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被隱瞞的歷史(二)

諺語:「人不可能十全十美,但可日求進步。」
People said, “human beings are not perfectible. They are improvable.”

「真正的自由?」但丁的話語彷有魔力,斯龍幾乎點頭同意,但想後馬上搖頭,說:「當規則消失,世界只會變得動盪。但丁,不是每個人都為戰爭而生,有人是作家、畫家、詩人,你又何苦要執著毀滅秩序?」

「斯龍,我已經對這虛偽的世界感到厭惡,每人因為政府的隱瞞變得無知、冷淡;而政府為控制人民,封鎖消息,設下各種法律,無論執法和立法,都有雙重標準。一次又一次的謊言,一次又一次的暴力對待,一次又一次的鎮壓,結果,連人該有的自由,也慢慢被扼殺。」但丁一臉認真,語氣卻是平淡,似是看透紅塵,當中無喜無悲,續道:「斯龍,還是你有更好的方法,可以改變世界?」

斯龍一言不發,想起太多太多事件,每每皆引證但丁的說話,只是他並不同意將一切變成混沌才可改變現狀,畢竟這樣將會犧牲天下蒼生,除非逼不得已,他也不會以暴易暴。



但丁依然追問:「斯龍,單憑我一人,不足以對抗整個世界。世界政府掌握極大軍事力,更有連接世界的廣播系統,所以我要組織噬魂者,並對每個組織進行滲入。沒有犧牲,就沒有成果。要得到真正的自由,就只有打破規條。你,真的要做我敵人?」

「對!自由終會開花,但絕不會以如此瘋狂的方式。以暴力得來的一切非會長久。但丁,如果你也想改變世界,就與我一同在門者界最高,然後同世界政府磋商。」斯龍對天下有情,即使知道世界政府的惡行,但不代表會支持但丁的行為。

「磋商?由廣島和長崎的核爆開始,美國就將核彈的威力深深刻在人心。一個細小的核彈卻將二十平方公里化為烏有,放射性污染更令當地寸草不生,威力比起所有三門者更加強大,打破既有平衡。原子彈、氫彈、中子彈等等,通通成為政府的武器。一直在幕後的世界政府更各埋三粒大核彈於九個傳說的身在地,只要一踏出既定範圍,就會引爆,將一切摧毀。之後二十年,全世界依然陷入動盪,到處戰亂,世上近百個中階三門者都不可置身事外。隨著科技進步,傳播媒體發達,世界政府再不可以隨意調動軍隊去追殺三門者,於是進行大清洗。」

但丁似不堪回首,閉目續道:「除左被選中的九個中階三門者之外,以傳說之名,相約世上所有中階三門者去到切爾諾貝爾,假扮核事故,將他們徹底清除。而被選中的九人,即是你們,則成為世上最強的九人。期後十年,你們竟與世界政府聯手,極力禁止所有門者之爭,世界政府期後利用槍械殺死當年近半的初階三門者,就是為怕再有出現中階三門者。長達十年的大清洗,甚至將所有知情的人通通殺死。經歷如此,你依然覺得世界政府會將心比心?他們需要力量,偏偏害怕門者的力量。」

「世界一直改變,社會慢慢步向民主,再不是以武立國,以力立威。戰亂,只會令世界再次動盪,不會帶來和平。但丁,無可否認,切爾諾貝爾事件發生之後,連我自己都感到無比驚訝,甚至有不少朋友葬身於此。我的確好想殺死當年的官員,但我沒法因為一人私慾,而令天下萬民受苦。正義,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人的私慾而改變!」



「現今社會猶如地獄,被諸多框架處處限制,每人都忘記自己乃是生命,而非機器;理應生活,而非生存。噬魂者,並非為私慾而戰,而是為真正的自由而戰。辦大事,豈能拘泥於小節?自古以來,勝者就是正義。如果可以換取自由,即使我要化身絕對的邪惡、罪惡,亦在所不惜。」

「但丁!要是你這樣,與世界政府有何分別?而你這樣,更令世界動盪,混亂不堪,日日皆身處恐怖、危險當中,生死未知,這就是你的正義嗎?還是,這只是為了滿足你的私慾,所以就要毀滅這世界的一切?正義與邪惡相差甚遠,我絕不認同你的想法。」

「看來,斯龍,你已經作出抉擇。道不同⋯⋯」

斯龍眼神堅定,回應:「不相為謀。」

二人氣勢再次湧起,斯龍速度已是肉眼無法觀察,短短一刻,但丁已身中過百手刀。在外看,只見一片金黃淡綠氣場包圍著暗黑,彷彿十多個斯龍同時攻向但丁,速度之快,牽起一道道狂風。但丁淡然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沒有用。」



