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召龍陣終結(二)

西羅:「寧為自己寫作無人問津,好過為人寫作失去自我。」
“Better to write for yourself and have no public,than to write for the public and have no self.” Cyril Connolly once said.

電王雖然累透,亦履行承諾,得宋龍允許之後,才帶謝小雪到樹冠頂端,眺望整個夜景。夜空美,月色美,不過對他而言,最美的早已安坐身邊。電王見她呼吸急促,問:「你冷嗎?」

謝小雪雙手不由自主揮舞,說:「不,不,不。」話後,她更不斷深呼吸,要讓自己呯呯不停的心跳緩慢下來,可是偏偏越想就跳得越快。謝小雪青澀的舉動讓電王反覺自然舒適,只需要做回自己。雖然謝小雪性格潑辣,可是電王知道她心底善良,純真得很。話雖如此,這是他首次表白,甚至比起先前戰鬥更加緊張,說:「小雪。」

「嗯。」電王這一叫,讓謝小雪全身僵直,心跳加速,劃破這寧靜夜晚,為他們的開始添上響亮明快的節奏。在月色之下,小辣椒人如其名,臉色紅潤,心想:「這是表白了吧?這是真正的表白吧!」



雖然謝小雪反應誇張,但電王也感怯懦,視線飄浮不定,嚥液亦不斷湧出,緊張問:「小雪,咳,請問我,咳,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嗎?」

「可以!」謝小雪根本沒有思考便馬上回答。過了一會,她才發覺電王的話中似乎出錯,稍用餘光暗暗眺望電王,竟看到電王瞪大雙眼,面帶呆滯及嘴巴張開,想著想著,才開懷大笑:「什麼啦!」

電王四肢乏力,只好傻笑:「我太⋯⋯太過緊張,所以,說錯了。」本來他打算像小冰般作一次轟轟烈烈的表白,怎料竟然出現這種情況。當他呼口長氣後,再問:「咳,請問,咳,你可以做我第一個,亦是最後一個女朋友嗎?」

雖然表白並非轟烈,反而讓謝小雪喜極而泣,感動笑說:「我願意!」她即使左眼戴上眼罩,但這無損那可愛臉容,反而添上一層神秘面紗,比其他女生更加特別。此時電王看著如此可愛、特別的謝小雪,心覺感動,剛才的尷尬被這簡單的三個字一掃而空,二人感動抱著。

宋龍此時緩緩調侃:「你剛才那窩囊的樣子,還可以稱作中階三門者嗎?哈哈,小雪,看來他會是個怕老婆的男人喔。」



電王毫不感尷尬,知宋龍只開玩笑,以笑容回應。對他而言,即使真的怕老婆,也沒有不好之處,反正他只知要學會如何疼愛她,寫下完美結局。

一夜平靜過去,眾人也回復不少,畢竟他們的身體質素都異於常人。直至旭日東升,他們才緩緩張開雙眼,默默感受這柔和溫暖的陽光,更帶來希望,讓他們能夠支持下去,維持下去。明鋒率先站起,背向晨光,面向另外坐著的九個人說:「大家,我在先前網絡戰時,已經在世界政府的通訊網絡種下一種木馬程式,而這木馬程式其實只會代替我傳送一個訊息。」

眾人不解,不知明鋒打算。而此時,宋龍望向真鳳和明鋒,以眼神示意李寧所在。李寧也感覺得到宋龍的眼神,雖然並非厭惡,可是亦非善意,便知宋龍不信任自己。

真鳳看後,輕輕擺手,說:「宋龍,先前如果不是李寧使用沙牆,也許小冰已經不在我身邊。既然李寧是小冰的救命恩人,亦是我的恩人。李寧,雖然聯合門只剩下你一個,不過這刻已經不再需要分開九大組織,只要你願意和我們並肩作戰,我們亦會願意視你為同伴。」

