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小倩之變(一)

周聰:「一支竹會易折彎,幾支竹一扎斷折難。」

在斯龍與丹尼對戰的同時,真鳳、電王和若霖對上名叫泰萊的高階二門者,一個離三門只差一步的人。他輕佻道:「你也是個美女,身材⋯⋯唔,真的誘人。如果你現在求饒,我可以免你一死,哈哈。」雙眼不斷上下打量樣貌令人憐愛的若霖,尤其那雙富彈性的長腿和恰到好處的美臀部,語帶淫邪,續道:「好久沒試幹亞洲女人,你們比起我們那邊的人⋯⋯更加緊!哈哈。」

若霖被人如此調戲,雙頰通紅,心中狂怒。真鳳盯著泰萊,知他的實力比自己還要高,他雖站在原地,但全身彷彿散發出陣陣無形壓力。

「是踏入三門的先兆。」電王細聲說:「但想以一敵三,簡直妄想!真鳳,你記得我們擂台練習後,與你說過的話?」



真鳳想後一笑,望著電王熱血的目光,道:「記得!電王,那就在這裡試驗一下那合作的力量!」話畢,他們就開始準備戰鬥。

泰萊眼看二人熱血,不屑道:「垃圾始終是垃圾。來受死吧,垃圾!」一躍便跳至七八米高,像小說中的武林高手所使用輕功一樣,身輕如燕,在空中,背著太陽,令真鳳三人都無法看清他的身影。「血鳶!」他咬破左手動脈,但鮮血沒有噴至四周,反而集合並形成數十隻如臂長的血鳶,從高空向三人俯衝。

血鳶速度奇快,轉眼間已飛到站在最前的電王及真鳳。真鳳本能知血鳶危險,認為血鳶不只以利爪及尖牙攻擊,於是連放紫炎彈打散最接近的血鳶,只見血鳶被紫炎燃燒後化為一灘血水,但細心一看,地面竟被那灘血水腐蝕出一個小洞。

「好強的腐蝕性!」電王不敢肉搏,退後以電光打散血鳶,一時之間,二人只顧應付眾多血鳶,反而失去泰萊的蹤影。幸好若霖相信二人能解決眾多血鳶,於是一直注意著雙腳各踏血鳶的泰萊,向他發出音波。

泰萊閃避,但左腳所踏的血鳶就被音波擊散,一時失去平衡,墮落地上,將右腳踏著的血鳶衝去若霖。電王見此,馬上用電光破開血鳶保護若霖;真鳳亦連放紫炎彈泰萊。



只聽到厚實的爆炸聲,但泰萊絲毫無損,笑道:「真不愧是我有興趣的女人,哈哈。那麼,要認真了!哈哈!」雙目猙獰,笑聲尖刺,臉容扭曲,伸長犬齒,咬向右手動脈,鮮血飄向背部生成一對血紅色的蝙蝠翼,且包圍雙手成利爪。

電王認真道:「控制血的能力嗎?簡直是自殘。」細想,血鳶擁有的腐蝕性應該是來自泰萊的血,亦即是,他的翼及爪亦應該擁有同樣特質。

現在的泰萊,根本就是古時形容的西方吸血鬼,巨大的蝙蝠翼,鋒利無比的犬齒,血紅色的眼睛和令人心寒的利爪,叫人聞風喪膽。他望向三人時笑容奇異,忽地雙翼一拍,化成一道紅影,快得令人吃驚,衝去說話最多的電王。

「避免近戰!若霖,用音波拖延時間。真鳳,準備合流!」話畢,電王忽然回想那次擂台練習後,斯龍向他所說的話。

斯龍豪氣大笑,道:「哈哈哈!電王,你贏了,有什麼感覺?」



「哈,我自己也想不到會贏。不過我知道,真鳳很快就會追上我。」電王望著雙手,自知力量不足,仍不足夠保護身邊的人,但仍然抱有希望,說:「但我會繼續努力!至少我要突破三門!哈!」

「哈哈哈!好!電王,你知道這些玻璃厚板是什麼嗎?」斯龍細聲向著一臉好奇的電王說:「它們可是注靈玻璃,要破壞它,所需要的力量要好大,但你細心看去。」

電王望向斯龍指著的地方,才發覺那玻璃厚板竟出現一道裂痕,而且裂痕的深度不淺,不禁吃驚,愕然問:「是我做的?」

斯龍微笑著搖頭,道:「是你和鳳仔一齊做的。看來你的電,加上鳳仔的火,將會產生強大威力,一種能達至三門者的威力。如果你們可以好好運用,將會大大提高戰力,哈哈哈!」話畢,斯龍才慢慢走去。

