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參見造物者(三)

造物者凝聚世界能量於神劍及雙腳上,一踏越至真鳳面前,橫揮一斬。真鳳鳳翼一拍,以鳳鐲擋下那劍餘威,一記紫炎炮近距離轟在造物者胸口。造物者不躲不避,順著劍勢,擊出左掌打散紫炎炮,再轉身聚力向下斜劈。真鳳藝高人膽大,竟順著神劍劍鋒繞到造物者背後,更以鳳瞳和龍怒攻擊,突襲得手,造物者背部當下多出不少傷口。

突然,造物者向後躍起,騰空以神劍突刺,快得恐怖,叫真鳳躲避不及,右肩被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血湧如泉,幾乎將肩骨也斬斷,但真鳳以靈力止血,忍痛繼續戰鬥,暗忖:「奇怪,當我傷害造物者,造物者的力量漸趨弱小,我卻慢慢增強。難道我正在吸收造物者?或許這才是造物者的心思所在。」

想通之後,真鳳心中不禁一沉,就似那時與千闕全力一戰,只為成就自己攀得更高,走得更遠。他天生繼承真龍族、鳳凰族血統,擁有龐大靈力,短短時日便晉升初階三門者,之後成為新世上最強的九人,舉足輕重,其後在召龍陣一役中打倒東尼一派,更在最終一戰擊敗但丁與另一名命運之子--傲,成為世界的王,彷似神話中的大英雄拯救世人。現時更成為宇宙第一人參見造物者,並與之決戰。

可是,當中他犧牲不少?他曾被宋龍殺死,卻被若霖以性命換取重生;他親手殺死自小養育自己的親生父親千闕;他滿手鮮血,已數不清手中到底幾多亡魂;他要面對數之不盡的戰鬥,受到比其他人更恐怖的痛楚,更要開始作出選擇。



別人只能看到他的風光,冠以英雄、救世主的名字,卻看不到他的辛酸,他的悲傷,他的眼淚。或者,比自己更強大、創造宇宙以造王救世的造物者才能理解,不,他比真鳳更能瞭解那種痛苦。

真鳳怒吼:「我既然選擇執起正義之劍,我就會一直履行屬於我的正義!如果命運或任何人企在我的道前面,我亦會將他斬殺!」集中力量,轉身向造物者一拳打出。

這一拳力帶萬鈞,令造物者暗暗讚好,不得不以神劍四兩撥千斤,卸走那驚人力道,可惜距離太近,無法完全卸走,手臂也被打散少許,問:「你就這麼相信你的道嗎?」

真鳳一直吸收造物者的力量,此消彼長,造物者微處下風,喝:「我,鄭真鳳,以性命相信!因英雄無敵!」以拳劍進攻,密不透風,招招連環,叫造物者不得不先以神劍防守,並以掌劍還擊。雖然造物者被真鳳率先掌控戰鬥節奏,但他也並非弱者,依然攻守兼備,慢慢打成平手。

二人戰鬥方式、反應、神情極度相似,極度集中,不容一絲分暇,惜真鳳久攻不下,而且漸漸形勢被造物者扭轉,心中暗暗估計以現今實力,或可一拼。



他奮力打出一拳後,在造物者閃避期間,注入真龍之力於龍嚎之中,另一方面注入鳳凰之力於鳳鐲之中,再次召出異世界投影,比先前的更栩栩如生,幾乎可與原型相比,以假亂真。真龍如此巨大,龍身更包圍造物者;鳳凰如此精煉,雙目傲視造物者,向他衝去。

神劍彩光再現後,造物者突刺狂斬,針插不入,水撥不進,瓦解鳳盾和龍嘯。真鳳繞到造物者背後使出開天闢地,混合天地能量與上古之力,光芒足以與太陽相比。造物者橫舉神劍,集中所有能量,道:「竟以如此驚人質量的招數作為誘餌,看來你當真孤注一擲。」

