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一九六八年的千闕與少姻(三)

人曰:「童言無忌。」

少姻本為鳳凰族中的天才戰士,豈會下廚或打掃?不過自他們搬到香港後,每每皆到附近的車仔麵店或餐廳進食。雖然千闕並不介意,可是少姻一直耿耿於懷,好像覺得當自己理應盡女人的本份。因此,自他們搬到新居之後,她終於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廚房,不再是那個公用的而髒兮兮的爐灶,便下定決心學習煮食。

她買了一本食譜回家,希望能夠惡補,而知千闕喜愛吃偏酸的食物,所以她選擇一道較為容易的餸菜--番茄煮豆腐。她一望食譜,心忖:「將豆腐切片之後。好,切番茄。」洗洗菜刀後,輕易地把番茄都一一切成塊狀,並把薑剁碎,把蔥切粒,準備工夫都一一完成,更小心翼翼地把食材分到不同位置。

舊式的爐灶,大部份依然採用燒柴的方式煮食,而初時只有富裕人家能夠使用火水爐。至八十年代,火水爐才開始普及。少姻全神灌注,雙目銳利望向面前廚鑊,說:「要下油了。」看看食譜,知要下少許油,但她首次下廚,不知份量,結果將六分一枝食油倒在已被燒紅的廚鑊中。



她心忖:「油熱之後,便下豆腐煎。」把三十塊薄如紙片的豆腐逐一輕輕地放入鑊中,任由沸油彈到雙手,反正根本不癢不痛。此餸本應只煎香豆腐的兩邊,可是由於鑊中的油太多,所有豆腐被炸得金黃。少姻略感奇怪,但無論如何細想,亦一直按照食譜所做,以為自己多疑,便取出三十片全部金黃色的炸豆腐。

然後,她把切好的薑和蔥都一一倒進油鑊中,打算以鑊鏟炒,可是那些薑蔥泡在油中,根本無法被炒香,心想:「難道不夠大火?」蹲下看著那燒柴的火爐,偷偷催動少許靈力,釋出一陣猛烈的火焰,幸好她好好控制威力,否則整個爐灶都會直接被燒毀。

「喳」一聲,大部份滾油直接被蒸發,鑊中只剩下少許的油。少姻看到那薑蔥似書中所描述般,傻傻的誤以為剛才只是不夠大火,一臉幸福地用鑊鏟炒,進行書中所寫的「爆香」,再放下那堆番茄塊,把它們炒得茄香軟熟。

此時,少姻準備這道餸菜所需要的芡汁,將豉油、鹽、豆粉和糖等等混成芡汁,再倒進鑊中,再把豆腐片放進,輕輕一炒,便把鑊中的餸菜放在碟上,完成她首次親自下手的菜式,一嗅那鮮香的香味,甜蜜一笑,忖:「終於成功了!哈!希望老公喜歡。」

那時候,沒有普及的雞粉,只有各種味精素,但家庭主婦豈會把這種化學物品加進餸菜當中,所以有人說以前的人口味比現時較為清淡。



少姻再炒一碟菜心,單手提起整個鑊,活像一個高級大廚,反正對常人而言甚重的廚鑊,在她手中只不過是一個小玩具。數次拋鑊後,她將菜心越拋越高,以為越拋得高,接觸空氣越長時間,菜心的味道就越鮮甜。以她超人反應,一直得心應手地用那大鑊接著全部菜心。

一名老婆婆在屋外輕說:「咦?你們是新入伙的嗎?」

少姻把那些餸菜放在飯桌上,帶笑上前扶著這位和藹可親的老婆婆,帶她慢慢步入自己家中,說:「對呀,你好,婆婆,我叫做少姻。」

老婆婆因陀背而行動不便,滿鬢斑白,拿著一枝木造的拐杖,雙手不時抖震,雙眼亦只能勉強睜開,臉上皺紋像是藏著一個又一個的故事,一個又一個的經歷。少姻像同層的其他人一樣,除了晚上睡覺和沒有人在之外,其餘時間都會把家門打開,方便與鄰居聊天,增進感情;亦因在那個時候,小孩眾多,方便他們召集所有人,一起去附近遊玩,盡情享受他們的童年。

老婆婆微笑真摯,說:「少姻,你真漂亮。」



少姻笑答:「那裡。婆婆,你住哪個單位的?」

「我呢,叫黃婆婆,呢,就住在你旁邊,那個那個,走廊盡頭,那個單位。」

「原來如此,你自己一個人住嗎?」

「我幫我兒子,照顧我的乖孫子。他叫平仔,他呀,好乖的!又孝順,又能讀書,那些英文字呀,能讀不同的字的。」

老婆婆一提平仔,即使滿面的歲月花紋都遮不住她的喜悅。看此,少姻心感歡喜,知親情的可貴,即使沒有物質上的享受,卻勝過擁有天下萬物。她笑說:「這樣聰明,那就要叫他好好努力讀書了。」

那時候,香港沒有免費教育,上正統學校讀書更是奢侈,但除此之外,亦有不少有學識人士以較低廉的價錢在不同地方舉辦非正統的書齋或學校,甚至在不同的地方開辦夜校,讓不少貧窮兒童可以有機會接受教育。每月學費大約是五元,不過相比起其他正統學校,已是便宜得多。

「婆婆!我回來了!」一名小朋友從走廊一路跑來,逐家逐戶地走到門口瞄一瞄,尋找著自己的婆婆。

黃婆婆嘗試放聲叫道:「平仔,這裡呀。」



黃平只有六歲,身穿一件白色背心,下穿一條普通短褲,襯上一對白色布鞋,隨意地走到少姻家中,見美麗動人的少姻,雙目頓時不懂移開,呆說:「婆婆,原來你在此。嘩,姐姐,你好。」

少姻見平仔如此有禮,泛起陣陣好感,說:「哈,叫我少姻姨姨就好啦。」

「哦。姨姨,你係明星黎架?你好靚女呀!」童言無忌,年小的平仔直接把自己心中的說話說出,令少姻不禁莞爾一笑。

所謂童言無忌,少姻不禁莞爾一笑,說:「哈,當然不是。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此時感應到千闕正在從樓梯走上來,便上前迎接自己的愛人。

千闕溫馨道:「老婆,我回來了,買了燒鵝腿給你食。對了,這麼熱鬧的。」少姻只知他好客大方,絕不介意他們到臨,反而覺得他們兩婆孫倒令這個家中帶來不少熱鬧。

「嘩,婆婆,連叔叔都好高大,好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