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第十個中階三門者(三)

丹尼於霧水地獄裡不斷快抓,更以靈力形成千萬飛針,令斯龍全身佈滿血痕。「千闕,我看不到他,亦無法感知他,即使以本能躲避,仍不夠他快。如果是你,你也會這樣做吧!哈哈哈!這是你教我的技巧。風甲!」

斯龍控制靈力溢出體外,包圍著自身高速旋轉,利用旋轉特性,將攻擊盡量卸開。中階三門者的靈力質量已是奇高,斯龍身外出現一層金黃淡綠的薄膜,遠看就像身穿一副盔甲,更帶殺氣,更有王者風範。

風甲加上長手刀,斯龍此刻就像是一個戰神,大喝:「既然我找不到你,就讓我清空霧水!」速度再次加快,只見濃濃霧水之中閃過道道金光,已是肉眼無法看清。

斯龍真正令人感到恐怖的,是他非人的速度。他在霧水裡不斷盤旋,就彷彿與千軍萬馬搏鬥:每一步都令地面破碎,甚至令碎石飛到半空之中;每一刀都令空氣震動,斬開了霧水,強烈的刀風更帶走了部分霧水,令霧水的體積慢慢變小。



丹尼看見斯龍正在不斷地消耗靈力,都感到一陣陣驚奇,難以理解,知長久之下,他定必用盡靈力,於是嘲笑:「霧水能夠封鎖人的視覺和嗅覺,哈哈!是否很奇怪?明明屬於自己的東西,竟被人奪去。慢慢來吧,慢慢你就會筯疲力盡,受盡折磨而死!」

斯龍不斷在霧水中橫斬直劈,但隨時間及被丹尼不斷瘋狂攻擊而有所減慢。奇怪的是,斯龍每斬出一刀,光芒現後並無消失,只是暗淡少許,依然停留於霧水之中。他咬緊牙關,怒忖:「一定要撐住!」在看似無盡的霧水地獄之中,不斷釋放靈力以縮減丹尼的靈力範圍。

丹尼盡情享受,沒有留意那些微弱的光芒,不斷利用水彈攻擊著斯龍,且攻擊頻率越來越誇張,毫無間斷,就連風甲都被打出缺口,眼見風甲快破,更直接一手抓去。

斯龍感到無比危險,全身盡起雞皮疙瘩,向前一跳,雖然避開大部份的攻擊,但左臂依然被抓傷,整片肌肉連筯被扯出,血液不斷噴出,強忍痛楚,回身一記手刀斬向丹尼,但被他的液化避開了。

「美味,實在太美味了!」丹尼吸啜斯龍噴出的血液,頓感興奮,因對他而言,強者的血與美女一樣會令他興奮。他心想:「剛才一抓,換轉別人,整個肩膀也會粉碎,哈哈!斯龍,你連身體也強化許多!」



斯龍身上大多靈力都被水彈及瘋狂攻擊給消耗,速度慢上不少,但與丹尼相比,依然有過之而無不及,大喝:「風爆!」凝在霧水中的金光忽然爆炸,輪輪爆風轟飛帶有少許黏性的霧水,化解霧水地獄。

丹尼瘋笑,那變態卻俊美的樣貌令人更加心寒,尖聲道:「原來你一直將靈力注入霧水隙縫,難怪你靈力消耗這麼快。哈哈!哈哈!好爽!這種技巧真是聞所未聞!」

斯龍看丹尼全身無傷,但自己卻失左臂,心中感到不妙,心想:「佢沒可能可以不斷使用霧水地獄,否則太過逆天。唯有,以速度壓過你!」一望左肩,整片肌肉被割走,已經無法使用,於是以右手成手刀斬掉整條左臂,馬上以靈力封著傷口止血。

「哈哈!斯龍,你實在太可愛,就似個紅蘋果,讓人想一口咬下!倒不如,在你死後,讓我寵幸你,哈哈!」丹尼跪地抱腹大笑,但當笑聲完結,抬頭望向斯龍,身上湧出比起初更恐怖的懾人氣勢。眾人頓時身體都不禁震了一震。

斯龍看丹尼犬齒變長,變成如平常的吸血鬼,渾身散發出一種俊美卻冷酷、吸引卻畏懼的感覺,豪氣一笑,發出一股霸道氣勢與之抗衡。由他自斷左臂開始,就有死的覺悟,不能讓如此危險人物離開此地,無論丹尼去到何地,定會生靈塗炭,凜然道:「你一定要死!」那霸道氣勢比丹尼的懾人氣勢更為剛烈,兩者相撞之下似要令大地裂開。



丹尼雙腳一彈,下剎已到斯龍身旁,雙爪怒抓,快之又快,抓風大響,知斯龍斷去一臂,立刻與之埋身肉搏,然而這亦印證斯龍的想法。

即使二人不用靈力,亦比平常人強出不下數十倍,無論是身體的靈活度、動態視覺、肌肉的堅韌度或力量。現在二人拳腳相搏,每拳每腳亦帶雷雨之聲,激烈非常。斯龍一記手刀,向著丹尼的頸部橫揮,但丹尼反應不慢,向下一縮避開,背後鋼筋即被平滑地分成兩段。

丹尼縮後,右手伸出食指及無名指,把靈力集中於兩指,直指斯龍心臟。斯龍略快一分,身向右移,提膝重重踢向丹尼。丹尼眼見來不及避開,左手成掌,輕拍斯龍膝蓋借力彈起,在斯龍頭上越過,更在空中連水彈。

斯龍快刀連斬,盡破水彈,見丹尼滯空,心感機會便大使靈力。「破風腳!」一腳鞭踢,彷破開空氣,忽生一道金黃之氣衝向丹尼。

破風腳速度之快,丹尼無法躲避,只好使用液化躲避。破風腳穿過全身成水的丹尼後,落在混凝土上,造成一道數米深的裂痕。二人相搏只是瞬間,全部動作卻流暢無比,已成本能,渾然天成。