電王離開回憶,見若霖以音波攻擊泰萊,使他不能直接衝來,但泰萊現有蝙蝠翼,在空中靈活無比,數次閃身就避開音波。若霖在執劍中的角色主要是醫師,所以戰鬥經驗不多,雖是高階二門者,但相比泰萊,若霖戰力依然幼嫩。

真鳳以紫炎燃至全身,擋在若霖面前。在旁的電王馬上射出一發電光,泰萊無奈電光速度太快,唯有直接用爪硬擋。電王一驚,此等攻擊只令泰萊停下一剎。泰萊的靈力量比起電王更多,而且與三門只差一步,實力依有差異,笑道:「哈哈,果然好快。但快,也要打得中才可以。」

當泰萊想再次放出血鳶,突然兩股霸道及懾人氣勢湧來,令他們四人都呆了一呆,背後生汗,那種從本能上的畏懼,由心底傳來的恐怖,令他們的動作硬生生停頓,但身於戰場,豈容一絲分心?四人突然使招,一來可以偷襲,亦可以保護自己。

「波!」一道極高頻的音波湧向泰萊。



「嗜血成性!魔蝠!」泰萊抓開雙臂,血液生出一隻巨大的血紅蝙蝠。牠無視那道音波,直接衝向真鳳三人,才一張口,竟有陣陣壓力傳來,像從十八層地獄中的悲鳴聲,要向三人報復怨恨,若霖不禁一驚。

「合流!紫炎!」「合流!電光!」真鳳和電王肩並肩擋在若霖面前,同時叫出:「紫炎雷!」電王左手使出一道的電光,真鳳右手亦使出一道紫炎,一左一右,似互生互長,各補不足,威力漸增,化成可怕的紫色電漿。魔蝠不及發聲,就被此招直接汽化,連灰燼都沒有,完全消失。那道令人懼畏的威力更湧向泰萊。

即使魔幅被滅,那道令人畏懼的威力仍然前衝,泰萊被魔蝠遮蔽視線而躲避不切,只能用雙翼雙爪硬擋,心中驚忖:「媽的!這才是二門者的威力?」本想用魔蝠遮蔽真鳳等人視線,但他們的招數竟然能夠直接抹殺魔蝠,一時他也未能反應。

「呀!」泰萊的血翼和雙爪瞬間被紫炎雷所摧毀,不得不動用全身靈力凝聚胸口。紫炎雷竟將令泰萊陷入了極度恐懼的狀態,眼看象徵死亡的光芒和身體只差數厘米,已顧不到任何儀態,似發瘋般把靈力擋在紫炎雷前,但無奈威力太大,結果整個右肩被打碎,陣陣麻痺感走遍全身,令他無法動彈。

電王經過先前的教訓,衝去以一道電光直接擊斃泰萊。沒有任何防禦的泰萊,頭顱就如氣球被刺破般,腦漿和鮮血頃刻盡灑大地,腥味濃烈,刺激著電王的嗅覺。或是殘忍、殘暴,但他不能接受再因一己的仁慈令自己珍而重之的同伴受傷。

「若霖!」這時,三人都聽到斯龍咆哮,望去,驚見斯龍無力倒下。

另一方面,小倩、風仔及殘影三人面對著矮小的麗絲。麗絲看似溫柔軟弱,身手卻靈巧非常,避開道道風刃,而且令風仔驚訝的是,每次躲避都只是僅僅避開,如果少一厘米,她定必皮開肉裂,不禁驚嘆麗絲的戰鬥經驗及技巧。



