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第二任會長(三)

笛卡兒:「我思,故我在。」
“Je pense, donc je suis,” René Descartes said.

明鋒突然面露剛才略帶熱情的微笑,卻令眾人感到不安,問:「你們有沒有玩過一隻遊戲叫做模擬城市,或模擬市民?」眾人點頭,然後明鋒笑問:「有諗過遊戲中的人物,有思想嗎?」

聽到明鋒這問題,加上他突如其來而不自覺的微笑,真鳳認真起來,問:「明鋒,你意思是,我們就像遊戲中的人物,乃被創造出來?」

這一句說話反倒把若霖、電王、小冰和小倩四人嚇一大跳,盡顯驚訝,有話卻說不出聲,一起呆望明鋒,等候他的回應。



世界上不同的宗教、神話或科學,都對於人的起源或來源有著不同的解釋。

達爾文所提出的演化論,則是「物競天擇」,由猴子,慢慢演化成古猿,再慢慢演化成猿人,再成為不同的人種,直至現代人--智人。

中國神話中,女媧搏土造人,先用黃土和水捏出人,最後手摘下身邊的籐,在泥漿裡攪拌著,一甩籐條,洒落許多泥點在地上,經風一吹,都變成了人類。

聖經記載,上帝花五日時間創造了大地萬物,到第六日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以地上塵土造人,將生氣吹進人的鼻孔後,就成為活生生的男人,取名亞當。再取下亞當的一條肋骨,造成一個女人,名叫夏娃。

在紐西蘭神話中,天神滴奇用紅土和自己的血而創造出人類。



在希臘神話中,神從地球內部取出土與火,派上普羅米修斯和埃皮米修斯兄弟二神,分別創造動物與人類,並賦予人類不同的個性和智慧。

在埃及神話中,全能的神,努,創造天地,透過呼喚神靈,創造出風、雨、河流及萬物,最後創造出男人和女人。努將自己變成男人的外形,成為第一位法老王,統治大地及人類,開創安和繁榮景象。

在阿拉伯神話中,上帝派阿茲列來創造人。他取了一些泥土來到阿拉比亞,然後造成了一個人形,並把這個泥人放到一個地方,使它慢慢變乾。過了四十天日,當泥人變乾以後,上帝給了他們生命,並賦予他們理性的靈魂。

各個地方或宗教都有著不同的傳說,試圖去解釋人的來源,各有辯論,誰也不知道真偽。除了演化論之外,都擁有著一個共通點,就是神創造人類。

「假設秘銀來自另一個世界,異世界。既然靈力可以從異世界抽取,亦即是異世界都有靈力的存在,增幅的靈力來自異世界既生物身上?有兩個最大可能性。第一,他們靈力量大到即使被我們任意抽取,都不痛不癢;第二,我們正身處於一個程式或黑盒之中。」明鋒微笑得熱衷,彷彿看到極為有趣的事,續說:「這只是我的假想,大家不用擔心。」



其實聽完這番說話後,他們不憂心才怪。他們深知明鋒從不說些沒有意義的說話,每字每句都有著一定的根據,每個可能性也是超過三至四成才說出來。眾人不禁想著,如果自己只是模擬城市中的一個角色,由他們結識到深交都只不過是程式的推進。所謂的自由意志,也只是虛構的,只不過是由一堆堆數字和英文字所產生的字詞。所謂的「我」,存在嗎?

真鳳道:「大家不用亂想,所謂:我思故我在。只要大家一直在大家身邊,對我而言,已是真實。」這心中話令其餘幾人都感到舒服不少,緊湊的眉鎖也慢慢解開。

熱血的電王鼓勵:「哈哈,無論是什麼可能性,解決面前的事,再算吧!」人只要有思考的過程,就已是存在的印証。

「哈哈,我們離解決噬魂者,尚有好遠路程。在此之前,就是其餘八大組織。」真鳳從沙發上站起,望向他們,道:「明鋒,你好好研究秘銀,更要麻煩你,講解其餘八大組織的情況給我聽;小冰,要麻煩你,繼續打探所有有關噬魂者的消息,而且在戰場上,凝冰一定大有用場;電王,好好熟習秘銀劍,由你那天堅持要拿走,我就知道你好希望以它作為武器;小倩,你要令精神力更加堅固,盡快熟習入神;若霖,你的音波震動也是你最強的矛。大家,與我一同變得更強吧!」

