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一九六八年的千闕與少姻(四)

但丁:「如果生活不如所願,起因在你,從心裡找尋原因。」
“If the present world goes astray, the cause is in you, in you it is to be sought.” Dante Alighieri said.
(註:此但丁並非噬魂者的但丁)

千闕蹲下,和平仔站著的高度相約,摸著面前小毛孩的額頭,笑說:「叫我千闕叔叔就好。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平仔見千闕氣魄十足,瀟灑俊朗,似是個頂天立地的好漢,道:「我叫黃平,婆婆和其他人大多叫我做平仔。」



千闕待人真誠,從不吝嗇,問:「婆婆、平仔,不如在此吃餐便飯吧。老婆,加多點點米飯,好嗎?」少姻溫柔,豈會拒絕,而平仔聽後更興奮得拉著婆婆說好。

黃婆婆知二人好客,但亦曾經年輕,怕阻礙他們的二人世界,問:「少姻、千闕,我們兩個呀,一老一嫩,會不會阻礙你們呀?還有,那個,燒鵝好貴的,我們還是別⋯⋯」

千闕豪笑:「哈哈,只是吃便飯,婆婆,不需如此介意。今天我們相遇乃是緣份,就留下一起吃吧。」作為世上第十名傳說,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財富名利,垂手可得。區區小錢豈會在意?

黃婆婆開心一笑:「那麼,今天,我和平仔呢,就不客氣了。」平仔聽此亦開懷大笑。

那餐便飯,他們一同嘗試少姻首次親自下廚的番茄煮豆腐,即使味道和賣相亦有點奇怪,但他們依然裝作無事,千闕更把那道番茄炸豆腐吃個清光。幸好,那道菜心鮮甜,令其他人足以吃完一碗飯。



千闕向三人訴說在地盤遇到和做過的事,當然撇除大傻希望拜師學藝,至少他不想在平仔和黃婆婆面前說出有關門者和靈力的事。對常人而言,門者界從來都只會帶來惡運。

平仔不斷追問:「千闕叔叔,如何才可以像你一樣高大威猛呀?」千闕笑答除了飲食均衡,亦要多做不同類型的運動。此後,千闕更將從前執行任務時所看過的風景和人事,以說故事的方式,有形有色地逐一描述給兩婆孫聽,令二人聽得入神,津津有味。

那時候,只有少數家庭擁有電視,所以用餐時,大多數都會一起聊天說地,不論八卦或自己遇到的事。

直至八時左右,黃婆婆和平仔便慢慢回到家中,準備休息。他們離去之時,千闕和少姻看見矮小的平仔一直扶著黃婆婆,二人的背影是多麼的溫馨,多麼的唯美。少姻靠著千闕肩膀,甜蜜地細說:「老公。你猜我們未來的子女,會不會好像平仔般孝順?」

千闕吻她額頭,甜笑:「一定會。」



「無論子或女,也叫真鳳。老公,可以嗎?」

少姻雙眼柔情如水,叫千闕如何捨得拒絕,說:「可以,只要老婆想,就可以。真鳳,是指真龍族和鳳凰族?」

「對。既然我和你都可以如此相愛,我希望兩大門者家族都可以放低一直以來的成見,變得和平,變得友好。而真鳳,就是最好的證明。」

聽到此番說話,千闕亦深深感受到少姻對各自的家族能夠接受他們愛情的渴望,不禁慨嘆:「我也希望我能見証這一天。」

少姻感到千闕話中沉重,一轉話題,說:「老公,不如好像平仔,如果是兒子,乳名就叫鳳仔;如果是女兒,乳名就叫鳳女,好嗎?」

千闕知她心思,笑說:「哈,好呀,只要你開心就好。時候不早,我們休息吧。」少姻點頭,上前輕輕關上那道木門,吹熄那火水燈,亦上床休息。

就這樣,平平凡凡地過了一個月。千闕去到不同的地盤負責各式各樣的工作,除了紥鐵之外,還負責搬運水泥、混凝土,亦因此認識不同的人,當中包括有大小型貨車司機、其他工人、餐廳中的侍應等等;而少姻亦與兩婆孫感情越來越好,久不久也會一起吃飯閒聊。同樓層的其他人亦對親切美麗的少姻極有好感,既有吸引人的氣質,素有愛心,見識淵博,對比其他人,就像是出口成文,更有不少樓上樓下的鄰居笑稱她為順寧道小姐。

那天,千闕跟隨八仔和大傻,與其餘十多個工人去到位於太子的地盤工作。途中,千闕看到一名熟悉的貨車司機大陸偉,正被一名警察攔著追問。大陸偉此名,是因為他喜愛北上尋歡。六七十年代,香港人並非普普通通的三個字,更是一個氣派的象徵,去到內地,人人都會覺得香港人見識廣闊,特別吸引。雖然千闕等人與大陸偉有著一段距離,但他仍然聽到大陸偉和那警察的對話。



那名警察樣子嚴肅,凶惡道:「喂,你想在這裡下貨,有沒有看到路牌?拿車牌出來。」

大陸偉平常對人呼呼喝喝,可是素來霸道的警察,不禁戰戰競競說:「你好你好,大哥。我有牌的,還有派了。」

那名警察聽後,就不再理會他胡亂泊在行人路邊,方便下貨到地盤,說:「那就算了,有派就可以。繼續吧。」

此時,千闕他們亦走到大陸偉旁邊,問:「有事發生?」

大陸偉見警察離開,囂張笑說:「切,千闕,怎會有事呢?他們只是過來裝模作樣而已。」八仔先叫其他人走進地盤內休息及準備工作,只剩下千闕、大傻、八仔和大陸偉。

千闕忍不住問:「剛才你說有牌又有派,是什麼意思呢?」

大陸偉一怔,心想:「這樣也給你聽到?」知面前三人皆重情重義,便鬼鬼崇崇地望向四周,確認沒有人後,叫他們靠近一點,輕聲道:「別說給其他人知就好。所謂的有牌,是指你有車牌,至於有派,就指你有派錢給這區的警察。」千闕臉露不解,大陸偉不禁大笑:「切,千闕,別要這麼笨。人說胸大沒腦,原來是真的,哈哈。」



大傻馬上大喝:「你媽的,別這樣說千闕。他是個正直大俠型男人,好不好?你才別教壞他呀。」大傻一直以為千闕是位隱世武俠,而在這個地盤中,只有自己知道他真正的身份,而且這個月來亦嘗試教授自己不同的內功,如何打坐,如何感受天地靈氣,使自己身體確確實實變好。當然,千闕沒教任何內功心法,只教他養生的太極和呼吸吐納之法,亦怕他肌肉勞損,所以教他放鬆肌肉。

大陸偉冷笑,卻認真地與千闕說:「現在在香港,警察,就是拿了准許證的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