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參見造物者(二)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

造物者聽後,垂劍一笑,然後目光烔烔看著真鳳,道:「真鳳,你已得道成王,對你而言,王與四門者的差別是什麼?」

得道,成王,到底何解?道教認為得道指與天地、自然合一,亦是極致的世界及宇宙觀;佛教認為得道指覺悟佛法,實證生命真相;基督教認為深入認識耶穌基督,並奉衪的聖名受洗,以衪的指導而行亦即得道。

得道之法,何止三千。有人以力證道,有人以修真得道,有人斬三屍證道,因每人的道不同,亦會衍生出不同證道方法。各教、各家亦有不同說法,不知誰對誰錯。對真鳳而言,得道指找出靈魂最深處、最純粹的本質,並且以自身靈魂、萬物、世界、宇宙為證,讓靈魂堅定、純粹,變得不朽、超脫、成聖。那麼,當真鳳得道後,何謂成王呢?



真鳳認真道:「我既然成王,世界即我,我即世界,所以我能夠鎮壓天地,號令天下萬物。雖然我未知四門者的境界,不過成王,也許是晉升四門者的踏腳石。」

造物者似要慢慢將一切告訴真鳳,說:「成王,能靠自身頓悟而打開靈魂之門;能以外力築基修練成羅漢;能以殺戮萬物,屠殺眾生煉成魔道;能以普渡眾生,集眾生意念為信仰成佛。即使如此,只要一日未成王,他們依然會被世界意識,亦即命運左右,但成王以後,才是所謂超脫成聖,因命運無法對王有任何影響。在這宇宙中,就只有一名四門者,那就是我,而四門者亦有另一個名稱,皇。」

真鳳不解,問:「皇?」心想:「自己是這世界的王,而對方卻是彷似神聖不可侵犯的皇。難道王單指與一個世界同在的生物,而皇卻指與宇宙同在的生物?」

造物者豪邁大笑,笑聲雄厚無比,讓真鳳不知所措,道:「哈哈哈!你果然與以前一樣遲鈍,空有一身力量,在你世界內一定有一智者一直為你鋪路。」聽到此時,真鳳想起明鋒,眉頭半皺,才發覺造物者所言甚是。造物者笑言:「人界不是有各種神話嗎?燧皇燧人氏、人皇伏羲、農皇神農氏、地皇女媧、耶皇耶和華、宙皇宙斯、奧皇奧丁、安皇阿拉等,他們的確曾是傳說呀。」話中傳說二字更是以重音讀出。

真鳳想起各地流傳的傳說或神話,不禁一怔,問:「你意思,他們確實存在?」



造物者不禁回想起那人族最鼎盛的時期,各皇輩出,可謂所向披靡,奈何那時猶大令一切改變,不禁搖頭閉目,彷為往事而嘆息,說:「真鳳,的確只有成王之後,才可以成為四門者,背後等同代表宇宙規則的存在。若你要與我為敵,亦即與宇宙為敵。你認為你有希望贏我嗎?要是你同意用小冰、電王二人生命作為代價,你可以回到世界中繼續稱王。」他緩緩高舉神劍,奮力劈下,劍鋒所過之處,空間猛烈碎開,神劍暴長,彷若一把無限長的劍劈向真鳳。

真鳳立即進入龍鳳化,趕緊避開,此劍劍勢快而凶狠,光是擋下由這劍而生的能量波動也消耗上不少靈力,雙翼一拍,瞬間接近造物者,冷道:「可笑!如果世界無小冰、電王,我稱王亦毫無意義!」他沒有看到造物者臉上滿意的笑容,專注使用鳳鳴嘗試影響造物者心神,再轉以亢龍有悔,一道道突破音障的淡紫衝擊波向造物者爆發。

然而造物者對鳳鳴無動於衷,只以一吼抵消,更巧用神劍旋轉而造出颶風,通通卸走那些衝擊波,笑說:「我既是皇,心神早已堅定無比,豈是你能左右?」真鳳聽到怒不可遏,將真龍之力注入龍嚎,轉身一斬使出龍嘯,巨大鮮紅真龍猛撲向造物者。後者不躲不避,上前僅用一掌將真龍打散,心想:「只可惜,現在的你並非完整。」

真鳳看見造物者如此輕鬆便瓦解鳳鳴和龍嘯兩招,心中一沉,知道他的程度比自己高出不知幾多,當中實力彷似鴻溝。他心想:難道造物者在自己所創造的宇宙中代表無敵的存在?如果是這樣,自己又應該如何與他一戰?

