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師傅你講咩呀?你……你又話果個……女人死咗?」Daisy驚訝地問。
 
「係,佢係死咗……但係……佢仲存在……唉,你聽我講埋,你就明架啦。」裘叔嘆了口氣,又繼續他的故事。
 
本來整件事情,應該隨著母親的死去而閉幕,但誰又能想到,母親一家死後約兩年,又會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太子爺其實早就忘掉了母親,所以在母親失蹤後,他已經展開了新的獵艷行動。
不知是命運還是其他原因,太子爺竟真的愛上了某位女性,一位既年輕貌美,又有才幹的女性。
 
更在母親死後約半年,便跟那位女性結了婚。


而且更在約年半後,那位女性懷孕了,十個月後,一個健康的寶寶將會誕生於世上,一切,仿佛都是如此美滿。
 
而事情就是發生在那位女性懷孕約半年後。
相信大家都知道,女性在懷孕後,食慾會不及從此,口味會出現一些變化,甚至會變得想吃一些以往不會吃的食物。
 
而太子爺的太太情況更甚,她的口味經常出現變化,偶然吃到一些合她口味的東西,過不了一陣子又會變得不想吃。
 
所以太子爺和照顧太太的工人都十分頭痛,營養還可以透過一些補充劑來補充。
但他們都怕太太吃得不夠飽,身體沒有力氣,從而導致甚麼意外!
 


某一天,太太的口味又改變了,正當他們都在煩惱有甚麼東西適合太太進食時,太子爺和太太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一攤熟食小販。
 
太子爺看到後,下意識的拉著太太離去。
但太太卻出奇地不願意離開,還死死的盯著那熟食攤檔,嘴角竟不自覺的溢出了少許唾液。
 
這情況可不曾出現在太太身上,因為太太是一個非常有學識和有才幹的人,這種失態的事情原本是不可能出現的。
 
唯一的解釋,就是這攤熟食小販的食物引起了她那久違的食慾!
在無可奈何下,太子爺只好買了一些腸粉回家。
 


而太太亦吃得非常高興,力氣也漸漸上來了,雖說吃相有點不雅,但看見太太變得比之前來得精神,太子爺也沒有多說甚麼。
 
不過,那天之後,太太像上了癮般,每天也記掛著那些腸粉。
本來這並不算甚麼,但太子爺發現,太太的臉色開始變差,而且身體的皮膚像失去了光彩一樣。
 
太子爺既替太太感到擔憂,同時亦怕肚內的小朋友有任何不測,所以半強逼的把太太帶到醫院進行了檢查。
 
在進行了多次檢查後,醫生亦判定太太身體上沒有任何問題,只能確定的是,太太的皮膚出現了非常不尋常的老化和破損。
 
太子爺非常著急,可是不論香港還是國外,所有醫生都對太太的老化束手無策!
數個月後,在孩子快要出生前的兩個星期,太太因為那不名的「病痛」,最終和肚內的小朋友一起離開了世上。
 
太子爺傷心欲絕,在經歷了這悲痛的經歷後,他失落了好一段時間。
一段時間後,太子爺振作了起來,又一次找到合適他的女性,由於經歷了一次喪妻之痛,這次他對第二任太太更加疼愛。
 


而在百般呵護下,第二任太太亦懷上了太子爺的小朋友。
這次太子爺更加小心照顧第二任太太,但同樣的情況再次出現,第二任太太又是經歷了不明原因的老化後然後死去!
 
