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從惡夢中清醒過來的Daisy,透過鏡子看到自己的樣貌,已經變得跟原先的美玲完全相同。
 
她輕輕的撫摸了長滿濃瘡和凹陷的臉,淚水卻是再也流不出來了。
這些日子以來,那六次的經歷,她的心情由恐懼變為悲傷、悲傷變為憤怒,來到這一刻,她只感到一片虛無。
 
不知道是否外貌變成了跟美玲初期一模一樣的關係,Daisy好像有點明白美玲的感受。
如果自己也經歷了跟美玲一樣的事情,可能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來,這一刻,Daisy竟對美玲產生了一絲同情。
 
人的心真的非常複雜,明明昨天Daisy仍只有憎恨和憤怒,但這一刻竟然會有這種感情產生出來,即便是Daisy自身,也驚訝自己竟會這樣想。
 


但Daisy明白,同情歸同情,美玲的計劃仍是要破壞的。
因為她知道,只要是人類,都應該像她那樣,心情會根據不同情況而有所變化,但美玲一心都只想著復仇,對男人進行報復,這樣的她,不管從任何角度來看,都絕不可能稱之為人,美玲只是一個仇恨的化身而已。
 
Daisy看著自己買回來的刀子,回憶起昨天晚上Mina的說話。
「第一件你要記住嘅事,就係唔可以自殺!因為自殺係解決唔到,我之前經歷嘅時候,去到第三次已經忍唔住自殺!我可以話你知,你係唔會死,你只會感受到痛楚!中咗美玲嘅詛咒之後,想死都只能喺俾佢殺死......而正正因為咁,你先有機會做到以下嘅事去破壞美玲嘅計劃!」
 
本來Daisy已決定在第七日時自殺,才會買來眼前這把刀子。
她想不到,現在這把刀竟然有其他用途。
 
當Daisy幻想自己,用這把刀去破壞美玲的計劃時,身體竟禁不住顫抖起來。


連生死也置諸道外的Daisy,想到執行那方法時,竟然會感到害怕,她看見這樣的自己,也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死,原來真係唔可怕……估唔到,有啲嘢真係會比死更恐怖……」Daisy內心這樣自嘲著,身體仿佛在附和她的自嘲,顫抖愈來愈強烈。
 
突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使她從恐懼感中釋放出來。
手機上清楚地顯示著「媽媽」,她卻不敢接聽,因為她的聲音已經變得像一個老人般,她不希望以這樣的聲線跟任何人談話,她不想嚇怕其他人。
 
手機的音樂停止後,又再次響鬧起來,這樣的情形重覆了好幾遍後,才沒有響鬧起來,看來Daisy的母親放棄了。
 
Daisy拿起手機的一刻,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螢幕更亮了起來。


「阿女你無嘢呀嘛?我今日Check戶口見到多咗成十萬蚊,做咩無啦啦過咁多錢俾我呀?你係咪有啲咩唔開心呀,唔好收收埋埋,要同我地講呀!你老豆佢都好擔心你呀!你見到我個訊息就覆返我啦! 擔心你的媽媽」
 
看到這樣的訊息,又想到自己的情況,相信沒有人會不哭起來吧!
Daisy也一樣,她的眼淚早已落在手機的螢幕上,她不知道應如何回覆這個訊息,更不敢想像父母知道她離世後會有甚麼反應。
 
但她知道,這可能是自己最後一次留給家人的訊息,所以她打了一篇十分長的文字,好讓父母能夠安心。
雖然,這個安心……只能維持到今晚,當他們翌日發現,身為女兒的她沒有回到家中,到底……又會怎樣呢……
 
她把訊息發送出去後,思考了一會後,便拿起手機致電給某人。
「Tony,我……我係Daisy。」
 
「Daisy?你喺邊呀?」Tony驚訝Daisy竟會致電給他,於是緊張地問。
 
「……對唔住,我尋日只係顧住自己,完全……完全無諗過你感受。希望我講嘅嘢,唔會令你……令你困擾。」
 


「唔好講呢啲啦,我無困擾呀!我想幫你,我尋日試過問咗好多人,今日都請咗假去幫你搵啲師傅問下可以點做!你唔會有事架!呀,一係咁啦,我依家嚟同你去見啲師傅,就算唔可以即刻解決,最少都爭取多啲時間呀!」Tony的確用了不少方法去搜尋不同的師傅,但他實在不知道誰才有效,所以他打算帶著Daisy拜訪所有師父,只要有一位是有效的,Daisy便不用死了!
 
「唔駛啦Tony,我喺旺角已經搵咗位師傅幫手,所以唔需要啦。同埋……我有預感,呢次我唔會走得甩……」Daisy帶點悲傷地說。
 
「唔會架Daisy!唔會架!一定有方法架……係啦,我地買機票去泰國,聽講嗰邊好出名對付呢啲嘢!再唔係……」Tony不肯死心。
 
「唔駛啦Tony,方法……可能真係有,不過……已經太遲啦。」Tony聽到Daisy這樣說,內心更加自責,要是他能早點相信Daisy,事情可能有轉機……但現在……
 
Daisy仿佛看穿了Tony的內心,便續說。
「你……唔需要怪責自己,你願意相信我,願意幫我,有呢個心,已經好足夠。只係已經無時間啦,真係要死嘅話,我只想死喺香港。今次我打俾嚟,係想求你一件事,希望……我走咗之後……你可以幫我。」
 
