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黃大仙祠後,Daisy馬上坐上的士,來到旺角某一舊式唐樓裏,找尋劉道士的弟子。
 
來到指定的地方前,老實說,從外觀上你絕對想不像這裏和道教或任何宗教能夠拉上關係。
因為外觀老舊之餘,走廊上都充斥著垃圾和髒亂的感覺!
 
縱使這幢大廈沒有那些一樓一或一些奇怪的招牌,但給Daisy的感覺就是十分不好。
不過,反正也已經到了,加上她的情況不容她再作多想,她鼓起勇氣按下了門鈴。
 
「叮噹」一聲,大門隨著門鈴響起的清脆聲音打開了。
開門的,是一位約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眉宇間給人一種正氣的感覺,但Daisy卻猶豫了,她實在不相信眼前的年輕人有能力幫到她。


 
「小姐,你喺嚟?」年輕人問。
 
「請……請問係咪劉道士嘅弟子呀?」Daisy用不肯定的聲音詢問。
 
「我師傅唔係姓劉喎,小姐我諗你搵錯地方啦。」話音剛落,年輕人便準備關門。
 
「等陣,係一位叫裘叔嘅人叫我嚟呢個搵劉道士弟子架!我遇到啲麻煩事,搵緊人救我,求下你幫下手啦!」Daisy立即按著大門,緊張地說,眼裏泛起淚光。
 
「吓......但係我地呢度真係無咩劉道士弟子喎......」年輕人被Daisy緊張的神情嚇了一跳,只好無奈地說。


 
就在兩人爭辯期間,屋內傳內一把聲音:
「阿明,做咩開個門都搞咁耐?」
 
「師傅,無,出面有位小姐,佢話有位叫裘叔嘅人,叫佢嚟呢度搵咩劉道士弟子喎。」阿明轉過身去,恭敬地說。
 
「裘叔?劉道士?你叫佢入嚟啦!」那聲音中氣十足,給人一種可以倚靠的感覺。
 
進到屋內,Daisy發現地方雖然不算十分大,大慨一千平方呎左右,但內裏的裝修和室外形成強烈的對比。
 


而且,室內的裝修給人一種很莊嚴的感覺。
一進到門內,就見一些像是佛像的東西,佛像四周就是一些畫像,還有掛著一些寫著不知名文字的黃色幡布。
 
Daisy猜想,這就是所謂的道壇吧。
而在道壇前,則站著一名瘦削的男人,那男人背對著阿明和Daisy,手上正拿著三支香,像是在參拜似的。
 
兩人慢慢走到那男人身後,阿明則輕聲提醒Daisy,先不要打擾男人上香。
 
過了一會,男人把香插好在香爐裏,才慢慢回過身來。
這男人雖然看起來瘦削,臉色也有點蒼白,但眉宇間的氣息,卻比阿明顯得更加正氣!
 
這男人眼睛十分澄明,令人有一種放心的感覺。
單從這男人的外表,Daisy無法把剛剛那中氣十足的聲音,和眼前的男人連繫起來。
 
而且,這男人年齡雖然比阿明大,但感覺才不過四、五十歲,實在很難想像他就是劉道士的弟子。


 
「小姐,就係你搵劉道士弟子?」這男人金口一開,那中氣十足的氣音立即傳進Daisy耳內,錯不了,他就是阿明口中的師傅了。
 
「係……係呀!裘叔叫我過嚟搵劉道士弟子架,請問你係咪佢弟子呀?我最近遇到啲怪事,希望你可以幫到我!」Daisy緊張地問。
 
這男人上下打量了Daisy一回,搖了搖頭並嘆了口氣:
「小姐,恕我直言,如果你真係見過裘叔,佢都幫唔到你嘅話,我應該無辨法幫到你。」
 
Daisy聽完後更感糊塗,弄不懂這男人話中的意思。
「究竟點呀?裘叔又叫我嚟呢度搵人幫手,你又話裘叔幫唔到我就無人幫到我!你地學法嘅唔係要幫人嘅咩?我又無做啲咩大奸大惡嘢,無啦啦俾果隻嘢睇中仲想換走我啲皮膚!你睇下我對手,你睇下我額頭!我先廿幾歲,點解要係我?點解呀?點解……」Daisy展現她手上逐漸老化的皮膚和額頭那明顯的疤痕,想起自己的遭遇,又再痛哭起來。
 
本來一直嘆氣的這個男人,在看到Daisy額頭的傷額時,明顯有所動搖:
「小姐,你……你俾我睇清楚你額頭。」
 
Daisy感到奇怪,但想起裘叔也曾作出同樣的提問,便不多作想,把頭髮撥後並露出額頭上明顯的傷痕!


