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Daisy準備出門前,發現她的皮膚變得更差了。
 
而且,她的臉上已經開始長出一些小小的濃瘡,已不是普通的化妝能遮蓋著。
要不是今天早上還要跟Kinki做簡報,她早已請病假了。
 
她可不想因為自己的模樣,而影響到Tony,所以拼命把化妝品填補在臉上。
最後,她花了差不多兩小時,總算把自己的樣子化成一個能見人的外貌了。
 
她回到公司後,和Tony一起對Kinki做了簡報後,跟著便請了病假離開了。
Tony本想跟著Daisy,卻因為客戶的事情而分身乏術,逼於無奈下只能留在公司裏。


 
那麼,Daisy去了哪裏呢?
她請假後,先到了龍叔的道堂,跟龍叔說了Mina的事情,並聽取了他的一些意後便離開了。
 
然後,Daisy在旺角某五星級酒店裏,租了三天的酒店。
大慨,她並不想自己醜陋的樣子出現在家人眼前吧。
 
進到酒店房後,她馬上把臉上那厚重的化妝品卸掉。
然後,在跟家人通了電話,交代了會有數天不在家後,Daisy便像脫了力般,躺在酒店那軟綿綿且舒服的大床上。
 


在大床上躺著的Daisy,徹底的放空了自己。
此刻的她,總算能夠難得的休息一下了。
 
回想起來,自從那奇怪的事情發生後,她的精神一直處於繃緊的狀態,一點都不能放鬆。
來到現在這一刻,可能因為不用再「喬妝」視人,又或是因為這柔軟的大床。
管它甚麼原因,總之,她一直繃緊的精神,總算能夠放鬆下來,好好的休息一下。
 
Daisy躺在床上不久,便沉沉的睡著了,她看起來真的非常疲累。
在這久違了的睡眠中,Daisy作了一個夢,一個好夢!
 


在夢裏,她跟Tony都升了職。
然後,同事都替他們慶祝,在公司慶祝後,兩人一起到了山頂的餐廳,享受那美妙的燭光晚餐。
 
就在兩人甜蜜地享受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後,Daisy便從這甜蜜的夢裏醒過來了。
 
從夢裏醒來的她,發現自己正在流著眼淚,可能她身體本能地知道,這種幸福,並不是她能得到的!至少,現在她絕不可能擁有!
 
她看了看手機,發現Tony來電了很多次,但Daisy實在不想以現在的模樣去見Tony,所以她無視了他的來電和訊息。
 
「十點鐘……估唔到我瞓咗咁耐……唉,沖個涼先!」剛睡醒的Daisy,看了看時間後,決定先去洗個澡清醒一下,畢竟,她知道待會兒,她將會面對些甚麼。
 
進了浴室,Daisy慢慢的把衣服脫光,然後便直接進到浴室裏淋浴。
這期間,Daisy的眼睛盡量避開浴室裏的鏡子,她實在不想看到自己那醜陋的軀殼。
 
在熱水的淋浴下,Daisy的腦袋總算活躍起來。


但淋浴時,每她接觸到自己的皮膚時,眼淚總是忍不住跑出來,害她本來美好的心情再次一掃而空。
 
洗好澡後,Daisy穿好衣服,坐在床上等待著。
等待著甚麼,當然是等待著美玲的到來!
 
電視雖然一直開著,但Daisy完全不知道電視到底放映著甚麼節目。
電視的聲音,只是一個提醒她自己仍留在正常空間的記號。
 
Daisy也弄不清楚事情是怎樣發生的,總之,待她有反應時,電視的聲音早已消失不見,而房間中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被濃霧覆蓋了。
 
Daisy知道,她來了!
她在濃霧裏一直走著,然後便嗅到了那誘人的香氣。
 
在經歷了這麼多次同樣的事情後,她已變得麻木。
走著走著,她又看到了那熟悉的熟食攤檔,只是這次,在那攤檔旁邊的女人,變得更加年輕,更加漂亮!


