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二)

伊藤一念井井有條擺放茶杯後,伸手示意本多忠言坐在自己面前,再開始泡茶,問:「忠言,今次任務依然只有你一人回歸?」

本多忠言當然不敢怠慢,馬上上前跪坐,看著面前身穿和服的伊藤一念,頸間卻戴有一條格格不入的頸鍊,心中總有一種奇怪念頭。然而他面對此等彷似責怪的問題,依然鎮定回答:「的確是。」

伊藤一念雙目烔烔有神,紅光滿臉,不怒而威,一雙虎眉更顯威嚴,問:「茶道,著重和敬清寂。你知道四字何解?」看本多忠言老實回答不知,一邊泡茶,一邊續道:「和,指人與大自然之間融和、調和;敬,指對天下萬物抱有謙敬之心;清,是指心無雜念,清靜如禪;寂,指與大自然融合為一,無起無跌,無始無終。」

話後,他將一杯茶放在本多忠言面前。本多忠言亦知禮儀,拿起茶杯轉向,為免弄污茶具,與族長二人共同享受這壺熱茶。茶味濃郁,縈繞喉腔,卻無肥膩之意,久久未能忘懷。本多忠言已非首次與伊藤一念品茶,而每次品茶亦有其原因,問:「族長大人,未知此茶為何?」



伊藤一念心中可惜一直未知本多忠言的時辰八字,因此一直未能替他占卦,道:「忠言,每人生來皆被其氣運所限,你能夠係如此年輕階段就成為初階三門者,確實令人充滿期待,甚至你會比若一更早成為中階三門者。不過,既然身為不死鳥族,就有責任保護族人。」

本多忠言人如其名,忠於自己,敢於發言,直接與伊藤一念道:「拯救我不想拯救的人,實在有違我本心。」

伊藤一念欣賞本多忠言,因他並非虛偽之人,尊崇強者,只尊重自己認為要尊重的人,道:「能夠清楚面對自我,難怪短短時日已經成為初階三門者。不過,不死鳥族每一個族人對我都同樣重要。以後,你一定要確保他們與你平安無事,這,就當作我直接向你下達的命令。」

本多忠言回想起先前那些只求活命而口出惡言的族人,深知伊藤一念並非橫蠻無理之人,道:「如果是族長大人親自下的命令,我一定會盡力遵從,不過,如果他們惡言相向,即使族長大人在場,我亦不會上前營救,還望族長大人見諒。」

「我,伊藤一念,從來唔會強逼族人。」話後伊藤一念再泡一茶,茶淡卻帶幽幽清香。作為一族之長,他當然清楚兩兄妹的事宜,同時,如非自己一直暗中保護著他倆,也許他倆早就被五大長老逐出部落,續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忠言,要成就大業,當中難免有犧牲,可能是人命、自由,甚至原則。也許有一日,你會真正明白。喝完這杯茶,你就出去吧。」



本多忠言與伊藤一念喝下那淡茶,茶暖香芬,彷似能解煩惱,讓人心曠神怡。本多忠言問:「敢問族長大人,你相信轉世嗎?」

伊藤一念其實在本多忠言身上感到一股王之氣息,深知本多忠言絕非池中物,笑說:「不死鳥其實並非不死,每當五百年則會築巢將自己燃燒,於涅槃中重生。涅槃重生,當中早已牽涉輪迴轉世,以你聰慧,應該不難理解。」

「族長大人,如果無其他要事,我就先行離去。」話後,本多忠言便恭敬離開。與族長一談後,毫無興奮之意,反而心中思緒不知更清晰或更混亂。

本多忠言之所以向族長詢問轉世一事,因他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正日益增長,那速度更是遠超常人。而每看越多偽善者,心中失望越大,戾炎便彷佛越強大,越能燒盡天下一切,這種感覺實在詭異非常。

在房屋內的本多彩香感到本多忠言正在回歸,便站起轉身走到屋外等待。她身穿一身淺紅及膝長裙,肌膚雪白,配上可愛動人的樣貌,目不暇給,惹人憐愛,笑問:「哥!你回來了?」



本多忠言對著本多彩香總對他人不同,雖然依然臉無表情,話語和眼神之中卻多出一分別人無法看見的溫柔,說:「你也完成了?」

「是的,哥。」本多彩香馬上黏著本多忠言,然後一直訴說著先前的任務,講述當中情況,還有自己的機智和勇武。本多忠言唯獨對本多彩香沒有任何反感,反而,被她黏著更讓他感到存在的意義。當然本多彩香亦非對任何人也如此熱情、溫柔,心中只有本多忠言,其他虛偽弱小的人根本不能與他相比,不,那些人就連與強大而忠於本心的哥哥相比也沒資格。

本多忠言知道自己總不能一直保護妹妹,所以也讓她接下各種不同任務,希望她對靈力、上古之力另有一番體會,變得更強。也許因他從未見過她認真戰鬥,才不知她亦天賦異稟,擁有不死鳥族血統,亦是鳳凰族血統的技能,最強之盾,而她則稱之為不死之盾。

自切爾諾貝爾事件後已過數年,門者界中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九大家族開始消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世上最強的九人,成立門者界無人不知的九大組織。而九大家族的所有門者亦未有像世上其餘的門者被收入九大組織之中,因為世上最強的九人皆基於對傳說的尊重未有走進九大家族的領土收集各人資料。

與此同時,隨著九大家族慢慢淡出世界舞台,未知真相的人卻認為族長雄心已死,於是紛紛離開族群,另覓出路,而當中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別提族長身為高階三門者一事,這條件更令他們更加下定決心離開部落。因此,世上僱傭兵數量突然大增,而且這一群人的戰力不容忽視,個個殺人如麻,光靠那血統也比常人優勝許多,而且並非每人也會加入九大組織,當中數量實質無法估計,令世界變得更加動盪。

本多彩香鼓起勇氣問:「哥,今日又有人決定離開部落。其實,哥,你有想過離開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