「嗯!」「好!」其他人一腔熱血,紛紛站起。明鋒確信真鳳可以帶領他們走到更遠。

正當他們各自散開自行做事時,真鳳下定決心要追上斯龍,至少不令執劍蒙羞,主動走進執劍中的圖書館,至少要把九大組織會議中所有訂立的規則和議案、世界上的門者家族通通記下,心想:「如果我連這些基本資料也不知,會議中根本說不上討論,更說不上參與。」

眾人各自修練,為保護同伴而變得更強。明鋒和真鳳亦作好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九大組織會議。在真鳳決定當上執劍第二任會長,小冰亦把這個消息向其他八大組織告知。



同時,小冰亦收到不少消息。噬魂之亂後,眾多門者對九大組織失去信心,更有人鼓吹脫離九大組織,另立新的門者組織,更有不少門者希望成為噬魂者,暗中成立敬崇但丁的黨派;不少門者不再遵守九大組織的規條,任意使用靈力,更有新興的門者組織揚言活在當下,將金錢通通花在各式各樣的享受和奢侈,解放埋於深處的慾望。

自塔克納地下大城被噬魂者打穿後,原本藏在地下的各種醜惡、邪念、殘酷、虐待、瘋狂都一一湧至地上,污染大地。人性中的黑暗,對生活的絕望,對生命的墮落,有如疫症般在門者界之中擴散開去。

另一邊廂,噬魂者全體坐在大洞之中,有如古代的圓桌騎士般圍成一桌,為毀滅這個偽善的世界而密謀每一步棋。樣子冷酷的但丁手握著一個玻璃紅酒杯,盛載著一杯鮮紅如血的紅酒,看著世界地圖上一點又一點的標記,已可想像世界的未來,問怒:「之前埋下的種子亦因為是次聖盃戰而萌芽,門者界已經陷入徹底混亂。怒,你覺得聯合國主席會宣佈嗎?」

雖然七罪與但丁同坐一桌,但七罪依然展露出尊崇的態度。怒說:「但丁大人,莉娜應該清楚如果不遵從我們的指示,只會生靈塗炭。我相信,她一定會令主席在鏡頭前宣佈。」

「骸骨方面,食、婪,你們從世界各地的食人族入手,如果他們不肯將骸骨交出,就直接把他們變成骸骨;至於古獸身軀,傲、嫉、怒,去中國的小白虎村同歐洲的巴里門,直接屠城,一人不留,作為對九大組織的警告;血石方面,已有八成,完成之時,就是我們計劃正式實行之時。惰,挑選一個血石場作為最後的魚餌。當所有齒輪都裝備完成,滅世就即將開始。」

「遵命,但丁大人。」

話畢,但丁把杯中紅酒一飲而盡,七罪都看到但丁手臂上的傷痕,在蒼白皮膚上更顯觸目。傲說:「想不到斯龍竟然如此強大,能令但丁大人受傷。世上最強的九人,我們是否應該趁早除去?」

「不必啦,其他人,我看不出他們有任何升階的潛力。慾,你是否已準備好?我需要十萬人作為兵卒,作為推倒各政府的武器。」



光是被但丁注視,慾已慾火焚身,坐立不安,臉頰紅透,下身濕透,呼吸急促,嫵媚道:「但丁大人,嘻,慾已用上不同手段,在世界各地成立各種組織,加上婪的能力,連結各地黑道,不斷發展。至於人數方面,動用資金,即使二十萬人都不成問題,嘻,反正人都只是盲目追求金錢。」

「下個月見面時,我希望能夠聽到好消息。」但丁優雅地放下酒杯,在七罪面前消失。

「我們各自完成所託任務。」傲只留下一句便離去,嫉亦默默跟隨在後。

數秒後,圓桌旁只剩下不知所措的慾,不知為何內心一陣異樣,眼眶滿淚,胸口難過至極,心忖:「為什麼?這是什麼感覺?」她甘願為噬魂者做如此繁瑣碎事,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對但丁的崇拜及愛慕,但她現在心如火燒,劇痛似絞,站起淚奔,不知為何心中如此奇怪,以為久未解決性慾,要找不同男人滿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