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陳仔

二零零零年,那個名叫陳刀的警察仍未升為督察,但他屢破案件,意氣風發,不可一世,風頭一時無兩。他從某黑社會小卒中知道一名叫做刀哥的巢穴位置,並且在今晚更有大批毒品交易,所以就帶著四個同僚,一共五人,經觀察後,就分前後門打算勇闖巢穴。

五人同時衝去,拿著配槍指向他們,大喝:「別動!放下武器!舉高雙手!」看到桌上一包包的粉狀物件,便知情報準確,所有人定必升職或有所加獎。陳刀心想:「哈,那垃圾上司還不相信我!我帶這些毒品回去,看你怎樣!」

刀哥悠然轉身,豪然大笑:「哈哈!你就是陳刀,那個不斷針對我的臭警察吧?我一早就知道今日你們會來,所以我特意請了一個人過來好好招呼你們,而我,只會坐在此看看你們打架,放心,我不會走的。」慢慢走向坐椅坐下,笑道:「來自墨西哥的高階二門者,古萊瑪!」

一名皮膚偏黑的男人在刀哥身後的房門走出來,眼神惺忪,似剛睡醒,問:「要打死這班猴子?」只見刀哥點頭,他竟露出令人心寒的笑容。



陳刀大吼:「別動!否則開槍!」五人前後包抄眾人,陳刀和兩名同僚站在比較遠的前門,另外兩名同僚就站在離他們比較近的後門。

怎料古萊瑪脫下衣服,露出一身強橫肌肉,輕說:「硬化!」便跑向著站在後門的兩名警察。那人速度奇快,只見起跑,拳頭已至,更以一拳打穿警察胸口,站在身旁的警察被鮮血噴至滿臉,四肢發抖,幾乎連槍也握不穩。古萊瑪陰森大笑,眼神冰冷,再揮一拳。

陳刀從那恐怖中醒覺,馬上向古萊瑪開了兩槍,結果那兩槍竟只是他身上擦出火花並將他推後,可惜那一拳亦打碎另一名同僚的右半身,看似離死不遠。古萊瑪回頭,凝望他們,身上似毫無損傷,令另外三人陷入絕望。

陳刀大喝:「開槍呀!」另外兩名同僚大驚,不斷開槍連射,令古萊瑪不斷退後,而陳刀發現只要集中一點的話,才可傷害對方,於是就大聲呼叫:「集中一點射!別亂!」

刀哥早已走到樓上,隔著防彈玻璃笑看陳刀等人垂死掙扎,笑道:「古萊瑪的黑市價這麼高果然有原因,從未失敗,完美的任務完成率。就算殺任何人,都會瘋狂去做。今次請到他,都是因為他正被國際通緝,需要大量金錢,哈哈。天意!」



刀哥的手下都紛紛走入房間內,笑道:「刀哥,原來這不是傳聞!他真的不怕子彈!」

刀哥燃點雪茄,噴出濃濃白煙,笑道:「我打算透過這五名小卒告訴給香港警察知,我刀哥並不好惹。」手下紛紛叫囂著,覺得自己跟對大哥。

古萊瑪殺掉二人之後,無奈被他們連射阻礙,只好繞路走去。一名同僚突然轉身逃跑,古萊瑪疾衝,一拳打碎他的頭顱,腥味衝天,血湧如泉,叫人大感恐怖。

陳刀和他的同僚正想向古萊瑪開槍,卻發覺已經沒有任何子彈,心想:「完了。」兩人背生冷汗,全身顫抖,恐懼暴現,不斷向外逃跑。

古萊瑪知道他們已沒子彈,直接跑向他們。陳刀的同僚突然似瘋子般吼叫,陳刀回頭一看,才見同僚被古萊瑪撕斷雙手,在他暈掉之前,古萊瑪更單手將他提起,用手指插進傷口中攪拌,令他保持清醒,不斷放聲呼喊。



