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九大組織會議(二)

東尼一副形如當然般說:「這是個危險的時代,恐怖瘋行的時代,噬魂者更是一群極度危險的恐怖份子,所有有關資料和情報,都一定要如實報告。只要你懷疑有關係,都可以向大家匯報。每一個情報,也可能改變好多,所以才有這四個字出現。我相信坐在這裡的,都想為世界、為門者界出一分力的人,又怎會打擊其他組織呢?」輕笑,眼神彷深不見底,略帶藐視續問:「還是,莉娜小姐,你藏有有關噬魂者的秘密,不想向大家分享?」

「我當然希望大家能夠合作對付噬魂者,始終佢地力量絕對不可忽視。」莉媽樣貌端正,輪廓分明,餘光眺望一下奧塞斯,認真道:「我只不希望再有對其他組織的任務和財政打壓。」

東尼笑道:「沒問題,我在此以主席身份承諾,只要大家合作,能夠互相交流,分享各自情報,那麼絕對不會作出任何限制。還有任何討論嗎?」

這個議案是有史以來歷時最短的議案。由提出至討論,再至投票,不消一日,而且一致贊成通過。這消息在門者界中不斷傳播,噬魂者這三個字,已不知不覺刻在大部份門者的心中。



東尼期後於日內瓦的一個地下廣場,向一眾門者宣佈:「各位,你們正活在一個最美好的時代,這是一個九大組織終於團結一致的時代。而我,九大組織會議主席,東尼戴維斯,將會帶領大家一齊殲滅威脅世界的噬魂者!而你們每一個,都將會是見証這和平時代來臨的人!你們每一個,都將會成為未來被人頌讚的英雄!」話後,他高舉雙手,迎接著台下無數門者的歡呼聲及掌聲。

這一番熱血的言論令東尼於門者界的名聲更加顯著,更激起眾人的熱血,振奮人心。即使不計個人戰力,東尼全身亦散發著一種領袖風範,而且雙目有神,一對迷人藍眼,輪廓深邃,高大健碩,魅力非凡。東尼在門者界的風頭一時無兩,不少門者因此打算從原先的組織脫離,申請加入內情報局。

在飛機上的斯龍如坐針氈,終按捺不住向呆望窗外的明鋒問:「為什麼要阻止我質問?這議案,可以帶來好大的白色恐怖。只要有懷疑,就可以在會議上申請對另一個組織進行調查。」

剛才在會議內,斯龍正想發聲質問東尼,明鋒卻按著他,示意不要出聲提問,而且要投下贊成票。見斯龍滿臉不解,明鋒亦答:「由以前開始,九大組織會議雖令所有門者注視,但從未試過有如此數量的門者在附近聚集,你不覺得奇怪嗎?既然東尼主動提出這議案,並以正義為名,如果你今日選擇繼續質問,他定會向外宣佈你阻撓議案通過,令你名聲大大受損,甚至可以借意打擊萬事妥,慢慢推倒你在門者界的勢力和地位。就這樣。」

明鋒一直看著窗外景色,續道:「議案的後半段,對世界所有門者都有益。始終好多一門者都只希望能夠賺錢去享受世界。」明鋒這時才從窗外望向斯龍問:「還是,總監,你想冒險,令執劍在門者界的聲譽變差?正義的用途很大,包括掩飾罪惡。」



斯龍聽後,不禁慨嘆,以正義之名,利用人心,發動戰爭以獲得更大的利益,在歷史長河中已數不清有幾多相似的情節,道:「唉,不過今次會議終於決定好聖盃戰的時間、地點。」望出窗外,那一片和平寧靜的大海,那一群漫天飛翔的海鷗,那一堆純白無形的白雲。

明鋒手指依舊舞動,淡然道:「總監,伊拉克戰爭,應該並非先前所想般簡單。我懷疑東尼等人,正與某組織,甚至國家,正嘗試製造門者軍隊,想像一支由門者組成的海豹部隊,威力又會如何。」

「嗯。當日二千軍人,已有小部份是一門者,只是和我們實力相差太遠。用戰爭,去製造更多的戰爭兵器。唉,其實我們也正正用同樣方法,只是我們並非為挑起戰爭。會議之上,曾經訂下條約,一旦發生戰爭,九大組織不能作出干擾。東尼,到底你為了什麼,甘願放棄門者的驕傲?唉,明鋒,你覺得世界大局將會如何?」

明鋒淡說:「記得東尼在地下廣場的講話嗎?這是他首次如此高調向外界公佈會議成果,種種跡象,最大可能是內情報局的東尼要造勢以招兵買馬。不論東尼背後與任何組織合作,他們等人要令世界不斷出現戰爭,讓世界知道門者軍隊的力量。又也許,東尼要借此機會製造一隊門者軍隊,訓練一隊為他而戰的戰士。就這樣。」

「至於其他組織,暫時尚未有足夠的情報進行推論,但看剛剛每人的肢體動作,壬生一郎、戴安娜有可能與東尼背後有所合作,或者已經達成有關協議。總監,你是否已經選了聖盃戰的三名人選?」



「嗯。已經選好了。」經過九大組織會議後,斯龍感到無比疲倦,一直閉目養神,與平日豪情橫逸有著天壤之別。他寧願跟隨本心,在戰場上亡命戰鬥,都不願陷入權力鬥爭之中。世上有些人,喜愛玩權弄謀,亦有些人,喜愛追名逐利。縱使斯龍兩樣都不是,但他亦明白已經無法逃出這地獄。

