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裏,Daisy的手機正響過不停,但Daisy既沒有接聽的打算,亦沒有關掉手機的想法,她甚至連看一眼的想法也沒有。
 
因為,此刻的她仍然沉浸在悔恨和失敗的心情中。
完全沒有意欲去做任何事情的她,只懂得任由眼淚一滴,一滴的流淌在臉上。
當淚水開始在臉上乾涸時,新的淚水又把那乾涸的部份滋潤了。
 
直至Daisy臉上那老化了的肌膚開始感到疼痛,再承受不了更多的淚水時,Daisy才勉強離開了那被淚水浸濕了的大床,緩慢的走向洗手間。
 
每走一步,她都感到寸步難行,而且,全身的疲勞感都在折磨著她。
她本以為,這是昨天美玲傷害她時所帶來的副作用,但當她站在洗手間,看著那鏡中的自己時,她才知道,這種疲勞的感覺,只是身體老化的自然現像而已。


 
她看著鏡子中,清晰的映照出她的容貌,那副像一個六,七十歲老人家的容貌,加上那開始潰爛的皮膚,Daisy看了便感到有點反胃,害她伏在廁所上嘔吐大作。
 
她實在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
於是,她洗了個熱水澡後,馬上在手袋裏拿出大量的化妝品,開始進行她的喬妝工程。
 
當化妝品接觸到她的皮膚時,她感受到那些化學物質給皮膚帶來的疼痛。
她強忍著痛楚,仍然不斷在皮膚上修修補補,只是不論如何修辭,始終遮掩不了她的老態。
 
「呀!!!!」Daisy像瘋了般大叫,然後把桌子上的化妝品全都掉進垃圾筒裏。


 
「嗚嗚……嗚嗚嗚……」她又再次哭泣起來,在淚水流過臉上那些化學物質時,所帶來的痛楚,卻遠遠不及Daisy心中那種痛苦!
 
仍然沉浸在絕望中的Daisy,忽然看到電話的螢幕亮了起來,是媽媽發送給她的訊息。
 
她輕輕的抹了抹臉上的眼淚,拿起了手機。
 
「阿女,你點呀?第一次出去做嘢,要事事小心呀!等你返嚟我再煲湯俾你飲啦! 永遠愛你的媽媽」
 
Daisy看著手機上的訊息,剛抹乾的眼淚又開始落下來了,她心中既高興又擔憂。


開心的當然是有媽媽的疼愛,擔憂的則是若自己真的出事了,那已達退休之年的母親到底會傷心到甚麼程度,又有誰能繼續關心和照顧她呢?
 
想到這裏,Daisy拿起了電話,回覆了一段頗長的文字後,把臉上的化妝品都卸走,然後戴上口罩和帽子後,便離開了酒店。
 
她首先去了銀行一趟,把所有股票、基金、外幣等等,全都調回自己的戶口後,便把內裏九成的錢都轉到母親的戶口內。
 
然後又致電給保險Agent,更新了一些必要的資料,免得出事後因為資料不全導致延後了賠償。
 
之後,她又到了道堂一趟,龍叔看到他時,也不禁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
 
「Daisy?」龍叔雖然猜到眼前的她是Daisy,卻不敢肯定。
 
「係,係我。我……我想問你地搵到方法令我避開雙嘢未?」Daisy懷著一絲希望望著龍叔。
 
龍叔看著Daisy這個模樣,有一剎那的衝動想告訴她實情,但裘叔的說話突然在腦海中響起:「你係咪想隻嘢再喺度害人呀?係嘅話你即管講!我地今日救得一個,救唔到十個;救到十個,都救唔到一百個,你自己諗啦!」


 
於是龍叔艱難地搖了搖頭。
Daisy卻像早就料到一樣,沒有再說點甚麼,她站起來準備離去。
 
「Daisy……你……你記住最後嗰日先用我俾你度符,佢……應該可以幫你避過一劫!」龍叔特意提醒她,Daisy聽到後,回頭看了龍叔一眼,然後鞠了一個躬後,便離開了。
 
然後,她在街上徘徊了一會,買了一把刀和一個鐵鏟後便回到酒店了。
雖然Daisy知道自己大慨是鬥不過美玲,但她找出Mina骸骨的決心卻仍是存在的,她買了一把鐵鏟,就是為了更有效的找出那副骸骨。
 