造物者喝:「真鳳,嘗試動用你的頭腦吧!」舉劍三劈,三劍去勢甚快,不讓真鳳有任何喘息空間,而且角度刁鑽,難以躲避。



真鳳咬牙切齒,不得不以龍嚎硬拼一劍後,馬上拍翼逃離。這場戰鬥亦是他首次感到單從力量方面完全不及對方,無論是宋龍、千闕、但丁,甚至傲,他也未曾有此感覺。可是造物者的力量彷似無窮無盡,光是抵消那一劍,已感吃力十分,心想:「他到現時都只用自身和天地力量,還未使用靈力⋯⋯不,他根本沒有靈力,只可以使用自身力量,但⋯⋯為什麼?」

真鳳暫時抹去腦海中所有想法,知在絕對力量面前,招式、防禦、靈力質量都只不過笑話,他只有一樣能與造物者相比,那就是速度。他張開鳳翼,雙目集中,只見淡紫身影彷在瞬間越過二人距離,龍嚎紅光一現,向造物者左邊斬去。造物者輕輕一笑,知道真鳳終於運用戰場智慧,轉身閃避後,用神劍向真鳳刺去,還以顏色。

真鳳雙目成紫使鳳瞳,當下造物者右掌便出現一陣強大扭曲,彷似要將右掌轉移到另一空間。造物者感到驚訝,馬上收劍並用左掌集中能量轟碎那空間扭曲,這反應與先前的瀟灑截然不同,讓真鳳不禁添加一分留意,心想:「造物者自身已經是一個巨大能量體,竟然連轉移右掌關節都做不到。」

造物者收劍之時,真鳳趁此難得機會高速刺出,配合虛招和左手施放的紫炎及龍爪,令造物者難以躲避所有招式,最終亦有數劍刺穿他的皮層,更有一爪撕破他的右腰。

造物者被真鳳頓時以驚人速度壓制,馬上奮力以神劍劈出,撕破周邊空間,逼得真鳳遠離自身。真鳳眼見如此,知比拼力量毫無勝算,不得不退後,但亦保持一個可隨時接近的距離。

當二人對峙時,真鳳雙眉皺起,道:「造物者,到底你是不是生物?」

造物者依然以傲視天下的氣魄,站在空中,屹立不動,彷似對真鳳剛才的攻勢毫不在意,說:「那就視乎你如何定義生物。」

讓真鳳感到奇異的是,造物者身上的傷口沒有流出任何血液,而且,從傷口看去,內裡根本沒有任何肌肉、內臟,這情況就像現時的造物者只不過是個軀殼。與此同時,真鳳的力量在不知不覺之間竟增強不少,但現時戰況緊張,讓他沒有餘暇想著。



造物者豪邁大笑:「你果然是個大笨蛋,集合這麼多線索也未想到一切,哈哈哈!」

真鳳看著造物者,感覺他正在帶領自己前往最高境界,問:「線索?」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要造王,但在這之前,你應問自己,宇宙之間無數無量個世界,為什麼你是第一人來到我面前?那麼其他世界的王呢?你不是覺得我很熟悉嗎?然後,你的世界隸屬人界,為什麼竟然比起天界和地界的人更快拜見我?」

真鳳聽後便細心感知並思考這一切的關連。宇宙由無數無量世界組成,可謂多重世界,世界可分成低、中、高量世界,以文明、整體能量或其他等指標決定。每個世界皆有自身意識,可稱命運,被一層常人無法感知的世界膜分隔開世界之間,而世界之間亦有對等的能量輸出輸入,亦有從異世界輸入的額外能量,這些能量彷似神話中的天地靈氣,能使世界內的所有生物演化,變得更加強大,包括門者。

