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九)

伊藤若一先以土石流攻向二人,讓二人暫且分開,再以地亡鳥直指本多忠言。本多忠言再次張開不死鳥翼,僅僅閃開地亡鳥,卻被伊藤若一踢中,有如鬼魅的武士刀更窮追不捨。本多忠言視線模糊,彷似天旋地轉,乾脆閉目,只憑直覺行動,更以戾炎代替四肢,至少,戾炎能隨心控制,不似現時軟弱無力的四肢。

至於伊藤本田則與本多彩香互相搏鬥,一雙火鞭與一雙鐵拳硬拼,本多彩香不敢近戰,一直保持距離,以鞭抽擊,可是火鞭被拳拳生風的鐵拳一次又一次打散,處於下風,只是她以靈活的身手未被伊藤本田接近。

本多忠言一人豈能敵過四手,被二人合擊,打得一塌糊塗,戾炎慢慢被打散,就連那不死鳥翼也漸漸黯淡。伊藤又二的刀法,配合伊藤若一的拳法,將本多忠言逼進死路。頃刻間,伊藤若一從背後突然抽出太刀,斬斷那雙不死鳥翼,令本多忠言失去平衡,向地上墮去。在他觸地之前,伊藤又二高速上前補上一刀,將本多忠言的腹部剖開,腸臟散落一地,那血肉的撕裂聲叫本多彩香聽得冷汗盡出,不禁回望大喝:「哥!」這一分心,她就被伊藤本田一拳擊中腹部,力量之大令她直飛向本多忠言身邊。

本多忠言僅僅撐起自己,打算接著本多彩香,怎料她人未至,武士刀已經將他封喉。整個世界在本多忠言眼中變得緩慢,變得模糊,變得失色,全身皆傳來無比痛楚,可是更痛的,是他看到深愛的妹妹被伊藤本田擊中,吐血受傷。



本多彩香倒在本多忠言身旁,雖然內臟未至於粉碎和未有生命危險,不過腹部被打成撕裂,不斷出血,而且就連鼻孔也噴出鮮血和血塊,奮力爬向哥哥處,低鳴:「哥⋯⋯嗚⋯⋯哥。」

伊藤若一冷言:「哼,好一對痴情兄妹。」雙眼中的怒意已經消去,甚至當伊藤又二意欲上前將二人斬殺之時,亦伸手阻止,道:「算了,他們已是將死之人,回天乏術。」伊藤又二感到本多忠言不論呼吸和心跳接近停止,亦將刀回鞘。

本多彩香哭得眼眶泛紅,那張本惹人憐愛的臉上佈滿鮮血,哀叫:「哥⋯⋯嗚⋯⋯哥!」血液,甚至讓人感到恐怖,卻讓本多忠言感到無比溫暖,可惜他現時無法說話,就連舉手也極度困難。

本多忠言無法說話,連舉手也感困難,心中說:「妹,我,愛⋯⋯」尚未完成這句子,再也感覺不到任何事物,濕度、花香、聲音⋯⋯一切一切,隨著消失的體溫而逝去。

「哥!」這叫聲彷似響徹雲霄,淒涼的啜泣聲簡直聽者心痛,聞者心酸,就連三人也不禁閉目,不欲直視。她旁若無人地大哭大鬧,彷要讓哥哥的靈魂隨著自己的聲音從涅槃返回人間。



伊藤若一再也看不下去,打算一刀完結此事,怎料突然有人出現在自己身旁,更按下手上那把太刀,叫他大吃一驚。可須知道,初階三門者的感官極為敏銳,能瞞過他們而潛行至身邊可是困難無比,但如今他們竟在自己動作被擋下才發現此人,可見此人實力比自己高出不知多倍。那名男人停止伊藤若一的動作後,直接走向本多忠言處,聲線沉實道:「你們有十秒離開。」

雖然這神秘男子沒有散發任何殺意,但三人則從本能上感到一股危險感。伊藤又二與伊藤若一對望點頭之後,前者握著武士刀,向此男子背部拔刀使出居合斬。與預料之中完全不同,這一斬竟然輕易得手,但同時,雙眼露出懼意,因他竟感到無法傷害面前此人。在一瞬之後,伊藤又二的頭顱直接與身體分開,掉在地上。他說:「最後五秒。」

伊藤若一和伊藤本田就連殺意和靈力也感受不到,但作為初階三門者的伊藤又二竟然被秒殺,便知道面前此人並非他們能惹的,於是馬上逃跑,回去向族長報告。伊藤若一深知此人至少是一名中階三門者,這一階之差已是他們無法觸及。

月色越過樹梢,落在這名神秘男子臉上。他雙目烔烔有神,皮膚偏白,身體結實,鷹鼻黑髮,緩緩走去。本多彩香壓下自己從本能而生的懼意,怒瞪此人,更出言喝停他,以免他對自己哥哥有任何意念。他他在本多彩香身上找到一種獨特的眼神,那是對世界的絕望,又是由心而生的暴戾,與以前的自己十分相似,道:「我沒任何惡意,只想救你哥哥。」

本多彩香即使只是高階二門者,可是她親眼看見面前此人瞬殺一名初階三門者,當然絕非常人,於是眼中懷著一股希望,在他面前跪下,不斷叩頭道:「我求求你,只要你可以救回我哥,我,本多彩香,願意為你做牛做馬,一生忠心賣命!我求求你!」



這男子就是已成高階三門者的但丁,看著本多忠言,心想面前此小孩身擁大氣運,而且一身暗紅靈力,如今更在冥冥之中與自己相遇,一切就像是命運的安排,不禁想著或許本多忠言能夠承受自身的漆黑靈力並且與之融合,若能過此關,往後必成大器。

本多彩香眼看這不怒而威的男子不發一語,未知他心中所想,不理額頭流血,不斷磕頭。但丁道:「我會將靈力轉化為能量注進他體內,能夠重生與否,就要看他意志。」話畢,但丁將靈力匯集右手二指,生成純粹無瑕而漆黑得彷要將周邊光芒吸進的能量,一記貫注在本多忠言的額頭之上。

本多彩香吶喊:「哥,從涅槃中重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