至於那把刀,Daisy則好好的把她收在自己的袋裏,看來不是為了對付美玲而用。
在所有東西都準備好後,Daisy看著自己的電話,臉上露出猶豫不決的樣子。
 
在下了很大的決心後,Daisy在電話簿裏搜尋著某人的電話,然後,她撥通了一個電話,手機螢幕上顯示著「Tony」。
 
大慨響了數秒後,電話便接通了。


「喂!Daisy?係咪Daisy呀?你終於打俾我啦,你依家喺邊呀?你做咩無啦啦同公司請咗假嘅?」
 
Tony的聲音從電話裏傳過來,又弄得Daisy眼眶裏紅了一紅,Daisy強忍下心中的悸動,冷靜下來說。
「Tony,係,我係Daisy。」
 
在聽到了Daisy的聲音後,Tony在電話旁呆了一呆,Daisy很快意識到是怎麼一回事。
 
「哈哈,我把聲係咪好難聽呀?」
 
Daisy自嘲了一下,可這也是事實無錯,因為Daisy的聲音真的變得像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一樣,絕對算不上好聽就是了。
 
「唔……唔係呀……Daisy,你喺邊呀?我……我嚟搵你好無,我想幫你!」Tony雖然被Daisy那聲音嚇了一跳,可是仍然繼續關心她,因為Tony絕不容許自己,再一次不相信Daisy了,他內心一直認為,要是之前能早點相信Daisy,說不定這次的事情不會變得如此嚴重。
 
「唔好......我......我唔想俾你見到我個樣!我打俾你……純粹因為想俾返個回覆你……同埋,想同你傾下計,聽下你把聲……所以,我已經好滿足!」
 


「Daisy,你俾我見你啦,就算你變成點,你就係你,我只係想見你,想幫你!」
 
「我……我都好想見你,但我唔可以,我真係接受唔到!我只係想話你知,我係鍾意你……但你唔駛等我,亦都唔駛嚟見我。因為,我好有可能,過唔到聽晚……如果……我真係無事,同時我會搵返你!Tony,我愛你……祝你……一切順利!」
 
說完後,也不等Tony回話,Daisy把電話關掉,不再讓任何人找到自己!
然後,她一直在床上休息,她知道以現在的身體,並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擺脫美玲,她只能盡量儲存體力,盡可能把Mina的骸骨找出來!
 
時間流逝得很快,Daisy叫了Room service後,吃過了晚餐,便拿著鐵鏟一直等著。
 
果不期然,四周又再次起了一陣白霧,這次,已是她第六次在這種環境下前進了。
那討厭的熟食攤檔和屋子再次出現了!
 
「Daisy,陰公囉,點解你會變成咁架?咁醜樣嘅!哈哈哈哈!」看著Daisy的正是美玲,她現在的樣子變得很漂亮了,聲音也變得很甜蜜。
 
「你拎住個鐵鏟做咩呀?話時話,你尋日喺間屋度係咁搵啲咩……咪住,係咪有人同你講咗啲咩?」美玲好像想通了Daisy那奇怪行動背後的意思了,臉色稍為變得不悅。


 
「唔知呢?你估下!」Daisy看到美玲臉色驟變,不禁樂了一下。
 
「估?我唔估啦!只要捉住你,就一切都解決!」美玲拿起了一碟腸粉,臉上稍為有點不高興的神色,慢慢走向Daisy。
 
Daisy看到美玲接近自己,竟然一動不動,難道她放棄了?
 
不,她是在等!
她在等美玲遠離熟食攤檔,好讓Daisy能順利破壞那攤檔。
 
因為Daisy搜尋了兩天,她發現屋內要收藏東西比想像中困難。
再加上,由於美玲那句「肯定呢間屋入面無你要搵嘅嘢」,Daisy開始設想那些骸骨根本不在屋裏,而是在屋外。
 
而唯一比較可能藏著骸骨的地方,就是熟食攤檔了。
美玲一步一步的走近Daisy,Daisy則仔細計算著美玲和熟食攤檔的距離。
 
終於,美玲離得夠遠了,Daisy也不作多想,把整天儲存下來的體力,都用在這個時刻。
 
她越過美玲的同時,把手上的鐵鏟狠狠的敲在美玲身上,美玲大喊了一聲後,轉過身來正欲發作,卻發現整個熟食攤檔都被Daisy推倒了!
 
「你!你做咗啲咩呀!」美玲怒不可歇的樣子,似在告訴Daisy她做對了。
到底,這樣是否真的能對付美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