Tony在電話背後,已經哭成淚人。
「你……你講啦……」
 
「我屋企人,你都見過面嘅,我擔心,我走咗之後佢地會接受唔到。如果可以,因為我唔知死咗之後喺會消失定留低屍體,到時你再幫我諗個好嘅理去安慰佢地……好嘛?」


 
「好……好……我唔會睇住佢地……」
 
「多謝你……Tony,如果可以早啲接受你……算啦,都係無嘢啦,多謝你!」Daisy邊哭邊說。
 
「我……我想見你……」Tony接受不了就這樣離別。
 
「唔……唔好啦,我唔想用咁醜嘅樣去見你……我希望喺你心目中留低嘅,係最美好嘅我……再見啦,Tony……」Daisy哭著對Tony說了再見,Tony亦已哭得不似人形。
 
掛斷電話後,Daisy休息了一會,便準備去做最後一件事,她來到了龍叔的道堂。
龍叔亦像早已料Daisy會到來,早已沏好茶等待她的到來。
 
「龍叔。」Daisy進到門後,坐下來面對著龍叔。
 
「Daisy……」龍叔欲言又止,似在想著甚麼似的。


 
兩人沉默了好一陣子,Daisy率先開口打破這個局面。
「龍叔……我……想問,究竟呢道符有咩用?如果真係用嚟保命,我諗唔到有咩理由一定要係最後一次遇見美玲先用。」Daisy拿出了龍叔給她的符,眼神堅定地問,似在告訴龍叔,她已知道這並不是甚麼護身符。
 
「你……呢道符……」龍叔似乎沒有料到Daisy有此一問,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答。
 
「呢條問題,不如等我嚟答啦!」一把熟悉的聲音從道堂裏的客房傳了出來,原來是裘叔。
 
「裘叔?」Daisy萬料不到,裘叔竟會在這裏出現。
 
「既然你都發現咗道符並唔係咩保命符,我都無必要再匿埋。呢道符,其實係用嚟打開一條通道,令我同師侄可以入到去美玲嗰個空間嘅道具!要你最後一次先用,係因為嗰陣嘅美玲係最詭弱嘅時候,咁樣我地先有機會消滅到佢!」裘叔也不再隱暪。
 
「消……消滅佢?你地真係做到?咁消滅咗佢……我係咪會無事?」Daisy雖然心裏明白,若消滅美玲後她便能平安無事,龍叔和裘叔早已把實情告訴她,並要求她協助了,但她還是忍不要去確定。
 
龍叔聽到後,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Daisy已猜到答案大概是甚麼了。


「唔會,或者,正確啲嚟講應該係,根據先師佢地留低嘅資料,呢種情況下唔會無事。假如我地能夠成功,我地三個應該會永遠困喺嗰個空間入面,走唔返出嚟!」
 
「咁之前你地話有一個逃避美玲嘅法術,嗰個都係假嘅?」Daisy追問。
 
「唔係假,真係有呢個法術,但憑我同阿龍兩個,係無辨法施展嘅!」裘叔怕龍叔說得太多,所以斬釘截鐵的說。
 
然後,整個道堂都變得死寂起來,從外表完全看不出Daisy在想甚麼。
 
過了一段時間,Daisy才看著裘叔,眼神堅定地問。
「入咗去嗰個空間,你地都有可能出唔返嚟,咁……點解你地一定要消滅美玲?」
 
裘叔和龍叔對望了一眼,知道若不交代清楚,Daisy可能會拒絕使用符咒。
 
「謝小姐,相信你都記得,阿龍佢同你講咗,我同阿龍嘅師傅,都係劉道士嘅徒弟。當年劉道士幫完太子爺之後,其實一直都俾美玲纏繞,好彩嘅係,美玲當年嘅力量雖然好勁,但劉道士做嘅都係善行,加上本身無同美玲有任何嘅緣,所以美玲一直都無辨法對付佢。跟住有一段時間,美玲無再纏繞劉道士,我地都以為已經無事,點知……」裘叔說到這裏,眼眶不禁紅了起來。
 
他深呼吸了一下,便繼續說。
「點知美玲並無放棄,佢果陣偷咗其他人嘅皮膚,用一個年輕女子嘅身份去接近……接近我……」
 
說到這裏,Daisy已意會到大概是甚麼樣的情況了。
 
「果陣嘅我,根本無能力去分辨原來佢就係美玲……結果,佢利用咗我接近師傅嘅地方,設咗一個陷阱殺死咗佢……」
 
Daisy已猜到是這樣的情況了,但她還是不明白,真的有必要為了這樣,犧牲自己的性命去報仇嗎?
 
「我師父劉道士,一般場合我都會叫佢做劉伯伯……但……其實佢係我爸爸!一開同你講美玲嘅故仔,我屋企之所以無受到當年暴動影響生計,係因為我爸爸嘅工作唔會受呢啲事情影響。倒不如話,發生呢啲事嗰陣,啲有錢人仲需要求神問卜。所以……雖然爸爸佢無怨我害死佢,但我一直都唔夠膽認佢做我爸爸,我唔配!至少,我要消滅美玲,先可以去佢墓前,叫返佢一聲爸爸……」
 
Daisy總算知道,裘叔想要消滅美玲的心情。
「我明啦,龍叔唔需要講俾我知你要報仇嘅原因啦,我知道,每提一次,只會痛苦一次!不過,我依家總算可以完全相信你地,今晚我會用呢道符幫你地打開通道!雖然我無辨法繼續生存,但我都希望你地成功!」
 
Daisy問清楚符咒的使用方法,並交代了自己現在住的地方後,便離開了。
 
「師伯,我地究竟可唔可以對付美玲?」餘下二人的道堂,龍叔不確定地問。
 
「唔係可唔可以,而係必需去做!」裘叔堅定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