真鳳怒吼:「為打敗你,不得不出此下策!」一陣刺眼光芒從二人之間爆發,只因開天闢地硬拼造物者神劍之威,誓要為這戰寫上句號。

傳說中,宇宙誕生後,亦即鴻蒙時代,當混沌尚未出現前,宇宙瀰漫著高貴、誘人的淡紫氣體,被稱為鴻蒙紫氣。後來鴻蒙紫氣破碎,形成混沌之氣,在無數年月下孕育天地。

天地原先無分上下左右,東南西北,當中生出一巨人,名為盤古。他在混沌中經過一萬八千年後甦醒,以神通開天闢地,結束混沌,將天地分開。輕清者上升成天,重濁者下沉成地,天地之間陰陽交合,互生互長。當天穩地固後,而盤古最終捨身化成日月星辰、高山大海等。



此刻真鳳大吼:「誰敢阻我開天闢地?」以全勁所使出的開天闢地硬撼造物者的神劍之威,兩者產生一聲巨響,震撼眾多世界,令天地動盪,山崩地裂。

真鳳正單膝跪地,口吐鮮血,胸膛傷口深至見骨,甚至能看到心臟破裂出血,更別提變成爛肉的右肺和散落地上的腸臟,以靈力止血,暫且令傷勢穩定。而造物者整個下半身也被開天闢地毀滅,就連左下臂也被撕成碎片。現時他只剩上半身及右臂,浮於空中,淡然道:「最後一次,拯救小冰和電王、拯救世界,兩者只能選一,你會怎樣?」

真鳳抹走口邊鮮血,認真道:「我會以我力量,搵出一個可以拯救兩者的方法。即使最終我會死,我亦願意。」話後,他忍痛站立,拔出龍嚎,傲氣不滅。

造物者心中湧起一種久違的感覺,是無悔,亦是釋懷,豁然笑道:「你果然和我一模一樣。是我敗了。」真鳳不禁一怔,但知造物者絕無戲言,戰意全退。造物者續道:「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吧。」

「在這個由人族主宰的宇宙以外,存在一個更龐大的宇宙。在那宇宙中,亦分成天地人三界,高、中、低量世界。而無數無量世界包圍著一個超巨型世界,那裡只有一個大陸,名為須彌大陸,因此統稱那巨型世界為須彌世界。」

「那世界天圓地方,光是須彌大陸已經大得彷似無邊無界,有平原、沙漠、草原、盆地、沼澤,更有冰天雪地、火炎世界、枯萎之地等地區。整個大陸上有著各族的領地,除非得到許可,否則別族進入定必被殺,甚至視為挑釁行為。當然,作為百大種族,例如龍族、神族、魔族等等,則可無視這規則。」

「大陸上物競天擇,弱肉強食,力量就是道理、正義,弱小就是罪惡。人族在最初,作為大陸食物鏈最低層,地位猶如螻蟻,體虛力弱,戰鬥力比任何種族還要弱小。那時候,人族尚未領悟最大的禮物--靈力和上古之力,因此,人族是別族的食物,別族的奴隸,別族的玩物。」說起此話時,造物者語氣不禁加重,並且充滿怒氣。

「不過,當第一人打開解門之後,才帶領所有人類由食物鏈中向上爬。首戰擊退地精族,後來滅天鼠族,拯救成千上萬的人族,並用地鼠族的領地作為人族第一個領地!在須彌大陸上開創屬於人族的一頁!」



真鳳聽到之後,不禁想到先前的回憶碎片,形銷骨立的人們,糧食只有樹根或別族的排洩物、吃剩的食物,慘不忍睹,讓他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造物者看著虛空,驕傲道:「第一人身懷龍族與鳳凰族的血統,以一式開天闢地守護族人,打退不少前來入侵的種族,帶領人族解開束縛成為門者,亦幫助其餘智者成就其他流派,有如修真者、鬥氣士、魔法師等,正式結束鴻蒙時代。經歷不少戰役,就連身處食物鏈中層的野狼族也被人族一眾所滅,亦令第一人突破至高階三門者,成為傳說。」

「自此之後,若有任何種族敢以人族作為糧食,殺無赦。若有任何種族以人族作為奴隸,殺無赦。」造物者說出此話時,多麼盪氣迴腸,多麼浩瀚無窮。真鳳想起那些回憶,與同伴舉劍向各獸人宣戰,盡灑熱血,盡顯傲氣。同時,他更肯定自己是第一人的轉世,無論血統,甚至招式也與第一人極度相似。

