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尋日我成日都搵你唔到,你無咩呀嘛?」
「Daisy,你睇到message就覆一覆我啦,我好擔心你呀!」
「Daisy,你無嘢呀嘛?我頭先打去你屋企,你媽咪話你出咗去成日喎,你返到去未呀?」
「Daisy,你係咪對我地嘅關係有啲咩不滿呀?係嘅話你同我講,我可以就你架。你覆下我啦好嘛?」
「Daisy,你媽咪話你返咗去,但睇上去好攰,你無事嘛?定你……又出現啲咩幻覺?你同我講啦,我一定會喺你身邊照顧你架!」
 
Daisy在外面拞騰了一整天,本應非常勞累,但她看著Tony傳來的訊息,她完全睡不著。
 
作為一個女性,Daisy絕對稱得上堅強,而且她也絕不是依靠男人的那類人。
可是,此刻她的心七上八下的,既想把實情告訴Tony,又怕他當自己是個瘋子。


而且,她肌膚上的老化真的愈來愈明顯,在衣服遮蓋著的地方,竟隱約看到一些小瘡在生長,她實在不想以這副身軀去見Tony,因為這只會嚇怕他而已。
 
另外,Daisy還擔心一個問題,根據裘叔和龍叔的說法,那鬼……不,美玲始乎除了奪取女性的精氣,把女性年輕嬌嫰的肌膚奪過來之外,她的最終目標,似乎都是向男人報復。
 
而說到Daisy身邊的男人,他只能聯想起Tony,所以她雖然很想跟Tony見面,但一來她沒有自信能使Tony相信自己,二來也希望藉著遠離Tony,使美玲不對他出手。
 
很傻吧?明明自己的處境是如此危險,但Daisy竟仍能為Tony作出打算,即使自己有甚麼不測,也不願Tony出事!
 
女人,愛起上來,原來是可以如此盲目的!
 


就在她躺在床上胡思亂想之際,手上的電話竟然響了起來,而上一刻正在掃著電話的Daisy,好死不死的竟接聽了電話。
 
「喂!Daisy,Daisy!Tony呀,我好擔心你呀,你無事呀嘛?你出句聲,俾我知你無事啦好無?」Tony語氣中既緊張又帶點關心,弄得Daisy心情七下八下,不知道怎樣回應。
 
「Daisy,其實你係咪唔鍾意我?又或者你有男朋友?如果係……你直接同我講,我……我唔會再好似依家咁煩住你……不過,就算你真係有男朋友,我都唔會放棄架!我會等你!」Tony一言一語都深深打進Daisy的心裏,Daisy不禁有所動搖。
 
「唔係架!我無男朋友,我鍾意……」Daisy實在不想Tony誤會,衝口而出後卻又感到後悔,怕連累到Tony,便急忙剎停,不說下去。
 
「Daisy,你話鍾意?你係咪鍾意我呀?點解你突然又唔出聲呀?Daisy?」Tony好不容易聽到Daisy一點的心裏話,當然不希望就此結束對話。
 


「Tony……我……你……算啦,你俾啲時間我,我……依家真係暫時唔想諗呢件事……」Daisy心裏一陣疼痛,既違背自己內心,又怕傷害到Tony。
 
「點解?我對你點你應該知架?我努力咗一年,最近終於感受到你對我嘅轉變……Daisy,就算你有咩理由都好……至少,俾我見吓你,只要我見到你,我就有信心去等你。我依家其實喺旺角,我即刻過嚟搵你!」Tony下定了決心,一定要見到Daisy,說完後不等Daisy回覆,便掛上了電話。
 
Daisy看著掛斷了的電話,搖了搖頭,嘴角卻不禁微微向上一動,明顯她還是感到高興的。
 
隔了一會兒,她收到Tony的短訊:
「我下個站到長沙灣,你駛唔駛食啲嘢?我去買俾你食。」
 
Daisy內心一甜,但還沒有想好要不要跟Tony見面才好。
然後,Tony接下來的訊息,把Daisy嚇得急了。
 
「我嚟到啦,唔知點解你呢度好似好大霧。係啦,我見到有檔熟食小販,好香呀,等我去買啲嘢食俾你啦。」
 
「大霧?熟食檔?弊!!!」Daisy看到Tony傳來的訊息,不禁嚇了一跳,她瞬間意識到那熟食攤販就是美玲,所以她沒有作任何裝扮就跑下樓了。


 
來到樓下,剛踏出大廈門口時,Daisy已看到四周都是白濛濛的迷霧,而鼻子則嗅到一股異常吸引的香氣。
這香氣,她想忘也忘不了,畢竟她已經歷了三次嘔心又恐怖的情景!
 
