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大變天(一)

自那天後,真鳳和小冰的交流越來越少,少得令真鳳也極不習慣,而小冰的微笑更是客氣得令他難過,只好心想:「到底⋯⋯在聖盃戰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小冰匆忙離開,更令我和她⋯⋯一定,一定會變回從前一樣,只要比少少時間,一定會,一定會。」

相反,小倩和真鳳的感情日漸深厚,但她感到那較像親情,每當想起這處,她就心如刀剮。二人每次見面,樂天的小倩總令真鳳開懷歡笑,從疲憊之中站起,再次提起精神,為未來做好準備。

真鳳此時此刻著重於熟讀一切有關知識,否則在會議之上,只會淪落為投票機器。雖然如此,他亦知道在門者界中,實力同等重要,所以他每天苦練,誓要將靈力和真龍之力控制得爐火純青。

真鳳終日留在圖書館中,拼命記下有關九大組織會議的資料。可是對他而言,背誦是他最差的一項,亦因此在讀書時,他完全放棄文科,一口氣選擇物理、化學和生物,多以理論及應用的科目。現時他才知道背誦能力的重要性,直至現時,他只記到九大組織會議之上的會議規則,卻記不清由九大組織會議所制定的所有條例。



「真鳳。」聽到這活潑聲音,真鳳便知小倩來了,望向她報以一個親切的微笑。小倩笑道:「你好像好煩惱。」

「還有五日,就是會議的日子,但我依然記不到所有條例,人名和樣貌我已經全部記得,但多年以來立下的規條,真的林林總總,多如繁星。」

小倩雙頰通紅道:「真鳳,其實⋯⋯我可能有方法可以幫到你。」

「真的?小倩!」真鳳興奮得跳起身捉著小倩雙臂,誰不知,這舉動令小倩更添紅霞,只是他興奮得未有留意,問:「是什麼方法?」

「我一直修練精神力,對於入神方面,亦有少少心得。入神,即是入侵對方的精神,不過隨住門數的增加,精神都會隨之變得強大,所以我對你,根本不能使用入神。」



「那你的意思是?」真鳳對此有所疑問,但雙手依然捉緊未放。

小倩低垂螓首,羞澀說:「其實,我最大的困難只是入神這一步,只要可以進入對方精神,就可以修改記憶,施下幻覺等等。而記憶分成好多種,雖然學名我不清楚,但因為我回想那時愛麗絲⋯⋯我知道記憶有分短期同長期,只要,你肯比我進入你精神,我就可以利用修改記憶協助你記下條例。」

真鳳當小倩為親妹妹,歡喜說:「哈哈,原來如此。那就麻煩你了,小倩。謝謝你。」

「但這件事,可以成為你和我的秘密嗎?」二人四目交投,真鳳沒有思考便點頭示意,讓小倩進入自己精神,而她亦立下決心,完成目標。

小倩和真鳳經常單獨留在圖書館中,一起為九大組織會議而奮鬥著、努力著;小冰卻甚少回去基地,平常的通訊,都靠由內聯網或秘密電話所聯絡。而其他人亦無謂打擾真鳳,各自修練。



兩星期後,明鋒和真鳳乘坐私人飛機到日內瓦,迎接九大組織會議。真鳳心想:「待我回來,我一定會勇於承認自己既愛,一定會。」

然而眾多門者都懷疑少了卡洛斯、斯龍和壬生一郎的三個組織是否仍有資格被稱為九大組織,不少門者聚集日內瓦,一睹三名第二任會長的風采。

日內瓦氣候涼爽宜人,或許因為處於約海拔二千五百米的高度,人與藍天的距離似大大縮短,像一伸手就可觸碰到那清藍的天空。站在雄偉而帶有古典氣色的聖彼得大教堂前,真鳳看著尖塔上的鐘,鐘面巨大卻細緻,更顯尊貴,知時間尚早,便想在附近遊走,說:「明鋒,待會請你多多提醒我。」

「我一定會盡我全力協助你,不過待會定必極多阻攔,希望可以平安渡過。」

真鳳深呼吸,空氣雖凍,但清新無比,有如身處大自然之中,而這裡緩慢的生活節奏和街上人們真摰的笑容亦令人感到份外舒服,說:「一定會平安渡過。走吧。」

雖然他們身處有如藝術品的聖彼得大教堂,卻沒雅興細心觀賞,只過五分鐘,真鳳便提出先到會議室適應環境及氣氛。二人走入聖彼得大教堂的左側,走到一座看似平凡的石像。石像乃是一名優美的女人抱著一個初生嬰兒,神態動人,明鋒用靈力輕輕按下嬰兒的頭部,在石像旁的石板突然移開,出現一條往下走的通道。

真鳳問:「這就是你所說的靈力測驗裝置?」

明鋒答:「對。只有三門者才可以打開這通道,而在下面,當有會議之時,就會由九大組織會議主席所派的人作為守衛。」



「我記得。」真鳳雖然一直保持笑容,但看著這通道,不禁想著緊接而來的九大組織會議,心裡難免緊張,續道:「走吧,明鋒。」

真鳳首次來到九大組織會議的現場,即使先前向明鋒詢問多次,但當看到真實的場地,亦是另一番體會。二人通過會議門前的守衛,蓋下代表執劍的會章,經確認之後,便推開那道高約三米的金屬厚門。重量之大,靈力不足的話,就連一厘米都推不動,更別說要推至人可以走進的地步。