他同僚望向陳刀,雙眼盡帶無限的絕望,只乞求一死。那份絕望感染陳刀,令他不能再逃跑,雙腳無力,跪在地上。古萊瑪見此,大聲嘲笑,慢慢玩弄手上的獵物。

陳刀雙眼不敢離開,看著古萊瑪把同僚一雙腳腕扭斷,連同小腿和大腿肌肉撕裂,那吶喊中的絕望傳入陳刀的雙耳,如刀般鋒利,割開全身每分每寸,就連樓上眾人都看得毛骨悚然,甚至有人走開嘔吐,不欲再看。

古萊瑪最後挖走那名警察的雙眼,將那雙眼球被強塞進他口中,才將他掉在一旁,猶如垃圾,才望向陳刀,笑:「到你了。」步步走向陳刀,猶如死神,正想怎樣虐殺面前此人,腦海想法殘暴。忽然一道黃金淡綠閃光在陳刀面前飛過,古萊瑪的雙腳還在行前,但頭顱偏偏掉在地上。當那人頭掉在地上,他才慢慢跪下,再倒在地上。

「唉,還是趕不及,死了幾個人。沒事了,起來吧。」

直至閃光停下,陳刀才知道那不是閃光,而是一名中年男子,更恐怖的是,他竟能以赤手空拳把古萊瑪輕以易舉般殺死,但那人可是連子彈都打不傷,可見那中年男子的威力。

那名男子極為有禮,伸手扶起陳刀,笑道:「等等吧。」陳刀尚未回神,但知自己幸存,幾乎感動落淚,不斷深呼吸,彷似從黑暗深海中游至水面般。

刀哥等人驚呼:「為什麼會這樣?」連口中雪茄都掉在地上。由於刀哥對古萊瑪的信任極高,因此連槍也沒有帶來。當然,即使他們有槍,也知不能對抗面前的人,那可是一擊就殺掉古萊瑪的人。不消一刻,那名男子就把樓上的人全部制服了。

陳刀鼓起勇氣,問:「你是門者?」



面前的中年男子高大威猛,肌肉結實,不怒而威,英明神武,豪氣大笑:「哈哈哈!連你也知道?看來,我還需努力。」

「那是刀哥所說的,看來門者是指超人。多謝⋯⋯多謝你救了我。我叫陳刀。」話後,陳刀不禁望向身邊屍體,包括所有同僚和古萊瑪。

斯龍豪氣大笑:「哈哈哈!你這年輕,我叫你陳仔吧。我叫萬斯龍,你可以幫我守一個秘密嗎?這世界,沒有門者。」

陳刀見身邊遍地鮮血肉碎,身軀不禁顫抖,但心中依然有一股傲氣,道:「我可以幫你守住這秘密,但我可以拿你電話號碼嗎?放心,我不會隨便打給你,每當有門者犯罪,我都會第一時間通知你。普通人面對他們,只有死路一條,但如果我可以聯絡你,可能可以阻止不少罪案,減少傷亡。求你!」話後,他含淚跪在斯龍面前。

斯龍雙眼清澈,凝望陳刀,見他雖非門者,卻是個男子漢,笑道:「哈哈哈!好,陳仔。我答應你,你看去,也沒有任何私心,不過別經常打來,哈哈哈!陳仔,你要記住,我是執劍的萬斯龍。世界各地組織也有一個共識,亦即第一誡:世界沒有門者的存在。」陳刀點頭,許下承諾,不會把門者一事洩露出去。

「以下是一則新聞報道,警方搗破一個極大的毒品集團,在現場找到的毒品價值五億,是暫時香港毒品集團之中價值最高的一次。案件當中,有四名警察被擊殺,另外一名警察制服當場十人,當中包括三合會組織的高層,特首對該名警察給予高度評價,認為他是集機智和勇敢於一身⋯⋯」

同年,陳刀升為督察並被特首賦予英勇勳章,以表其英勇事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