但是,縱使這樣,身體還是非常不爭氣,在嗅到這陣香氣後,嘴角還是會溢出唾液來!
Daisy此刻慶幸的是,龍叔在她離開道堂前,還是替她施了一些穩定心神的法術,所以她此刻仍然能保持清醒。
 
Daisy追著香氣的來源一直跑,一直跑,但仍然找不到Tony!
她急了,她急得在迷霧中大喊著,但空洞的空間裏只是迴蕩著她的聲音,並沒有人回應。
 
而更不走運的,是找不著Tony,卻看到遠方有一冒著蒸氣的熟食攤販!
在無計可施下,她只好硬著頭皮的走過去,卻看到在顧著攤販的那名女性,正筆直的看著Daisy。
 
而Daisy看到這女性後,心中的驚訝全都顯露在臉上!
因為,眼前的女人,已不是當天那個樣子可怕,皮膚乾涸的老人。


 
雖然看上去仍然有點老態,但感覺已比之前要來得年輕,而且臉上的濃瘡和身上皺皺的皮膚,像施了魔法般變得平滑起來。
 
「哈哈,你又嚟啦?估唔到你咁掛住我整嘅腸粉,專登嚟搵我。」女人的聲音也變得年輕起來。
 
「你……你捉咗Tony去邊?你……你唔好搞佢呀!」Daisy鼓起了勇氣說,說起來,這還是Daisy第一次跟這個女人對話。
 
「Tony?哦,我下個目標呀?你放心,我點會搞佢,我會對佢好好,遲啲會用最靚嘅面目去見佢!當佢愛上我嘅時候,就係佢嘅死期!哈哈哈哈!」這女人雖然變年輕了,但笑聲的詭異程度更勝從前。
 
「點解……點解要揀我?點解要揀Tony?點解?點解呀?求下你放過我地啦!」Daisy說話的同時,更跪了在地上,她真心希望這女人能放過她和Tony。
 
「點解?你應該喺果幾個臭道士身上聽過我嘅往事啦!男人個個都係一樣,都係咁賤格,你應該開心,我像會用你分俾我嘅精氣,去報復果啲臭男人!但你放心,我今日嚟唔打算做啲咩,我只係嚟搵你,要你帶個口訊俾果幾個臭道士,佢地再插手,我今次要佢地死!!!」在說出「死」一字時,四周刮起一陣強風,像要把Daisy吹走似的。
 
「你就幫我去傳話,同埋好好享受埋最後一個星期啦!哈哈!哈哈哈哈!」那詭異的笑聲愈離愈遠,四周的濃霧慢慢散開,Daisy終於看見四周的環境,她原來就在附近的停車場裏,而在她面前,則是暈倒的Tony。
 


她急忙扶起Tony,發現他並無大礙後,總算放下心來。
在Daisy懷中的Tony,慢慢醒轉過來,剛醒過來的他,卻像看到甚麼鬼魅的樣子,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Daisy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然後才想起自己的樣子正日漸老化,加上額頭上的傷痕,這個樣子能不嚇人才怪。
Daisy看著Tony一臉厭惡的樣子,內心的疼痛已把剛剛受到的驚嚇通通掃走!
 
「你……你係Daisy?點解?」Tony看到Daisy那悲傷的樣子,熟悉的感覺,使他知道眼前的正是Daisy。
 
Daisy放開了Tony,掩著自己的臉轉身就跑。
Tony呆在當場,完全沒有反應,只能白白看著Daisy離開。
 
Daisy的心雖然痛,但這結果她也是能預料到的。
「咁都好嘅……至少唔會連累到Tony……」Daisy心裏雖然這樣著,但眼淚卻不爭氣的瘋湧出來。
 
Daisy內心暗自決定,一定不可以讓美玲得呈,哪怕是要犧牲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