造物者雙眼清濁分明,凝望真鳳道:「第一人以龐大的淡紫靈力將人族從食物鏈最低層攀上頂端,甚至不惜挑戰神魔二族,向百大種族正式宣戰,以力量鎮壓四方,為的,只是讓人族不至於再淪落為別族玩物、奴隸。」

「鼎盛時期,先前所說的各皇也一同存在,連同已成金身的釋皇牟尼,人族已有條件成百大種族內的頭五十名內。可惜,其餘百大種族不滿原為低等生物的人族竟能在百年內擠身於此。於是,神族、魔族、天族、鳳凰族、龍族和巨人族聯同向人族宣戰,亦是史稱審判日的戰役。」

「惜久未成皇的猶大被神族以神丹引誘,令他誤以為可成半神,連同一眾門徒將毒藥注入糧食中,那些毒藥無色無味,對於神族有利,可是對於人族卻帶反效,減低所有戰士戰力,就連各皇也被削弱。可須知道,對決即使略差毫釐,也足以分出勝負。」真鳳聽造物者語氣哀傷,看來那戰役的確慘烈,尤其被自己人出賣,那感覺定必失落。造物者續道:「最終,人族以第一人、濕婆、伏羲、宙斯、奧丁和耶和華的殞落換來慘勝。」

「人族以一族之力抵抗六大種族?」真鳳驚訝道,更讓他驚訝的是,竟連第一人也殞落。



造物者微笑:「對,也是不對。若是六族全力出戰,須彌大陸上根本無一種族能夠抵抗,只因他們互相猜忌,並無動用最強戰力,每族也只派出一至兩名皇,而且戰時彷留有餘地,未似人族般拼死而戰。要不是猶大,人族甚至能夠大勝。不過,亦是因為審判日,才有你的出現。」

「第一人在殞落前,動用餘下所有力量,利用軒轅神劍,將肉身煉化成宇宙,將在審判日中戰死的所有人族靈魂也吸收於中,免除魔族對亡魂的折磨。」

真鳳聽到這一句之後,亦開始略知一二,微笑道:「難怪,你我如此熟悉。」二人四目相投,造物者也知真鳳總算想通這些事。真鳳續道:「我的確是第一人的轉世,而第一人,就是你,造物者。」

造物者放聲大笑,實質嘲諷自身,道:「幾經轉世後,看來真的聰明不少。皇一旦殞落,因靈魂太精煉,肉身根本無法承受,所以宇宙天道會將皇的靈魂分成眾多碎片輪迴轉生。經過無數輪迴轉世後,我的靈魂碎片會在天地人三界中慢慢吸引並凝聚,重新結成另一個我,當然亦包括其餘五皇。我讓宇宙造王,就是為了將六皇的碎片形成另一轉世,再次回歸須彌世界,拯救人族。」

「你身處的世界以科技文明為主,不過靈力文明亦在暗中發展。從能量而言應屬中量世界,但以文明而言只屬低量世界,所以被宇宙天道判定為低量世界。當你誕生,光是身上屬於我的靈魂碎片,理應能令世界晉升為中量世界,奈何你雙親竟在你出生之前封印你力量,瞞過宇宙天道,所以世界一直停留於低量世界。」

「後來你解開封龍印,才令世界突然晉升為中量世界,當然我也想不到就連肉身也與本體如此相似,而且那名叫做但丁的人掀起了一場全球無人可避的戰爭,令門者數量急升,更毀滅科技文明,令靈力文明成為主力,三門者數量急劇增加,正式晉升為高量世界。」

真鳳道:「因為世界整體能量已經超越中量世界,所以宇宙天道判定為高量世界。」

造物者點頭,道:「高量世界,會令世界中所有生物力量增加,難道你不認為你現時已經遠超當初所知道的人類嗎?即使未成門者,亦因吸收更大能量而令身體質素增加。其實,生物演化有其軌跡及趨勢,但從低量世界晉升至高量世界,只用了短短一年,令所有生物無所適從,才令你們覺得變異太大。」



