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召龍陣終結(三)

丹尼斯:「失敗者活在過去,勝利者從過去學習,並享受當下的工作以得到更好的未來。」
“Losers live in the past. Winners learn from the past and enjoy working in the present toward the future,” Denis Waitley once said.

眾人見真鳳如此才肯坐下,而明鋒便繼續分析:「在我訊息當中,除了以世界政府之名向全世界宣布滅靈這種專門對付門者的病毒之外,更會提及此舉為了消滅世上所有門者,以結束這場波及全世界的戰爭,不過所有和平戰士當然除外,懇請所有作為門者的和平戰士請盡快去到中國注射疫苗。」

聽到此話,其他人亦明白明鋒實質插贓嫁禍,一來把所有責任推給世界政府;二來把世界所有非和平戰士的門者矛頭也直指世界政府,成為幫助他們的力量,更甚者,即使身為和平戰士,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之下,要穿洲過省亦難以做到,就連和平戰士也未必會盲目支持世界政府;第三,要餘下的勢力也紛紛去到中國作最終一戰。宋龍心想那廣播系統本就屬於世界政府,在這亂世,能夠活著便已經要感到萬幸,誰又會細想背後陰謀?

明鋒回想,若非亨利性格幼稚,也許戰局又會不同,道:「原先的四大勢力,亦即噬魂者、東尼一派、世界政府和我們。東尼一派幾乎被毀滅,就連亨利也被殺死,不過奧塞斯反而成為最不可推測的變數。如果他當日沒將身邊的人殺光,他應該會選擇避世,否則,他很大可能會集合另一群門者,領導失散各地的門者。就這樣。不過最終一戰,或許計謀已經不再重要。」



對於明鋒此話,眾人便大約猜到最終一戰的情況。明鋒之所以說計謀重要性大大降低,原因就是噬魂者已不會再有大計劃,只會面對面決戰。在絕對的力量面前,計謀只不過是場玩笑。小冰問:「明鋒,滅靈到底有多大威力?難道就連三門者都沒有辦法避免?」

明鋒淡道:「當我在自己身上測試時,滅靈依然蠶食我的靈力。相信即使中階三門者都無辦法抵抗,只有高階三門者先有能力改變。」說時彷彿事不關己,令人大感奇異。

宋龍問:「傳說級別嗎?可是你認為但丁會為了保著傲的生命冒險來到中國?」

真鳳說:「會,一定會。」他看到七罪竟然能夠為救但丁而犧牲,便知道但丁與七罪之間的關係並非建立於利益之上,就正如要是這裡的人被困,真鳳也會願意冒險拯救。更況且,但丁需要傲的力量,那彷能燒盡一切的戾炎。

明鋒微笑,說:「所以,接下來就是真正的最終一戰,決定以後世界未來去向,終結一切戰爭的時候。無論如何,我們也要盡快回到基地恢復戰力,更加要好好探望總監夫人。」



執劍全員也以一個感動的笑容回應。真鳳笑說:「好!我們回去,治好龍嬸嬸,以報龍叔叔建立執劍之恩。」

而另一邊,傲抱但丁飛過黑海,越過伊斯坦堡,眼見無人追來才敢停在哈納克。但丁在途中已經醒來,只是他並沒飛行能力,而且一直以來所準備的召龍陣竟然毀於一旦,難免心感一陣頹然,在腦海中縈繞不斷。傲小心翼翼地放下但丁,而但丁站在這片不復光彩的大地之上,回頭望向普羅夫迪夫,將那片依然濃煙密佈的景色盡收入目,彷彿要懷念身葬在那處的七罪。傲依舊尊敬說:「但丁大人。」

但丁垂頭長嘆一聲,這一役把他準備多時的召龍陣報廢,更將七罪除傲以外的人通通從他身邊帶走,一切頹然。只不過,他知道不能夠繼續頹廢,因自己懷著還有嫉、慾、怒、惰、食和婪的意志。他道:「既然召龍陣已經失敗,而且世界政府需要正面和我們對抗,證明明鋒和亨利已經長久無效化所有衛星定位系統,世界政府就只有用人手發射核彈、導彈等大型熱武器,不過人手發射瞄準太差,偏差太大,而且如果再有核彈爆炸,全世界生態圈都會被核輻射所毀滅。既然世界政府今次會正面對抗,下一次他們也會同樣選擇。」

傲彷似高人一等,道:「黑甲,根本不足為患。甚至沒有需要但丁大人出手,單憑我自己一人已經足以將世界政府毀滅。」

但丁落寞道:「門者士兵、獸人、黑甲,證明世界政府對於靈力和門者界的了解已有一定程度。今次世界政府大敗,他們一定會明白,即使成為二門者亦難以同三門者對抗,我最怕是他們能夠以嶄新科技幫助自己突破三門。」



真鳳、電王、傲等人或對於世界政府沒有太大認識,只知道他們掌控世界上大多財富,富可敵國,於舞台背後操縱國家政策,高低起跌,控制大局。可是對於但丁、宋龍等人而言,世界政府可是集中全世界的頂尖科技,即使無論每一次與門者的談判、戰鬥也留有一手,先是展示核彈威力,再進行對傳說的軟禁,後來製造切爾諾貝爾事件清除所有中階三門者,創造世上最強的九人以魚目混珠,混亂門者界歷史,讓人淡忘九大傳說。

如今但丁又聽到世界政府向全世界廣播的消息,完乒不知滅靈的威力。不過但丁知道沒有任何病毒能夠威脅自己,作為高階三門者,就連自身基因序列也能轉變,能夠適應環境,可是傲依然未至這階段,要是現時置之不理,或許噬魂者只剩下自己。他眼神滄桑,道:「傲,我想向你道歉。」

