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三)

本多忠言雖然一身傲骨,但他並非狂妄自大無知,反而一直留意族內環境和世界大局,道:「妹,時機未到。本多望海、伊藤不二雄兩名不死鳥族的中階三門者突然消失,不少初階三門者離奇消失或死亡,族長大人竟然對此視若無睹,背後一定有一個足以影響九大傳說的未知勢力在門者界暗中進行大清除。」要不是察覺得到這情況,也許他早就帶本多彩香離開此處,至少此處有伊藤一念守護。而且他故意不讓自己的名字在門者界中變得響亮,每次接下任務皆用上不同的名字,免得招來任何不必要的殺身之禍。

本多彩香笑得天真爛漫,走近本多忠言,甜蜜地勾著他的手臂,道:「明白。哥去那,彩香就去那,這一世也是。」門者界未似常人界般如此多無謂的道德觀念。只要有力量,即使子母戀也無人膽敢公然侮辱,甚至在背後說三道四。雖然本多忠言也不知自己與妹妹是什麼關係,卻知在這世上,他只在乎她一人,甘願為她挑戰世界。

本多彩香暗中也不斷鍛練,深知哥哥之所以不斷接下任務,非因任何獎勵及金錢,而是變得更強,而她亦不願自己只作為被保護的一人,除了不死之盾外,她亦找出使用火鞭的天賦,活如靈蛇,威如猛虎。亦因此,她常在部落外的樹林用火鞭練習,鞭斷不少樹木。一鞭一盾,攻守兼備,令她走到高階二門者的頂端,與初階三門者只差一步。

有時候,她為熟練使用火鞭,練上幾乎一整天,亦因那火鞭的高溫而令自己所愛的紅裙子變得焦黑,她亦直接更換衣服,把舊的扔在樹林之內,隨性自然。本多忠言願為妹妹挑戰一切,而妹妹也甘願為哥哥擋下一切,即使天崩地裂亦無悔。



之後,本多忠言再次外出執行任務,遠赴英國,為刺殺一名政府高官--喬治,怎料喬治身邊除了一群持槍的保鏢外,亦有不少門者,更有一名鳳凰族的初階三門者。

鳳凰族與不死鳥族自記載而來便如同火水不容。兩族其實同源,只不過不知多久以前因同時出現兩名強者,二人為爭奪族長之位而導致族群內部分裂。最後,勝利一方依舊稱自己為鳳凰族,而另一批人亦稱之為不死鳥族。自此,兩族勢不兩立。

本多忠言終於知道為何這任務被列入一等任務,便是因為守護目標的可是被譬為小鳳仙的文林。他的知名度與被譬為鳳仙的文山不相伯仲,二人更與真龍雙子齊名。突然一股狂風吹起,本多忠言知道那是一群接下任務的人率先進攻,也趁機看看小鳳仙的實力。

喬治驚呼:「怎麼了?」狂風無情,將所有非門者吹得東歪西倒,更別提要提槍瞄準。隨著狂風一起,其餘埋伏的人也紛紛走出,以刀劍解決一個又一個持槍的保鏢,猶如餓狼入羊群,見一殺一,鮮血灑滿地,有如屠場。

所有為求保護目標的二門者推開那些保鏢,與一眾埋伏者打起上來。當中,唯獨文林紋風不動,光以一掌一腳打飛數名附近的來襲者,高下立見,叫人不禁遠離此人。



「你就是小鳳仙嗎?」那聲音來源突然連續使出三招風刃以高速襲向文林,怎料文林雙眼盡帶蔑視,輕易避開三招,卻將文林身後數名二門者和多名保鏢斬成數份,喬治也嚇得跌倒在地上,驚慌失措。一名金髮綠眼男子彷似乘風般從旁邊山崖跳下,直至與文林平視,笑說:「哈,尚算不錯,果然值得納入我的斬殺名單。」

文林淡道:「黃色風暴,威迪亞,初階三門者。」

威迪亞笑道:「想不到我的名氣已經大得連所謂的鳳凰雙子也知道,哈哈!想到你成為我的獵物,實在興奮,哈哈!」他上身赤裸,露出結實的肌肉,全身皆有各種紋身,右手持一長身鐵劍,殺意盡現。

若光以靈力而言,文林與文山一樣皆為水主地異者,確實被威迪亞剋制不少,不過他沒有一絲畏懼,反而冷笑:「喬治,隨你處置,我根本不在乎。」喬治大驚,嚇得三魂不見七魄,然後文林上前續道:「我之所以要接下這任務,就是因為要在此幹掉你。來吧,等你也等得不耐煩。」

在本多忠言眼中,文林明顯比威迪亞強上一線。威迪亞將殺意全數釋放,卻未對文林產生任何精神上的影響,而且靈力亦未及他精煉,自視過高。除非威迪亞有壓底絕招,否則勝算極低。



威迪亞怒目相向,突衝上前,氣勢如虹,長劍有如猛蛇出洞,直噬文林胸膛。文林輕輕一笑,運行靈力於雙腿,踏地一跳,避開密如雨點的劍勢。威迪亞看此,暗中留意他會否突然張翼攻擊,畢竟面前這人是鳳凰族的高手,不容輕敵。

就在這一刻,威迪亞腳上地面突然爆出數條銳利的尖刺,逼得他不得不收回長劍斬斷尖刺,但又不敢完全放任在空中的文林,只能馬上運用靈力使用狂風暴。

擁有飛行能力的種族實際不多,而當中以鳳凰族、不死鳥族、神族和魔族被人頌為空中王者。文林張開藍綠色鳳翼,拍翼暫且避開這招,當中動作流暢,悠然自得,反觀威迪亞只是第一回合已經身處下風。

文林收起鳳翼,湧起鳳凰之力,凝聚於雙手,道:「你也只是名過其實。水鳳降臨!」一雙藍綠鳳凰憑空而生,向威迪亞俯衝。

威迪亞大驚,無法接受實力之間的差距,這強悍的鳳凰之力更帶一股威壓,只能咬牙切齒,將靈力依附在長劍之上,誓要上前劈開這招。他畢竟也不是省油的燈,左腳一踏,手腕一扭,劍鋒劈在鳳凰頸部,使之消滅,可是另一鳳凰已至身邊,逼不得已將大量靈力作為保護,硬擋之下再揮劍,惜這戰法消耗上不少靈力。

本多忠言不禁皺眉。心想:「完結了。」當威迪亞解決這招後,打算反擊時,才發現真正的恐怖即將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