真鳳問:「異世界,就是指須彌世界?」明鋒早就從秘銀特性推論出異世界的存在,否則無法解釋增幅的靈力。

造物者笑說:「要是別的智者的話,大概已猜到多少,哈哈哈!我手中的正是軒轅神劍,與你們的秘銀不是很像嗎?」真鳳才驚覺神劍所發出的閃爍彩光幾乎與秘銀一模一樣,只是神劍的更鮮豔,更亮麗。造物者續道:「各世界散落的秘銀就是軒轅神劍的投影,增幅的靈力並非從須彌世界汲取,而是從其他世界汲取。」

「靈力看似從須彌世界中汲取,但只因為秘銀乃是透過軒轅神劍在其他世界中汲取同等能量。這宇宙實質與須彌世界完全隔絕,沒有一絲能量交接,為免別族的皇有機會感知這宇宙所在。如果成真,殞落的皇則不知在何年何月才能夠再次歸來。」

真鳳心感驚嘆,面前的造物者豪氣乾雲,為了人族可謂未留餘力,甚至將自身煉化成宇宙,光是這份置生死於度外的氣魄已值得萬人景仰。他問:「造物者,你真名是盤古?」

造物者笑言:「沒錯,哈哈哈!所以眾世界的神話也非完全錯誤,畢竟我將自己全身煉化成宇宙,亦可稱化血肉為日月星辰。我現在有形無神,無法回歸,亦無法轉生,只在這裡守候第一個來參見的人族,想不到竟是自己的轉世。也是時候讓你繼承我的大願。」

真鳳與當初在須彌世界中的盤古仍相差萬里,畢竟能開天闢地,將肉身煉化宇宙的就只有盤古一人。話後,造物者將軒轅神劍遞給真鳳。真鳳不知所措,知這神劍價值連城,造物者既能借軒轅神劍煉化肉身成宇宙,光是這能耐已遠超他所擁有的兩樣神器。

當真鳳下意識望向龍嚎時,造物者便說:「你手中的龍嚎和鳳鐲亦只是透過神劍創造出的投影,真正的龍嚎和鳳鐲尚在須彌大陸。待你找回其餘五皇一同回歸之時,再去尋找吧。」



真鳳雖知人族危在旦夕,不過總不能夠拋下小冰、電王等人,問:「無數無盡世界,我要如何才可以集齊靈魂碎片?如果我帶同其餘六皇回歸須彌大陸,那我其他伙伴呢?」

「放心,你能夠帶他們一同回歸。即使我完全消失,這宇宙也不會消失,直至永遠。不過,你確定要把其他人帶到須彌世界嗎?那裡弱肉強食,現在我也無法知道人族演變如何,沒有力量就沒有說話權。」

「我相信我同伴,會變得更強大。」真鳳也望向虛空,感知萬千宇宙。那眼神,那表情,根本就與身旁的盤古一模一樣,因為守護自己心愛的人就是他們信念的根本、變強的原因。

造物者道:「將我完全吸收吧,然後憑直覺到不同世界找回所有靈魂碎片,成為真正的盤古轉世,協助其餘的皇。」所謂吸收,亦即叫真鳳斬殺盤古,集合所有靈魂碎片,繼承他作為這宇宙的造物者,回歸須彌世界,再次讓人族崛起。不過,斬殺一個毫無殺意的人,真鳳實在難以下手,這非婦人之仁,這是他的本心。

造物者此時臉上掛著一個無憾的笑容,望著真鳳,右手橫握神劍,道:「我不能夠離開軒轅神劍,否則剩下的意識會因失去能量維持而魂飛魄散。要是消失,你就只能在三千世界中慢慢尋找,哈哈哈!來吧!我的轉世!別辜負我對你的信任。」

真鳳一怔,方知自己身負重任。造物者目光如炬道:「真鳳,你能力尚有進步空間,不過只要你堅守這份信念,維持本心,總有一天你能達至我,甚至超越我。軒轅神劍,乃是人族最強大的神器,代表人族的希望、正義。你願意,執起這把神劍嗎?」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