了?」



也許人的外表只是一個面具,遮蓋背後一切,不論喜怒哀樂,不論愛恨,皆無法從面具外看清。小倩擁抱著若霖,感受那份溫暖,提示著自己依然生存著,心想:「他們一直保護著我,我也要以我的力量保護他們!只要是敵人,一個不留!」

心靈的傷口,就只有自己的意志和其他人的關愛能夠修補,小倩仍然淌血的心雖然暫時修補,但小女孩的那一刀,彷彿埋下種子,等待發芽。

聽到陣陣哭聲,殘影也甦醒過來,但身體仍未完全康復,一想坐起,當下大感痛楚。斯龍看見殘影痛苦的樣子,亦馬上走去,免得他亂動。

在伊拉克,無論在黑夜或白晝,炮火聲和槍聲連綿不斷;戰機導彈越空,子彈血肉橫飛,戰爭從未停止一刻。

明鋒從屋簷隙縫望向天空,有八架武裝直昇機正向著他們藏身之處附近飛行,道:「各位,出發吧。」話畢,將沙漠之鷹交給小倩,讓她有一定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