李寧微笑:「能夠與大家一同作戰,實在是我的榮幸。我先前跟隨莉娜,是因為殺死我爸爸的兇手極有可能是世界政府。大家,懇請我在此代表聯合門道歉,前夕事件的確是我們引起⋯⋯」



殘影一聽便激動道:「人已離世,你如何道歉也沒有用!」畢竟前夕事件讓他昏迷至今,更讓風仔永遠離開,當然怒氣四起。

李寧誠懇道:「對不起。不過明鋒和宋龍先生應該記得前夕事件之後所引起的風波。」

明鋒回應:「記得,前夕事件令天照大神門和內情報局互相懷疑,同時大家亦同意撥款徹查事件。」

李寧點頭,說:「調查工作主要由聯合門負責,而這亦是前夕事件另一目的,為了能夠調查九大組織門者。每年有太多門者無故失蹤,沒有死亡證明,亦沒有任何消息。經調查之後,相信與九大組織無關,而矛頭亦指向權傾天下的世界政府。」

明鋒道:「我相信世界政府的確對門者有深入研究,才可以完成量化門者計劃,由他們能夠使用靈力就能看出,他們已經將自己變成門者,所以你的懷疑亦十分合理。」

真鳳向來豪爽,只知前事不提,道:「無論如何,過去已經過去。我們現在目標也一樣是噬魂者和世界政府。我只想知道,我可不可以將我的背後交給你?」

李寧認真道:「可以。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突然,一顆黑點從地升起,噴出一陣藍光遠去,直至消失於眾人視線。宋龍疑問:「竟然有一個垃圾還未死?」

真鳳遙望那黑點方向,不禁皺眉嘆氣,畢竟放虎歸山並非樂事,說:「窮寇莫追。我們最大的敵人依然是噬魂者,今次召龍陣一役,東尼一派應該已經完全被摧毀,不過奧塞斯依然是個威脅。」這次要不是明鋒所埋下那小型核彈,噬魂者全力來襲時,真鳳等人根本就沒有反抗能力。光是傲的實力,已讓他頭痛。他問:「明鋒,之後我們有何打算?」

先前目標清晰,要阻止噬魂者召出骸血龍,以防被牠破壞整個世界。事到如今,噬魂者幾乎再無能力使出召龍陣,要是他們不再現身,暗地裡組織另一批七罪,就能再次向世界宣戰。再者,現時處於亂世,烽煙四起,人們對血腥、暴力不再陌生,更於生死之間覺醒成為門者。在這時代下,要建立對抗政府勢力的組織簡直易如反掌,何況各國政府已幾乎名存實亡。

明鋒正想著整個佈局,眼中重回淡無感情,真鳳和電王等人不知開心與否,只知無論如何明鋒也是執劍的智者。明鋒輕描淡寫道:「我剛才提過的木馬程式,就是將我以下的訊息從他們的廣播系統向全世界傳播。我研製出一種病毒,而這病毒所攻擊和蠶食的不是人的免疫系統,而是靈力。」

可是,這一句話卻讓真鳳回憶起那時在哈薩克的情景,不禁認真起來,就連語氣也稍為嚴肅,問:「你意思是,這種病毒主要攻擊門者?」明鋒眼中堅定不移,亦猜到真鳳應該見識過這病毒的威力,點頭示意。真鳳一怔,閉目道:「我在哈薩克曾經見過大量門者無故身亡,難道就是因為這種病毒?」

其他人未知真鳳所說的大量實質所指多少,以為只有成百上千,也沒有太在意。明鋒輕輕道:「我一早已經命鳳凰族將這種我命名為滅靈的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粗略估計,世界已經有過八百萬名門者因此死亡。」

其他人幾乎同時吼叫:「八百萬?」就連宋龍也暗暗轉了臉色,更別提素來不欲殺生的彼得和瑪麗。現時,人類數量已是有記錄以來最低,而光是這滅靈又再令世界少了八百萬人。也許再繼續如此,人類就真的會徹徹底底地消失。

