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不死鳥(八)

伊藤若一大感意外,喝:「文太!」這佈局是為了讓三名長老皆位於自己和伊藤又二的氣勢之內,減少當中影響,怎料本多忠言竟先裝作跌入圈套,再出此奇計,反讓眾人距離拉開。伊藤又二趕去營救,可是為時已晚,只見本多忠言集中氣勢湧向伊藤文太,使之無論速度、力量或反應等皆減弱不少,再以不死鳥之力凝聚成爪,直指咽喉。

伊藤文太咽喉被斷,痛不欲生,一雙太刀隨之掉在地上,鮮血濺在本多忠言臉上,全身乏力。本多忠言知其他人趕來,輕輕一跳轉身,將伊藤文太當作盾牌,推向伊藤又二。伊藤又二念於舊情,不欲傷害故友,馬上收刀。本多忠言馬上施以千劍塚,千把暗紅色的古劍憑空而生,向四周前刺,一次過攻擊餘下四人,首當其衝的是最接近的伊藤若二。伊藤若二乾脆湧起不死鳥之力,以刀法斬開古劍。

伊藤若一豈是弱者,能成五大長老之首並非浪得虛名,怒吼:「本多忠言!」集中靈力,左拳打在地上,一道厚實石牆從地而上,擋下前來古劍,再以右拳將整壁石牆壓向本多忠言。

這石牆壓力不少,令本多忠言也不敢輕視,馬上張翼閃避,而伊藤大雄亦在伊藤若二的水藍氣勢保護之下,免卻高傲氣勢的影響,一雙短鐧合拼成一長鐧,主攻上路,逼使本多忠言無法向天空進發。雖說伊藤大雄只是高階二門者,可是使鐧技巧卻是高超無比,一時以長鐧攻卻,一時分拆成一雙短鐧,左右開弓,變幻無常,令本多忠言一時未能佔著上風,難纏至極。



因此,伊藤若一、伊藤又二和伊藤本田再次包圍本多忠言。這次他們將靈力護身,免得面前這叛徒重施故技。伊藤本田趁空檔凝聚大量靈力,一記右勾拳打向本多忠言的腰間,既快又狠,本多忠言躲避不及,只能將靈力集中減低傷害。痛楚仍然未消,伊藤又二如鬼魅的武士刀再次降臨,更將不死鳥之力依附刀上,連環數刺後,轉身橫斬、下劈,叫本多忠言光是躲避也暗暗叫苦。在眾人圍剿之下,本多忠言身上已出現不少血痕。

雖然本多忠言現時被四人包圍著,但因四人將包圍網收窄,叫他們無法使用大殺傷力的技能。相反,本多忠言則可肆無忌旦向任何方向攻擊,將精純靈力注入秘銀戒中,全力轟向最接近的伊藤大雄和伊藤若二,怒吼:「戾炎。火葬!」一道暗紅色的戾炎從秘銀戒湧出,似餓虎撲羊,既快又狠,讓伊藤大雄躲避不及,直接連一雙短鐧的頂部也被燒熔,即使他以靈力護體,也終究不敵那質量,化成一絲絲微不足道、再無意義的縷煙。

而伊藤又二也意想不到本多忠言竟有此威力,一擋之下也被硬生生打後,口吐鮮血,要不是自己屬性上佔優,這招甚至讓他受上重傷。與此同時,伊藤若一趁本多忠言背向自己,集中不死鳥之力,快拳擊向本多忠言,即使本多忠言已張不死鳥之翼,亦無法阻擋此質量攻擊,只能同樣以不死鳥之力暫且防禦,但依然口噴鮮血,甚至視野模糊。

本多忠言心中大叫:「妹,快走!」回身一腳旋踢踢向伊藤若一,可惜後者輕易迴避,身旁的伊藤本田更看準時機一拳打在本多忠言的腹部,這一拳將腸臟也打得粉碎不少。本多忠言強忍痛楚,右手成爪,穿過伊藤本田的左胸,心想即使死,也要盡可能將他們一同拉到自己的棺墓中。

伊藤若一上前以右肘輕托本多忠言的右手,使之無法擊中伊藤本田,再聚力以左拳打在右胸。這一記勾拳直接打飛本多忠言,就連他背後的不死鳥之翼也消失,可想而知他已走至盡頭。



伊藤若一對於二人離世實在感到惋惜,更感意外,沒想過以五人之力合擊竟然損失二人,見伊藤又二無事之後,執起文太的一把太刀,走向本多忠言,雙眼殺意暴增。

「哥!」這叫聲劃破長空,伊藤若一等人更是不懷好意冷笑,心想正好省下不少功夫。本多忠言心中萬分複雜,悲喜交錯,眼眶也不禁濕潤起來,哭笑不得。本多彩香張開雙翼,高速繞過眾人,抱起傷重得血肉模糊的本多忠言,溫柔道:「哥,要死,就一起死吧。」

伊藤若一狠道:「好一對痴情兄妹。又二、本田,先殺忠言。」一躍上前,集中靈力於右拳,聚力揮出,一式地亡鳥,似懷著死亡氣息的不死鳥帶著陣陣刺耳聲襲向兩兄妹,而伊藤又二及伊藤本田則各自走向一邊,三方攻向二人。

本多彩香輕輕按下本多忠言的身體,示意不要動彈,微笑說:「交給我。」湧起全身的不死鳥之力,雙目堅定不移地使用出自己的最強招式,叫:「不死之盾!」鮮紅的不死之盾彷似一個虛幻的盾牌般,牢牢包圍二人。

本多忠言深知三人力量,當中更有兩名初階三門者,以為三人的攻擊將會打破這盾,這不死之盾竟奇妙地擋下三人的攻擊,更將三人彈開。雖然不死之盾終究碎裂,但兩兄妹卻絲毫無損,只見本多彩香氣喘如牛,面孔蒼白,便知這招並不可能長期使用。



伊藤若一雙目睜大,更顯猙獰,心驚:「區區一個高階二門者竟然可以同時抵擋兩名初階三門者的攻擊?怎可能!」更知不能放過兩兄妹,否則再經成長,定必成為比自己更強大的門者。

本多彩香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流下,滑過可愛的臉頰,視線從三人慢慢轉向本多忠言身上,笑說:「哥哥,我知道自己不是擅長攻擊的門者,不過,我擁有防禦的天賦,如果哥哥是矛,我就是盾。死在哥哥身邊,也是一種福份。」

聽到妹妹如此真誠的說話,本多忠言不禁窩心微笑,心中感到那溫熱暖意,在她扶持之下緩緩站起,豪道:「既然如此,就讓我們一同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