 
「嘻嘻!我等你好耐啦Daisy!計埋今日,仲有三次,係咪好期待得到解放呢?」美玲變年輕後,聲音聽起來沒有之前那麼詭異,反而有種特別的吸引力,即使同為女性的Daisy,聽到後也有種被吸引的感覺。
 
「你......你……」Daisy看著美玲那愈來愈漂亮的肌膚,想起這正是自己曾經擁有的,不禁氣憤得說不出話來。
 
「做咩呀?好嬲咩?係嘅話快啲好似尋日咁,拎啲符呀血呀出嚟對付我啦!我好期待呀!哈哈!哈哈哈哈!」即使聲線變好了,但那討人厭的言詞和語氣還是不曾改變。
 
Daisy這次沒有再話話,只是默默地看著美玲,眼中充滿了怒火。
 
「做咩唔出聲呀?放棄咗掙扎啦?咁都好嘅,三次,過埋呢三次就無事架啦!嚟,過嚟啦,過嚟食咗碟腸粉啦!食完我再幫你剝皮,無事嘅!」美玲就像哄小朋友一樣,希望Daisy乖乖就範。
 
就在美玲慢慢走近Daisy,Daisy趁機從旁邊避開美玲,跑進了屋內。
美玲轉過身來,也沒有急著追上去,只是笑了笑:「明知無用都要走……算,就陪你玩下!哈哈!哈哈哈哈!」
 
在屋內不斷搜尋著的Daisy,一會兒後,便開始變得氣喘連連。


看來不止是肌膚開始老化,她就連體力也開始下降了,她知道,如果今次仍然找不到Mina的骸骨,下一次將更難找到。
 
在喘了口氣後,Daisy便繼續翻箱倒櫃的,她誓要把Mina的骸骨給找出來。
就在翻找到第二個房間的時候,美玲出現了。
 
「Daisy,你喺度做咩呀?你破壞間屋對我都無影響架!乖,唔好掙扎啦!」
 
Daisy隨手拿起一些東西扔向美玲後,便又逃去了。
雖然這樣做並不會對美玲做成任何傷害,但美玲卻開始厭惡這種捉迷藏的遊戲了!
 
Daisy走著走著,她又來到了那個嘔心得要死的廚房。
本來,她想馬上離開,但想清楚後,才發現這個地方很大機會藏著Mina的骸骨。
 
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但她的直覺就是這樣告訴她。
況且,她也沒有時間再去尋找其他地方了,她決定把餘下的時間都賭在這廚房裏。


 
Daisy開始翻找著這個房間,但翻找出來的,不是帶著惡臭的紅色液體,就是一塊塊看上像皮膚的東西!
她強忍著嘔心的感覺,不斷的翻找著,連美玲已經出現了都不知道。
 
「你!喺度做咩!!!」美玲的聲音不再悅耳,取而代之的是高分貝又尖悅的聲音,對,這才是她真正的聲音。
 
Daisy看到美玲憤怒的模樣,她認為自己的設想是對的。
所以她沒有理會美玲,只是自顧自的在翻找著。
 
然後,她發現廚房角落裏的地板,有點不尋常的凹陷。
正當她向角落跑過去的時候,美玲竟出現在她的眼前,然後用右手抓著她的臉。
 
「八婆!我對你咁好你係都唔聽我講,你咁想玩,我就同你玩!」美玲雙方抓起了Daisy,然後用力的把她扔到之前用來剝皮的桌子上。
 
Daisy吸到強烈的衝擊,不禁吐出了一口鮮血!
「係咪好爽呀?哈哈!同我玩嘢?玩呀啦!」
 
Daisy仍不願放棄,她緩慢地爬向那個角落,但美玲卻毫不留情的一腳踏在她的手上。
「八婆,仲想走?你咁想去果邊呀嘛,我成全你!」
 
美玲再次抓著Daisy,一下子把她扔到角落裏。
Daisy差點暈死過去,但幸運地,她總算來到這個角落,她可以把地板裏的東西給挖出來了!
 
「我唔知你想搵啲咩,亦唔知你喺出面聽到啲神棍講咩,但我肯定呢間屋入面無你要搵嘅嘢!哈哈哈哈!」美玲帶著恥笑地說。
 
Daisy趁著美玲說話的空檔,勉強的把地上的木板拿開,才發現那只是一個因老化而腐爛的地方,並沒有甚麼骸骨。
 
「玩夠啦!Daisy,我諗你都無力再做啲咩架啦,嚟啦!」美玲邊說邊把Daisy搬到桌子上,準備第五次的剝皮。
 
而Daisy亦正如美玲所言,她已無力反抗。
嘴裏被塞滿了那些腸粉後,一陣疼痛的感覺傳來,Daisy失敗了!
 
再次醒來時,她正安躺在酒店的床上,眼角則流出了悔恨的眼淚。
 
Daisy的性命倒數,還有,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