傲受寵若驚,向來冷酷高傲的但丁竟會突然說出此等之話,呆道:「但丁大人⋯⋯」

但丁黯然道:「是我大意,竟然沒有叫食好好檢查清楚骸血龍頭骨,才導致今日如斯下場,更令嫉命喪於此。我與你倆當日相遇依然歷歷在目,只是沒想過今日一別已是陰陽相隔。」

傲痛失親妹,心中實在失魂落魄。嫉為自己擋下眾人一擊,方令自己可以帶著但丁逃離普羅夫迪夫,心痛不已,遺憾終生。但丁深知傲和嫉感情極深,甚至當日傲傷重瀕死之時,嫉亦依然不離不棄,寸步不離地守護著傲。因此,但丁知道當時傲要拋下嫉,帶自己轉身離開,心中有多矛盾,有多掙扎。

但丁雖左邊身被毀,但呼出一口烏氣後,鬥志重燃,一掃頹氣,雙目銳利道:「既然世界政府向全世界門者下戰書,執劍等人亦會到達中國。傲,我們就向中國出發,殺死執劍全部人,為嫉報仇,更可以將所有你討厭的鳳凰族逐一毀滅。今次再不需要計謀,直接毀滅整個中國!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傲見但丁再復雄心,一喝:「知道,但丁大人!」他知道早在但丁救下自己生命之時,自己便已經是屬於但丁。就此,二人就踏上前往中國之路,途中吸納不少有著同樣意志的門者,亦即是先前的自由夢鬥士,至於遇到其他任何人,亦全部趕盡殺絕。



而真鳳等人亦終於回到熟悉的執劍基地,彷彿回到平靜而安穩的家。香港本來就禁止槍械,更別提導彈等大型熱武器,因此對比起其餘地方,香港只有一群群持槍的警察橫行霸道,像古代群雄各據一方。

真鳳走到地下層後,看見一名風韻猶存的女人,便知道她就是萬斯龍的結髮妻子,萬黃麗琪,心感歡喜說:「龍嬸嬸!你雙手還好嗎?」

萬黃麗琪一直隱瞞身份,只是最近不知為何被人發現,再次被冠回這身份。見真鳳誠懇,她溫柔道:「你好,有心,有鳳凰族的鳳仙照顧之後,已經好多了。你就是千闕和少姻的兒子嗎?」

真鳳興奮問:「龍嬸嬸認識我爸爸媽媽?」畢竟他希望對自己雙親認識更多更深。小冰亦樂得挽著真鳳手臂,電王、明鋒、殘影等執劍幹部亦紛紛坐下,一同聆聽萬黃麗棋的話。

萬黃麗棋看去亦只不過剛步入四十年華,笑容親切,溫文爾雅,一身高貴氣質,令人不禁想著斯龍與她是多麼登對,朗才女貌,天生一對。當她談起千闕和少姻之時,臉上彷彿回復青春,雙眼羨慕,說:「千闕和斯龍是好兄弟,怎會不認識?千闕和少姻的愛情,相信就連神仙都會妒忌,能夠為愛情捨棄自己原有的一切,名聲、地位、金錢、權力,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二人能夠一起就可以。」

真鳳聽到她讚美自己父母也不禁心甜。雖然他從未看見少姻,不過隨千闕以前時常談起二人的瑣碎小事,還有在其他人身上聽到有關她的事情,自己彷彿對父母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明鋒直接問:「未知總監夫人介意我問為什麼你和總監會分開嗎?」他並非不相信面前的萬黃麗琪,畢竟那時斯龍大喊便知真偽,只想知道到底為何一眾執劍成員也從未聽聞面前的萬黃麗琪。

萬黃麗琪微微一笑答:「我也不知應該從何講起。」然後,她便慢慢道出她與斯龍之間的經歷。



二人從小便相識,可說是青梅竹馬,相親相愛,直至斯龍升至初階三門者,能夠獨力支撐起他們兩小口子的生活。萬黃麗琪知道斯龍希望能到世界各地見識更多,於是二人同遊天下,亦因在各地的經歷令斯龍升至中階三門者,而她亦成為高階二門者。雖然沿途萬千女生對斯龍獻媚,但他也一概置之不理。

後來,斯龍能力越大,名聲亦越大,更是傳遍整個門者界,結果招人妒忌,而萬黃麗琪更被捉走當作威脅斯龍的籌碼。斯龍深愛著她,為她能放棄一切,結果她卻為了不讓斯龍泯滅良知,選擇在他面前跳崖自盡,並留下遺言,要斯龍一直保持善良的本心。怎料她福大命大,竟被崖邊的樹所救下,但自此之後她自覺只是斯龍的負累。她不似少姻般強大,在氣勢面前根本沒有反抗能力。既然全世界都認為她已離世,她便乾脆隱姓埋名,默默留在遠處祝福從未知道真相的斯龍。

本以為斯龍會另娶別人,不過他心中實在容不下另一個女人,決定終生不娶,一心建立一個組織,讓所有門者都能夠有較為公平的對待,而後來他亦把自己的承諾兌現,成立執劍。

眾人知道斯龍重情重義,聽得如痴如醉。真鳳曾經以為如此豪邁的斯龍會像各武俠小說中的主角般娶得三妻四妾,左右逢源,風流倜儻,處處留情,從沒想過斯龍原是個如此痴情之人。最後她以一個幸福的微笑作為故事的終結,可見雖然她未有在斯龍身邊,但她的心卻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