「聖盃戰?為左爭奪聖盃的比賽嗎?」真鳳對於這一個陌生的詞彙產生好奇。

斯龍只是一笑,便望向明鋒。明鋒見此,答:「聖盃戰是九大組織一同舉辦,四年一次的比賽。而所謂既聖盃,並非指一個確實的聖盃,而是指九大組織會議中,主席的位置。亦即是,任何組織在聖盃戰中勝出,該組織的會長就是下任主席。」

真鳳雙眼發光,充滿期待,想到能看如此高手過招,定必從中獲益良多,道:「那我可以見証世上最強的九人互相對戰了!」

明鋒乾了一杯瓦紅色的生果汁,道:「聖盃戰,九大組織會長都不會參與。」真鳳聽到,嘴臉僵硬,期待被一掃而空,呆望明鋒,令其他人大笑,小冰更是兩頰通紅,眼中溫柔彷如秋水。

明鋒道:「每個組織都會派出三個二門者作為一隊應戰,初賽是一隊打一隊,目的是搶到對方身上的勾玉,每搶一個勾玉加一分,失去一個勾玉減一分,兩小時後計分,高分則勝。如果分數平手,兩隊都會直接當輸,而隊伍可以隨時投降。主席隊伍可以免卻初賽,直接進入決賽。決賽就是五隊混戰,同樣需要搶到對方的勾玉。唯一不同是三人之中,其中一個勾玉乃是紅色勾玉,其餘兩個是藍色勾玉。紅色勾玉代表三分,藍色勾玉代表一分,二十四小時後結算,高分則勝。如果有隊伍同分,隊伍就會進入初賽的區域進行最後決賽,無限時間,三人之中只有一個身上帶有勾玉,只要搶到對方勾玉就代表勝利。」

真鳳聽後,開始明白聖盃戰的模式,問:「那,聖盃戰,有什麼規則嗎?」

「只有一條,不可以殺投降的人。」明鋒越是沒有表情,真鳳就越感驚訝,甚至毛骨悚然。



「一場賽事只有一條規則?即是,其實聖盃戰是個鬥獸場,打到一方死亡為止?」真鳳望去,其他人紛紛點頭。這個名為聖盃戰的比賽,實質亦只不過把其餘門者當作棋子,放在棋盤上玩弄,替高位者作權力及地位的鬥爭。

「否則你認為如何才可以在一個門者身上搶到勾玉?而每負一分,組織就要付五億美金。每多一分,組織可得到五億美金。投降直接當作所有勾玉被搶走。」

真鳳初時以為聖盃戰是各組織鬥快爭奪聖杯的競賽,結果又是另一個以生死相搏的鬥獸場,心想:「這門者界是多麼的殘酷,多麼的現實,擁有更多,偏偏更貪婪。」

「真鳳,如果想知更多,你可以去查看有關資料。」明鋒再次指向那基地內的圖書館,雖然他不介意一直解釋,但亦認為真鳳應該對門者界有更大了解。

真鳳皺眉蹙額說:「咳咳⋯⋯我,嗯,我會去的。」無論是語氣或表情,亦難以說服別人,完全沒有說謊的天份,不過明鋒亦只點頭回應。

斯龍認真道:「我打算以小倩、殘影和風仔應戰。聖盃戰選手條件是二門者或以下,但只限於初賽之前。你們三個都是高階二門者,希望可以在比賽之中突破三門,大大增加勝算。小倩,你是全隊的眼睛,連接精神溝通;風仔,你是全隊的大腦,控制節奏;殘影,你不可再如此衝動,要冷靜行事。」一頓,才大笑續說:「哈哈哈!不過,萬一遇到生命危險,就直接投降啦。錢,我完全不在乎,我不希望會失去你們任何一個。」

斯龍不只是執劍中最強的人,更是連繫他們的人,可謂斯龍在,執劍在。殘影突然問:「總監,你想做主席嗎?」這問題亦令全部人再次望向斯龍。能夠成為主席,的確可以令推行議案的難度降低。如果斯龍要改變門者界,就一定要走上主席之位。



「哈哈哈,如果能在你們安全的情況下,我⋯⋯」斯龍故意停頓,閉眼一笑,逐一望向所有人。即使其他人都清楚答案,但也期待著斯龍的回答。明鋒依然目無表情,深知斯龍希望改變門者界,雖然斯龍只得頂天立地的豪氣和堅定不移的信念,但明鋒就是被他這種特質所吸引,希望一直能夠在旁輔助,因他相信單憑豪氣沒有可能改變世界,至少,不能改變其他八個中階三門者。

斯龍豪邁說:「想!我希望世界會走向真正和平,而不是眾人在背後勾心鬥角,爾虞我詐。雖然只是一個幻想,不過我都想盡我能力去做。或者到最後,我見証不到那烏托邦來臨的時刻,但我真心希望你們可以,或者,未來可以。」

「要改變門者界,就只有站到最高,如果以會議訂下的規則去限制,就可以長久去令門者界慢慢改變,一代接一代,一代傳一代,直至能夠和平相處。用武力去決定主席的位置,實在太不公平,不過我沒辦法改變。你們不是我的棋子,是我的同伴,是我願意以生命相換的親人。我只希望大家,能夠以執劍為榮,以執劍作為自己的驕傲。」

斯龍豪氣大笑,卻搖頭道:「哈哈哈!我果然不是領袖材料,說話亂七八糟,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哈哈哈!各位,與我一同去改變這一個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