 
「原來係咁……難怪裘師叔會……小姐你入嚟內堂先啦。阿明你幫我睇住道堂,有人嘅話你去處理,處理唔到嘅叫佢第二日再嚟啦!小姐,呢邊。」這男人引領著Daisy進入屋內的房間內,房內掛滿了不同的符咒。
 
「小姐,你坐啦。我叫李德龍,你叫我龍叔得架啦。劉道士係我師公,而劉道士徒弟即係我師傅,不過師傅兩年前過咗身,依家係我負責打理呢個道堂。因為我嘅徒弟並唔知道劉道士師祖,所以阿明頭先先會以為你白撞。好啦,裘師伯叫得你過嚟,我會幫你嘅。不過我想聽下你依家嘅情況,你已經遇到美玲幾多次?」龍叔請Daisy坐下,並開始說明。
 
「裘師伯?美玲?」Daisy露出不解的神情。
 
「咦?裘師伯無同你講咩?裘師伯同我師傅,當年都係劉道士嘅徒弟嚟。而你遇到果隻嘢,應該就係師祖當年對付嘅妖邪 - 美玲!想當年,師祖喺太子爺過咗身之後,曾經有去過對付美玲,當時我師傅同裘師伯都有跟住去,但因為某啲原因,師祖佢失敗咗,仲俾美玲害死埋。之後裘師伯就離開咗道壇,聽聞佢一直喺出面搵方法想對付美玲,因為佢覺得當年係佢害死師祖!」龍叔簡單地解釋給Daisy聽。
 
「原來係咁……咁點解裘叔要我嚟搵你?點解佢唔直接出手幫我?」Daisy大概明白了美玲和這道壇之間的關聯,但她不明白為甚麼裘叔不肯幫她。
 
「呢層……我諗係因為無辨法幫你……」龍叔搖了搖頭,嚇得Daisy半死。
 
「你你你……你講咩話?啫係你都幫我唔到?」Daisy大驚。
 


「小姐你冷靜啲,雖然我地係對付唔到果隻嘢,不過,都可以好似師祖咁,幫你避開佢。不過,因為師祖留落嚟嘅典籍都好多,同埋有啲典籍都破損咗,我要啲時間去搵同埋解讀嚟,所以我暫時無辨法幫你施法住。」龍叔解釋。
 
「吓?唔得呀師傅,你要幫我呀!我已經遇到隻嘢三次,佢上次同我講,仲有四次就結束!我唔想死呀!」Daisy哭道。
 
「原來已經遇到佢三次……小姐,你唔駛擔心,我呢度有道符,無論遇到任何妖邪,都可以幫你擋到一刧。但只可以用一次,用過一次之後,就會無效!嚟緊呢個星期會係關鍵,我建議你最後一次先好用呢道符,我會盡快幫你搵返師祖嘅方法出嚟!」龍叔把一道符咒交給Daisy。
 
「但……但係……」Daisy看著自己開始老化的雙臂,擔心地問。
 
「哦,呢層你唔駛擔心,只要幫你施法之後,你會慢慢變返以前咁。隻嘢只係透過佢嘅儀式,去吸收你嘅精氣,只要儀式唔完全,佢喺你身上拎嘅精氣就會歸還俾你!」龍叔看穿了Daisy在擔心甚麼。
 
「咁都好啲……但係……我……係咪真係會無事?」Daisy接過符咒,心裏卻仍然感到不安。
 
「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快幫你處理!」龍叔輕輕拍了拍Daisy肩膊,使她感到安心。
 
然後龍叔安撫了Daisy一會,Daisy總算安心離開了。


 
在Daisy離開了道壇後,一個身影出現在道堂裏,是裘叔!
 
「裘師伯,我將你道符交咗俾個女仔啦,亦都照你所講,教咗佢最後一次遇到嘅時候先用。但……我地唔即刻幫佢施法避開美玲,真係好咩?」龍叔跟裘叔說,原來龍叔早已知道如何施法,那為甚麼卻要拖延時間呢?
 
「師侄,你知唔知我已經追尋咗呢嘢幾多年?唔通你唔記得你師傅點死咩?今次個女仔嚟搵我,一定係上天嘅安排,當年我師傅收唔到佢,你師傅亦都俾佢害死埋,呢次係我地嘅機會,去收拾呢隻嘢!呢隻嘢喺吸收人類精氣嘅最後階段係最脆弱,到時我地等個女仔用咗道符咒,削弱隻嘢嘅能力,我相信一定可以收拾佢!」裘叔原來一心想著收伏美玲,Daisy的安危反而是其次。
 
到底,裘叔的計劃會否成功?還是說,這魯莽的計劃會把Daisy給害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