真鳳回想當日屍橫遍野,也知死亡的不只一門者,當中更有不少初階二門者,道:「單單在哈薩克,我已經見證到大約成千上萬的門者離奇身亡,由於有人學噬魂者直接進食其他門者增強自己,令滅靈散播得更加快,更難阻止。」



小冰知明鋒心地善良,背後總有原因,問:「明鋒,到底你的目的是什麼?」她問後,所有人的焦點也同在明鋒身上,畢竟同聚這處的全都是為自己心中的正義而戰,並非想毀滅世界,但當滅靈逐步殺害所有門者,也許人類將會絕滅,而無人能知現時世上到底有多少門者,大概,在這弱肉強食的世代中,非門者早就被淘汰。

真鳳再次慨嘆,腦海想著為此計劃而無辜死亡的人民而惋惜,心想要是他成為了高階三門者,也許整個場面則會完完全全不同。電王閉目不斷思考,也開始猜到明鋒背後原因,說:「只要但丁或世界政府一日存在,戰爭永遠不會完結。明鋒,你這樣是想逼他們出來?」

明鋒點頭,說:「沒錯。失去全球衛星定位系統,所有國家暫時也沒有辦法可以遠距離使用任何大型熱武器,而要與門者抗衡,就只有門者,因此我推斷世界政府既然有把握可以和我們對抗,他們一定已經掌握好量化門者計劃,而且他們七個人都已經變成門者。今次召龍陣一役我們獲得大勝,成功消滅四名世界政府、除奧塞斯以外的東尼一派,更重要的係消滅除但丁和傲以外,所有的噬魂者。可是如果沒有辦法將他們在短時間之內逼出來,他們就只會再次集中另一股勢力,再次襲向世界。」

真鳳決絕說:「我明白,沒有足夠的力量之下,只能夠作出逼不得已的選擇。如果可以為世界帶來更長久的和平,即使要我手刃千千萬萬人,我都會做。明鋒,無論如何,我都絕對相信你,而所有罪孽,就由我鄭真鳳一人承擔。」

「等等。」宋龍此時站起,彷彿帶著一份怒意說:「什麼叫做所有罪孽由你一人承擔?族長,你把我們當什麼了?」

電王也站起,道:「沒錯,為什麼會由你一人承擔?難道我們大家不是兄弟,不是伙伴嗎?」

殘影也站起大罵:「真鳳,別以為你是中階三門者就可以這樣囂張。說到底,我才是你的前輩。那番說話,麻煩你收回。」



彼得和瑪麗對望之後也笑道:「真鳳,我知道你俠氣橫溢,不過,我們也一樣。既然有罪,就一齊承擔,這才是真正的伙伴!」

李寧道:「真鳳,對於你的恢宏大量,我感到無比佩服,但我亦認同他們,既然大家可以將背後交給對方,那麼是福是禍,是高是低亦要一齊面對,我不會容許你自己承擔一切。」

明鋒說:「他們說得對,況且,病毒乃我研發,佈局也由我計劃,就算要承擔,都輪不到你。」真鳳聽到明鋒的說話真的無言以對,因為他真的無法與明鋒辯論,然而他也知道在這的所有人也是真正的伙伴。小冰亦勾著真鳳手臂,以一個真擎的笑容表示心意,即使真鳳要下地獄,她亦願意與天地為敵,以生命破開地獄,只為能與他一起。

而謝小雪知道電王和真鳳感情猶如兄弟,既然電王支持,那麼她也會一直支持,道:「真鳳,我尊敬你的正義,你的傲骨,那請你也尊敬我們要與彼此面對一切的骨氣。」

宋龍大笑,盡露男兒氣慨,說:「雖然我稱你為族長,但我不是你的手下,他們也不是。哈,認命吧族長。我相信咱們也是有骨氣的人,就算你要一力承擔,咱們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真鳳望著他們,心中一時感動,豪邁地仰天大笑:「好!哈哈!對不起,各位,就讓我們一同完結這個混亂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