太子爺心情如何相信不必多作描述。
兩次相似的經歷,使太子爺感到有些異樣,他雖然不能很準確表達出這種奇怪感覺,但他心裏相信必定有些奇怪的東西正發生在他身上。
 
在那個年代,風水命理等等其實十分盛行,所以在連續兩次出了不幸的事情後,太子爺找來了一位風水師傅替他們檢查一下家宅情況。
 
風水師傅花了半個月時間,把太子爺的家裏從頭到尾改動了一遍。
但風水師傅在離開前曾交代,他那個陣式只能改善運勢,並不能完全消災解難或驅除妖邪,建議太子爺找一位法師或道士,替太子爺進行一些法事,因為風水師怕太子爺的情況,是由妖邪做成。
 
可惜太子爺並沒有跟著風水師傅的建議去做,因為風水師傅擺好陣後,他家中各人的情況的確有頗大的改善,所以他以為事情已經過去。
 
母親死後的第五年,太子爺迎來了第三次婚姻,而且亦很快的懷孕了。
然後,過往兩次慘痛的記憶在他腦海裏再次浮現,他馬上致電給風水師傅,想再次找他替家裏擺陣,讓他們能夠趨吉避凶!


 
可惜一直也找不到風水師傅(其後才知道風水師傅也因意外離世),在無計可施下,太子爺把第三任太太軟禁在家裏,當然,他自有他的方法,讓第三任太太乖乖留在家中。
 
他以為這次應該是萬無一失,可是,某天他醒來時,竟發現第三任太太不知從哪裏弄來了一袋又一袋腸粉,而且已經全都吃過清光!
 
當然,這次也一樣,第三任太太日漸出現老化的情況。
太子爺嚇得急了,用了眾多手段後,找來了一位劉道士。
 
這名劉道士,據說已經處理過很多的靈異事件,所以太子爺把最後的希望都賭在劉道士身上。
 
而劉道士亦不負太子爺所望,他找出了太子爺的前兩任太太,其實都是被一位怨氣很深的鬼魂害死的。
 
劉道士指出,若要解除這怨魂的糾纏,便需要找出這鬼魂的怨念根源,替她消除這個根源,才能結束這次事件。
 
可惜,太子爺完全記不起到底做了些甚麼,也記不起母親這個人物。


劉道士只好把母親的怨魂召喚出來,還記得當母親的怨魂出現的時候,整個地方風雲變色,強烈的負面情緒,差點把太子爺壓垮。
 
「何方妖孽,速速報上名來!」劉道士大喝一聲,阻止了那些負面情緒的擴散。
 
母親出現後,只是冷冷的看了劉道士一眼,然後目光便死死盯著太子爺不放。
 
「妖孽!速速回話!」劉道士見母親完全不理會他,拿出了一道黃符,對母親進行威嚇。
 
「哈哈哈哈!臭道士就憑你想幫佢?不自量力!」陪隨著母親的笑聲,劉道士的法器幾乎全部毁掉。
 
「你!可惡!我勸你都係襯仲有得返轉頭,收手罷啦!」劉道士大喝一聲,總算勉強定住心神。
 
「返轉頭?我無諗過要返轉頭!你知唔知喺我身上發生咗咩事?」母親把她死前的遭遇全都說了出來。
「如果唔係呢個賤男人,我唔會搞到咁!而佢,之後仲拖住啲後生女,我知!我知呀!你地啲臭男人就係鍾意呢啲後生女呀嘛!我就要整到佢地又老又殘又恐怖,睇你地仲要唔要得落!哈哈哈哈!」
 


「對唔住!對唔住!係我錯!所有嘢都係我錯!我求下你放過我,放過我個老婆同小朋友!我點對你唔住都好,你都攞走咗我最愛嘅人兩次啦,你放過我啦!」太子爺不知哪來的勇氣,竟衝上前跪在母親面前,向她道歉。
 
「臭男人!太遲啦!點解我得唔到幸褔,佢地就可以?唔得!佢地唔配!臭男人你聽住,我要搞到你絕子絕孫!但你放心,我唔會殺你,我仲會保佑你長命百歲!我要你知道,我要你感受,究竟我係有幾絕望!」母親說完後,便像煙一樣消散了,只餘下劉道士和太子爺兩人。
 