「你每次液化都使用大量靈力,你認為你還可以多液化幾次?一次?兩次?」

「哈哈!你以為你情況比我好多了嗎?」

二人打鬥,竟將周邊一切毀滅,比起先前的導彈造成更加大的破壞,地面被震碎,建築被炸飛,鋼筋亦被斬斷,戰力不言而喻。



「我血液更加沸騰,更加興奮!哈哈!就等我結束你生命吧!」丹尼露出獠牙,雙眼眼白紅根暴現,臉目猙獰,陣陣藍氣泛起,然後集中雙手,彷似生人勿近的惡魔。

「哈哈哈!好久沒有打得如此痛快!」斯龍生出陣陣金黃淡綠氣,有如神聖無比的戰神。二人對峙,就像傳說中的神魔大戰。二人同時雙腳一彈。

「破空腳!」

「水爆彈!」

破空腳與水爆彈相撞,產生爆炸,牽起地上的灰塵及碎石,令二人面前變得一片模糊,但他們豈會被這些灰塵碎石所阻礙,斯龍快一步到丹尼面前,右手手刀斬去對方腰間。

丹尼順著斯龍手刀方向閃避,手刀彷彿快將斬中,兩者的距離卻從沒有減少,直至手刀的攻勢完結,丹尼即以左手使二指槍打向斯龍。

所謂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斯龍感到丹尼二指槍竟帶巨大威壓,知道如果中了這招,定必腸穿肚爛。即使完整狀態,也不敢硬接這招,更何況現時左臂受傷,靈力不多。



陡然斯龍靈機一觸,決定作場以生命作為賭注的賭博,不避反用側腹硬生生接下二指槍。一股劇痛即時傳向斯龍的腦部,痛得大吼一聲。

丹尼從未想過斯龍竟然主動迎接這力量龐大的二指槍。初生之犢不畏虎,是因為初生之犢不知道老虎的可怕,但站在同樣高度的斯龍豈會不知?丹尼雖然嗜血嗜殺,但不代表戰鬥時會亂來,心想:「到底為什麼?」縱使如此,身中此招,定必重傷,因此更加傾力出擊。

斯龍避開脊骨,放鬆腹部,讓二指槍直接貫穿,威力之大直接把大部份腸臟毀滅,連肚皮也受不住那道壓力而擠破,腸掉遍地。

當丹尼想收回插入斯龍的二指,怎料此時斯龍卻大喝:「終於捉到你了!丹尼!」強忍痛楚,忽然收緊腹部肌肉,強行拉實二指,雙眼露出無限凶光,不斷用膝及手刀攻擊丹尼。

丹尼雙眼竟現出久違的驚恐,一時二指竟無法拔出,一來因貫穿威力太大,插得太深;二來因為斯龍無視痛楚,強行以傷口捉緊自己。即使斯龍腹部破開,下身全沾滿血,腹部破開,依然不斷攻擊,毫無停頓之意。

斯龍大吼:「呀!」完全不理傷勢,簡直是以生命去攻擊。丹尼沒法脫離斯龍的攻擊範圍,左手更是無法控制,無法平衡,只能一直防禦,或者說是一直在捱打。

只消數秒,丹尼餘下的靈力竟被斯龍瘋狂而不要命的攻擊而完全消耗,沒有靈力後,只靠身體的強度根本不能抵抗斯龍的攻擊。

斯龍膝撞丹尼腹部,彷似切腹,大量的血、破碎的內臟和排泄物都一起傾瀉下來;再以一記手刀斬去丹尼用來格擋的右手,血湧如泉地噴出。斯龍突然放鬆全身,丹尼就像斷線風箏般飛開,用盡最後的靈力,一腳鞭踢在丹尼盆骨,把他直接分成兩份。



如此一來,勝負已分。樣貌俊美的丹尼如今離死不遠,面目略帶猙獰,多處失血,但依然屹立地上的斯龍情況並不比丹尼好得多,腹部裂開,斷去左臂,全身滿佈傷痕,而且雙眼失焦,畢竟失血太多,而且靈力耗盡。

「哈⋯⋯」丹尼吐血,嘴唇顫抖,但雙目依然有神瞪著斯龍,絲毫不失身為強者的尊嚴,續道:「你是第二個令我有恐懼感的人,第一個是淫血族的天才,自稱麻美的烏⋯⋯拉爾,哈!你知嗎?是她一夜之間,將三百淫血族族人⋯⋯全部屠殺。」

「為什麼你要告訴我?」斯龍已經單腳跪著,但雙目依然十分銳利地望著快死的丹尼。

「因為你總會遇到她,哈哈!她才是第一個淫血族所出的中階三門者,而且絕頂美貌,傲人身材,皮膚細緻。我真的好後悔,好後悔以前⋯⋯沒掌握機會,多多幹她幾次。」話語未落,斯龍就直接斬去他的頭顱。

「淫血族果然只有性慾同食慾,被滅族後,只惋惜此等事情。人沒了感情,到底是幸福還是詛咒?人沒了感情,還是人嗎?」斯龍望著滾在地上、屬於丹尼的頭顱,不期然對人性慨嘆。

「如果丹尼是世上第十一個中階三門者,那麼第十個,烏拉爾,一直隱藏在哪?」噬魂者三字突然就浮現在斯龍腦海,令他更為憂慮。戰意一退,斯龍感到無比昏厥,只能大喝一聲:「若霖!」然後便倒地昏迷不醒。

感情,可以令生命添上色彩,同時,足以令生命失去色彩;是人堅強的原因,同時,是墮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