真鳳細想著造物者剛才的說話,所謂天地人三界,不應指天堂、人間及地獄,也許是指世界起始的資源。各個世界產生之時,因規則不同,所以空間、靈氣、時間、物質、能量和宇宙法則皆與其他世界截然不同,所謂失之毫厘,差之千里,最後世界可被分類成天地人三界。而且人界應是三界之中,起始的資源最低,無論能力、靈力、身體質素等等,否則造物者不會說出那句話。

以真鳳所知,成為世界的王,不一定能夠號令天地,但定能改寫歷史,影響未來走向,甚至能令世界邁向晉級之路。而能夠成王不一定因為個人戰力超凡,亦可以因外力,例如科技、影響力等因素而成王,這種情況大多於低量世界出現,就有如秦始皇統一六國,統一度量衡,又有如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國,改寫中西歷史。

在真鳳身處的世界附近有著眾多類似文明的世界,即使他無法確實感知其他世界確實的時代、科技、文明發展或歷史,但在文明發展路上稍有不同,最終的結果亦將會大大不同。可是那些世界也只不過是低量世界,有的甚至沒有任何大殺傷力武器的存在。



若以科技為文明發展,難以孕育出擁有超人戰力的王。當槍械能夠秒殺任何生物時,鍛練體魄彷似浪費時間,倒不如訓練準繩度,變相依賴外物而非自身。科技雖然容易複製,容易承傳,但常人壽命短暫,精氣神亦會因年齡而衰弱,即使作為世界的王亦難以長期維持王位。

如此推論,就只有高量世界的王才屬於個人戰力極強的戰士。問題在於,以文明發展而言,這世界是以科技為主,靈力只是在暗地裡發展,即使於門者界中有九大組織的成立以管制各門者,絕非如靈力文明和魔力文明等進步,那為什麼真鳳身處的世界反而比其餘世界更快晉升為高量世界?

另一方面,眼前造物者身體只是一個軀殼,只有外皮,無血無肉,體內全是能量,那些能量盡是天地之間,甚至整個宇宙的能量,而右手手握閃爍耀眼彩光的神劍,身湧無窮威壓,若說真鳳是世界,那麼造物者就是宇宙。

既然造物者能力已是宇宙最顛峰,即使真鳳拼死也只可能讓他身受重傷,那為什麼他又要花費心機造王?可須知道,創造宇宙並非易事,即使強大如真鳳、聰明如明鋒也無可能做到,至少現階段他們無法做到。

真鳳苦惱,不知造物者心思為何,只知造物者不是當宇宙為玩物,與明鋒所推測的一樣,否則造物者無需要在這裡花費這麼多時間,更特意運用能力保護這世界的一切,包括小冰、電王等人。真鳳向造物者說:「這一個由你創造出的宇宙中,能夠有資格與你為敵,甚至對你做出傷害,恐怕只有寥寥可數,除非,宇宙以外,有另一個比你更強大的敵人,所以你需要造王,繼承你並且代替你去打敗他!」

造物者豪邁大笑,笑聲震懾四方,可是笑聲當中彷彿帶著一份淡淡悲傷,道:「哈哈哈!幾經轉世後,看來你也變聰明不少。」他忽然湧起無䀆殺意,彷似整個宇宙怒視真鳳,頓時威壓增強不少,追問:「真鳳,要是讓你選擇,拯救小冰、電王的性命,或者拯救世界其餘所有人類,你又會如何選擇?」

真鳳無法選擇,而且成王只因要拯救人類和守護愛人的信念,足以撼動天地,與世界合一,道:「我會以我力量,搵出一個可以拯救兩者的方法!即使要犧牲自己,我亦在所不惜。」

造物者苦笑:「以你力量嗎?只要我想,我隨時能夠摧毀這世界。你認為你能夠阻止我嗎?」



真鳳沉默數秒,龍嚎和鳳鐲也像感受到他的信念而發出亮光,道:「高處不勝寒,我亦明白你所講的說話。人在高處,就要作出選擇。不過,要我違背本心在兩者之間選擇其一,我無法回答你,我只會盡我能力,同時拯救兩者!」

「那你就試試吧,試著打敗創造這宇宙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