「對唔住,我諗我幫唔到你,佢嘅力量……唔係我可以應付……」劉道士無奈的對太子爺說。
 
太子爺當然不會就這樣放棄,他求了劉道士不下百次後,劉道士才答應替他想想辨法。
太子爺把所有希望都寄望在劉道士身上,但劉道士卻像消失了一樣,完全失去了消息。
 
之後,太子爺每天就在絕望中渡過,然後,他又一次迎來第三任太太的離世。
正當他感到絕望,出現了自殺的想法時,劉道士竟突然現身。
 
「你……點解你依家先出現!點解呀?!」太子爺抓著劉道士的衣領,淚流滿面的大喊。
 
劉道士沒有任何回應,只是默默的拿出了一道符咒和一些法器。
然後,劉道士用那些法器在太子爺身上做了一些儀式。
 
「好啦,少爺,我啱啱幫你做咗啲儀式,我諗,果隻嘢無辨法再接近你架啦!」劉道士滿頭大汗的對太子爺說,看起來十分疲倦。
 
而太子爺則露出一個不解兼帶有少許悲憤的眼神看著劉道士,仿佛在責備道士為何來得這麼晚,害太子爺的第三任太太死亡。
 
「唉,少爺,我都唔想。果隻嘢嘅怨氣太深啦,佢唔係一般嘅鬼魂,佢甚至可以幻化出實體,憑我嘅力量真係無辨法救到夫人。雖然我解唔開佢嘅怨念,亦都收伏唔到佢,但我依然可以做到,令你避開佢!啱啱我做嘅儀式,就係將你絕望嘅心情凝聚,然後果隻嘢就唔會再感受到你其他嘅感受,咁樣嘅話,佢應該唔會再嚟搵你麻煩!」劉道士解釋。
 
「咁……咁啫係……我可以過返正常生活?我……我仲可以有自己嘅家庭,自己嘅小朋友?」太子爺悲傷地問。
 
「係……不過……有啲嘢你要注意!」劉道士告誡了太子爺,他必需遵守一些規則。
 
包括不可以舉行婚禮,不可以在晚上十時後仍留在室外,必需永遠佩帶著一道符咒,不可以有任何偷情的行為,還有,就是在太子爺死前,孩子都不可以跟他同姓。
 
在遵守了這些規距後,母親的鬼魂的確沒有再次出現!
而太子爺也真的成功組織了自己的家庭,孩子也健康地成長。
 
本應一切都可以這樣平淡地結束,但太子爺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碰上了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
不知道為甚麼,這名女子給他一種很懷念的感覺!
他們兩人的感情進展得非常之快,某一天,太子爺跟這名女子發生了關係!
 
翌日,太子爺的屍體在一間時鐘酒店內被發現了!
而屍體的身旁則寫著:「我講過要你絕子絕孫,我唔會放過佢地!」
 
劉道士看到這則新聞後,主動聯絡了太子爺的太太,好像又幫她們做了一些法事。
之後,太子爺太太的一家人,就像消失在這世界上一樣。
 
「之後,有時都會聽見有啲女性神秘失踪,男性被離奇虐殺嘅案件。劉道士都有講過,可能係果個阿媽嘅鬼魂知道太子爺仲有後代,所以一直徘徊喺世界上,用美色去誘惑男人然後將佢地殺死。而為咗有靚嘅外表去吸引男性,目標身邊嘅女性就會受到牽連!所以,我諗依家可以救你嘅,只有劉道士嘅徒弟!」裘叔最後作出總結。
 
「徒弟……乜唔係劉道士咩?」Daisy不解地問。
 
「嗯……因為劉道士已經過咗身啦,不過我諗劉道士點都會將當年處理呢件事嘅方法教俾啲徒弟嘅。嗱,你去呢個道壇度,睇下佢嘅弟子幫唔幫到你啦。」裘叔寫下一個地址,把紙條遞給Daisy。
 
Daisy接過紙條後,再三道謝後便急急離開了。
而離開的同時,裘叔口中唸唸有詞:「劉伯伯,當年你為咗幫果個太子爺,搞到最後仲俾美玲害死咗,希望,今日你嘅徒弟可以幫你完成呢個遺願啦!我會盡我能力,幫你報仇!」
 
到底,劉道士的徒弟,能否幫助Daisy逃過一刧呢?
而裘叔,又會做些甚麼去幫他口中的劉伯伯報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