斯龍記下每次攻擊,陡然與但丁拉開距離,調整氣息,心忖:「這是一種無力感,即使從不同角度攻擊,亦有同樣感覺。」以他現時實力,每攻擊也帶著千鈞之力,無堅不摧,即使鑽石,亦只不過刀入豆腐;但他斬向但丁時,卻是連平常的反作用力都沒有,忽地想通而豪邁大笑:「哈哈哈!」笑聲響徹雲霄,卻帶一絲哀傷,說:「但丁,你知道自己的極限嗎?」

「不愧斯龍,亦是千闕的好兄弟。」但丁一頓,然後凝視斯龍說:「兩顆核彈。」

「哈哈哈!千闕,居然一人面對如此怪物,大概,今日,我也要步你後塵。」斯龍湧出靈力,大使風甲,形成一層看似真實的盔甲和兩把長屠刀。

「當年千闕亦有用同樣技巧,他曾達至我的九成。斯龍,來吧!就看你能否阻我野心!」但丁忽然快似子彈衝向斯龍。斯龍看到漆黑右拳,大感危險,馬上閃開。誰知但丁靈力控制極佳,即使斯龍避開,亦明知斯龍比自己更快,於是留意對方身影,右臂微曲一揮,才完全釋放漆黑靈力,散發漫天殺意,向斯龍索命。

斯龍以雙刀斬破漆黑靈力,幸好,那股力量並沒有為斯龍帶來無力感,否則一切就此完結。斯龍邊斬邊避,憑著過人膽識和超凡身手,破開但丁攻擊,反攻但丁,但雙刀已出現一道道裂痕,唯有再施靈力修補。

但丁集中兩股巨大的漆黑靈力於自己雙手,道:「這就是我最強的一招。黑暗引力。」把兩股靈力合二為一,彷彿萬物皆被吸引進此,就連光線也逃不掉。

斯龍見此,馬上踏著空氣,試圖在空中逃脫那瘋狂的黑暗引力,但引力實在太大,令他難以前進,更貪婪地把一切吞噬,牆壁、建築、屍體、血肉、光芒、火焰、冰塊,甚至地下大城的天花皆被扯進,無一倖免。



整個中區都陷入黑暗,再沒有光芒,伸手不見五指,分不清東南西北,分不清上下左右。而其他城區亦因破壞而變得黯淡無光。

斯龍感到這份壓力,就像宇宙萬物的敵意同時投射身上,一切都在排斥自己,殺掉自己,那種恨意、惡意和怒意混集為一,難怪但丁曾言他早已身在地獄。光要克服這恐懼,已令斯龍花上不少力氣,心想:「到底但丁有何經歷,才能擁有猶如煉獄的黑暗?」

或許黑暗引力太接近,斯龍自知無法躲開,亦感到但丁的集中力全數放在黑暗引力中,無法分暇,也許這最強的一招,則是他最弱的時候。

斯龍只好放手一搏,反隨黑暗引力衝去,放棄風甲,孤注一擲,將靈力聚合為一,生成一把散發耀目黃金光芒的正義之劍,豪氣大吼:「當日我成立執劍,意思就正正是執起正義之劍,而這,亦是我最堅定、最強烈的信念。但丁!可能我會輸,不過這一把劍,不會因此而消失。」在斯龍眼中,執劍的所有人,包括風仔,都在身旁,陪伴著自己一同握著這正義之劍,笑道:「我,一早已將這把劍放在我同伴的心中!」

斯龍臉上掛著一個滿足而無憾的微笑,所有同伴的影子一同注入正義之劍,他們亦是斯龍堅持信念的原因。

這劍在無盡黑暗之中帶來數分光明,綻放最後的璀璨。斯龍踏著空氣向前,凝視黑暗引力,還有但丁,怒吼:「呀!」用盡全身力氣揮出這一劍,威力堪比中子彈,照亮整個地下大城,驅走令人困惑和恐懼的黑暗。

那夜,秘魯政府向外宣佈,塔克納發生黎克特制六點五級地震,導致城中出現地陷,地震約四時發生,由於地震央源接近著名的旅遊景點,死傷人數暫無法計算,但當地政府已馬上派出大量人手去救援。同時,各國亦派出救援人員協助,但由於災情嚴重,秘魯政府宣佈封閉現場,不讓記者接近,以免妨礙救援。

靠著網上消息和記者報道,訪問不少當地居民,他們都一致說出,突然一下巨響,似打穿地塊,而不過四至五分鐘,便出現劇烈地震,令附近的人都反應不來,整塊地板就像模型般倒下,更有不少地方下陷。



這些報道惹來不同討論,有人聲稱這是世界末日的先兆,每處地方都不再安全;亦有人聲稱這是一次政府軍事秘密實驗,測試失敗才導致這一次意外;更有人拿出不同數據,証明當日並無地板板塊移動,沒有可能發生如此災害。

雖然這次地震疑點重重,但有關這件事情的報道日漸減少,人們亦慢慢淡忘這件事情,繼續日復一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