對於真鳳而言,當他催動靈力後,運勁推開一邊厚門,竟發現六個原會長早已坐在內。明鋒心想:「他們不會如此早到,一定私下約定。難道他們真的打算以武試練資格?」

真鳳和明鋒一起往屬於執劍的座位走。真鳳望著六個原會長和助手,眼中毫無懼色,反而主動微笑迎接他們的視線。他知道這是第一次以執劍會長身份進入會議室,如果出現任何怯懦,就只會丟斯龍的面子,而且令往後道路更加困難。

真鳳觀察著整個會議室,心想著:「難怪爭奪主席之戰叫做聖盃戰,會議室當真似聖盃頂部。」九大組織各有所屬位置,成一圓形,圓心卻是空出,而主席之位則升高一米,彷似高人一等。

當真鳳走到屬於執劍的位置時,當下怒視著在場的六名坐著的原會長,然而他們卻對真鳳的目光置之不理。身穿一套黑色西裝的東尼有禮地望著真鳳,微笑輕說:「會議將會在十分鐘後開始,你可以先行休息。」

明鋒望去,知道這是其餘六大組織要執劍、天照大神門和梵蒂岡知道,這裡已不像以前般,至少從實力上,不再平等。真鳳和明鋒對望一眼,亦與他們預期一模一樣。



與此同時,梵蒂岡和天照大神門的新會長和助手亦來到會議室。梵蒂岡的彼得和天照大神門的壬生二介各推開一邊厚門,走進會議室。

梵蒂岡的彼得穿上一件純白色的襯衣,和東尼一樣,配上一身黑色西裝,外表斯文有禮,左手依然穿戴銀鐲;天照大神門的壬生二介穿上一件棕色衣服,一條深藍牛仔褲,配上一件灰色大褸,加上臉上刀疤,感覺卻似黑幫老大。

四人前行,眼見真鳳站在屬於執劍的位置前,眼中盡帶怒氣,正在猜想剛才到底發生什麼。而當他們走到各自位置,才知道那股怒氣的原因——屬於他們的椅子被拿走了。

九名會長,只有原先的六個會長正在坐著,看著另外三名站著的新會長。

會議室內氣氛緊張,彷彿不斷向兩邊拉的橡皮筋,一邊是六名原會長,另一邊是三名新會長。坐在主席位置的東尼眼見全部人都到達,便說:「既然人齊,那不如開始會議。」

真鳳帶著慍色向東尼質問:「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坐著的東尼身體傾前,那把長髮微微地遮蓋著右眼,問:「真鳳,對吧?你在說什麼?」

「每個組織都有各自位置,而且,應該有一張坐椅讓會長坐下。坐椅呢?」真鳳一喝,像要告訴他人,執劍並不會被人欺負。除了莉娜之外,另外五名會長皆感到不屑,紛紛冷笑一聲。



「真鳳,你知道為什麼助手們不可以坐嗎?因為他們不是世上最強的九人。」東尼向真鳳作一冷笑,嘲笑他的無知,續道:「可以在會議上坐下的,就只有世上最強的九人。不如你好好閱讀一下,九大組織會議一直以來的會議規則,哈。」

隨著東尼說話,其他人不禁向真鳳投以嘲笑的目光,可是真鳳卻自信一笑,望向眾人,道:「主席你說得非常好,在會議規則中,的而且確有此規定。不過,當中卻沒有定義過世上最強的九人。門者界中,九大組織的會長,亦即是世上最強的九人。既然我們是執劍、天照大神門和梵蒂岡的新會長,敢問主席,你又有何論據証明我們不是世上最強的九人?還是,主席的權力足以越過其他人,擅自定義世上最強的九人?」

真鳳如此回答狠狠地把東尼先前所說的話打回去,令東尼一時無語。只有原先世上最強的九人才知道這稱號背後的意義及來源。如果東尼把事實說出,的確能令真鳳閉口,但六名原會長相約較早到來,便是想隱瞞這個真相。如此一來,東尼則沒有任何憑據反駁真鳳。

真鳳當然沒此高明急智,這番說話乃明鋒先前所教導。明鋒預料到,從會議的開始,其他人就會不斷想方法為難他們,所以才叫真鳳從字詞定義的方法去回應他。如此一來,所有人就會覺得真鳳是準備萬分。至少於智方面,絕不會把執劍看輕。

壬生二介、助手壬生五雪、彼得和助手瑪麗都對真鳳的表現極有好感,而且真鳳在聖盃戰中表現突出,加上獨特的紫色靈力,頓時在門者界名聲遠播,披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真鳳看著東尼,有禮道:「東尼先生,既然你沒任何回應,麻煩你請人將坐椅歸還。」

東尼深呼吸,平息心中怒火,向守衛示意將坐椅交還,目光一直停留於真鳳身上,而真鳳亦沒有任何退縮。待守衛把三張極奢華的大椅子都放回原位之後,東尼重說:「會議,正式開始。」



「果然有備而來,看來真的有重看所有議會規則。」樣貌端正莊嚴的莉娜雙眼露出讚賞。

「果然和斯龍一樣,不會被人欺負。」高大強壯的伊諾夫一摸八字白鬍,在真鳳身上看到斯龍的影子。

宋龍看見真鳳,回想妻兒,怒火漸盛。

身形彪悍的奧塞斯對於膽敢大喝的真鳳反倒有好感,大讚有傲骨。

戴安娜心中各有盤算:「懂得以規則和定義去反駁,不錯麻小朋友。」

東尼急不及待開始:「各位,最近在門者界,經常都聽到傳聞,執劍、天照大神門和梵蒂岡已經風光不再,源於,作為中階三門者的會長已在先前不幸去世。新任會長皆是初階三門者,令眾多組織不服。請問三位新任會長,對此有何評價或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