殘影亦在麗絲閃避瞬間上前刺殺,技巧出神入化,每每瞬移對方盲點。無奈,麗絲仍然完全躲避二人合擊,而且漸漸走近。小倩早已連接二人精神,讓三人能夠在精神中直接交談。

殘影大吼:「風仔!用風刃限制她的走位呀!」

風仔不想發生爭執,不發一聲,誰知小倩竟然向著殘影怒吼:「風仔已經封鎖了她的路線,你呢?你在做什麼?」二人感受到那股怒氣,頓時呆掉,意想不到小倩竟會破口大罵。

在小倩眼中,麗絲細小柔弱的身影與那時的小女孩慢慢重疊,怒不可遏,那一刀埋下的種子陡然萌芽,再次撕裂傷口,種出仇恨,彷似淌出黑血,慢慢遮蔽內心。

小女孩的聲線更在小倩的腦中揮之不去,令她心神不穩,幸好對方沒有精神力動者,否則在這種情況之下,要干擾甚至控制小倩簡直易如反掌。或許憤怒能短時間內令人提高力量,但同時,亦最容易令人迷失,迷失在強大的力量之中,迷失於無盡的憤恨之中。

麗絲避開數次攻擊後,終於接近風仔,纖纖玉手,傲人巨乳,配合勾魂微笑,實在惹人無窮遐想,叫殘影都不禁望望。風仔素來如君子,毫無出現被擾亂的情況,暗藏一道大風刃,心忖:「直至現在,她也未用任何能力,定要逼她使用。」

麗絲神色自若,向風仔拋眉弄眼,道:「嘻,俊哥,你不想佔有我嗎?」舉動悅目,且聲線嬌嗲,肌膚勝雪,美麗動人,叫任何男人也無法抵受如此誘惑,但風仔沒有心神堅定,毫無動搖。距離縮短後,風仔跳後,將大風刃攔腰地揮向麗絲。麗絲一笑,整個人都彎在地上避開大風刃,就似全身沒有關節或骨骼般。

「軟骨功!」殘影吃驚,不禁吼叫:「難怪她可以避得這麼輕鬆,除經驗外,更因沒有關節阻礙,全身都可以變得柔軟如水。」



麗絲避開風刃之後,足尖一彈,直衝向風仔,妖艷說:「我全身也這麼柔軟,無論你想我用什麼姿勢,我都可以滿足到你。求你給我,求求你了!」

風仔知她能力後,直接交叉放出兩道風刃,阻止她繼續前進,心忖:「要是我們近戰,以她軟骨功,後果一定不堪設想。」麗絲不得不躲避,一時間站在原地,害羞地望著兩名男子。

殘影只是聽她說話,幾乎被她完全迷惑,驚慌得不斷搖頭,暗忖:「這不是精神入侵,是本能上的吸引,麗絲實在太美⋯⋯而且,我剛好似見到她是白虎⋯⋯」猛力搖頭,強逼自己清醒,無奈那畫面在腦海中重復播放。

小倩終於按捺不住,猶似發瘋,嘗試從未試過的技巧--入神,大吼:「去死吧!」她是執劍的眼睛,可說是一名後援人員,有如明鋒作為指揮官,亦不會主動出擊,最多是限制別人行動,但這一次,她竟斷開與二人的精神聯繫,直接闖進麗絲的精神。

作為高階二門者,意志力一定強大,小倩欲強行破開麗絲的精神,就必須集中精神力硬闖。身為中階二門者的小倩,一時未能闖進麗絲的精神。麗絲笑說:「竟然是精神力動者?嘻,真稀有呢!那麼,你一定要死。」話完,麗絲衝去,目露凶光,與先前柔情嫵媚截然不同。

殘影閃到小倩的面前大吼:「為什麼斷開聯繫?連接呀小倩!」風仔亦害怕小倩會被麗絲瞬殺,也馬上跑回她面前,而且形成兩支風矛準備。

小倩不斷集中精神力,一次又一次嘗試撞進麗絲的精神,她只想復仇,結果那仇恨令她的精神力漸漸提升。麗絲漸感危險,再不敢怠慢,以最高速度避開著面前的二人,但無論她如何地快,也快不過殘影的瞬移,一時之間不能走進小倩五米範圍內。



風仔亦在麗絲落地後馬上放出風矛,速度之快令麗絲難以躲避。麗絲臉上盡現不屑,右勾拳打走衝力極高的風矛,怒道:「無膽匪類!」

小倩雙眼現出條條紅筯,因那精神負擔異常巨大,但她不斷握緊拳頭,指甲擦傷手掌,口齒咬破嘴唇,雙目卻一直瞪著麗絲,以強烈痛楚令精神繼續集中,心想 :「呀!去死吧!」陡然,小倩突破成高階二門者,精神力變得更加強橫。

麗絲只顧面對殘影和風仔,不知小倩忽地變強,頃刻被小倩入侵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