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在月光的映照下,酒店的房間更顯出淒冷。
Daisy手中拿著刀子,口袋裏則藏著那道符咒,等待著濃霧的出現。
 
事情總是來得十分突然,白色的煙霧忽然包圍著Daisy,早就料到的她毫不驚訝。
她從口袋裏把符咒拿了出來,口中默念了裘叔教給她的咒語,符咒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
 
Daisy知道符咒啟動了,便馬上向小屋前進,因為裘叔已交代了,他們需要一些時間才能來到這個空間,所以她被拜托去纏著美玲,不要讓美玲發現這道符咒。
 
再次來到小屋前,只見那本應被破壞了的熟食攤檔,現在已安好的放在小屋旁邊。
而美玲則看著走過來的Daisy,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此刻,兩人的形象徹底對換,美玲已變得像個二十多歲的美女。
而Daisy則老態龍鍾的,很辛苦的走著。
 
「終於,終於都嚟到今日啦!雖然你做咗好多嘢,搞到我好嬲,不過我決定原諒你!唔好嘥時間啦,過嚟啦!你可以得到解脫啦!」美玲慢慢走向Daisy。
 
Daisy一言不發,亮出手上的刀子。
「哈!上幾次仲未受夠教訓咩?仲夠膽亂嚟!」美玲看到刀子後,沒有停下腳步,邊發出恥笑聲邊向Daisy走去。
 
Daisy看見完全阻止不了美玲,便打算跑進屋子裏。


只是,老態龍鍾的她,哪裏能越過美玲,美玲改變了行走的方向,阻擋了Daisy的步伐。
 
Daisy無奈停下後,身體已經發出了警號,使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想不到只是稍為跑動一下,Daisy已經氣喘如牛,看來要拖延美玲是不可能的了。
 
但美玲並沒有立刻出手,只是用鄙視的眼神看著Daisy。
「你真係好樣衰!每次嚟到最後呢個時刻,見到呢個醜陋嘅樣,我就覺得好嘔心!」
 
「吁吁!吁吁!哼,嘔心?你遲早咪又係會變返呢個樣,唔好唔記得,呢個先係你嘅真面目!」Daisy不服輸地說。
 


「哼!唔駛你提我!我自己知咩事!你即管繼續扮堅強,跟住落嚟我就會回復青春,去誘惑你嘅男人,佢好似叫Tony啊?如果俾佢見到你呢個樣,唔知佢會點諗呢?哈哈哈哈!」美玲那高分貝的笑聲,令Daisy倍感厭煩。
 
「八婆,你唔會得逞!Tony唔會俾你誘惑到!」
 
「白痴!係男人都係一樣架啦!佢地就係鍾意後生女,佢地就係鍾意年輕嘅肉體!唔會有男人可以抗拒我!不過你放心啦,佢變咗心愛上我之後,我會幫你報仇!因為我會殺咗佢!哈哈哈哈!我會先挑斷佢嘅手筋腳筋,等佢走唔甩,之後就會切斷佢嘅子孫根,然之後……哈哈,諗起都興奮!」
 
「痴線婆!你唔係為咗報太子爺嘅仇咩?你搞其他男人有咩意思?」
 
「報仇?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唔止要殺太子爺,我仲要殺佢嘅後代,殺完佢嘅後代我要殺其他男人!所有男人都要死!」
 
美玲高聲大笑,那可怕的聲音不斷傳進Daisy的耳內,使她不能動彈。
Daisy猜得無錯,美玲已經不是為報仇,她單單只是仇恨的化身而已。
 
「果然,我決定嚟消滅你喺無錯嘅!」一把聲音從濃霧中傳出,是裘叔!
 


只見裘叔和龍叔一身道士的裝扮,看起來好不威武,聲音更像有穩定神的效果,本來被美玲的笑聲弄得不能動彈的Daisy,又恢復行動力了。
 
裘叔的出現,美玲竟沒有任何感覺,甚至懶得正眼看著他們。
 
「Daisy,你真係太天真啦,你以為呢兩件臭道士可以對付我咩?我一早已經感覺到有唔妥啦,不過佢地實在太弱,弱到我一啲緊張感都無!你放心啦,我會好快殺晒佢地,之後就會輪到你!」美玲眼睛死死盯著Daisy,像在告訴她,任何行動也不會有作用。
 
「大膽妖邪,本真人在此仍敢口出惡言?」裘叔見美玲完全不理會他和龍叔,怒羞成怒下,拿出了一個搖鈴,發出清脆的鈴噹聲,然後口中念念有詞,慢慢接近美玲。
 
不知道是否裘叔的法術生效了,美玲的身體像被定住了一般不能動彈。
 
Daisy看到裘叔他們到來,早已想趁機進入屋子內。
眼看美玲停止了活動,她馬上跑進屋子裏去,到底她進去的目的是甚麼呢?
 
先不管Daisy準備做些甚麼了,眼前的裘叔和龍叔,一個拿著搖玲和符咒,另一個則拿著桃木劍和黃色令旗,一步一步的逼近美玲。
 


眼看裘叔快要把符咒貼在美玲身上時,美玲突然發出一下怒吼,把兩人都震開了!
 
「臭道士!當年破壞我嘅好事,依家又要嚟阻頭阻勢!我要殺晒你地!」美玲整個人都青筋盡現,像發瘋了撲向二人。
 
「阿龍,拎令牌出嚟!」裘叔再次搖響手上的搖鈴,阻止美玲的來勢。
 
但這次卻無法徹底阻止她,只能減慢她撲過來的速度,但那兇險的氣勢卻絲毫不減。
 
就在美玲快要碰到裘叔時,龍叔拿出了一個令牌,並把它放到美玲的額上。
令牌發出一道強光,美玲痛苦地嚎叫著,她被逼退了。
 
看著美玲痛苦的樣子,兩人心中都有著同一個想法:「可以!可以消滅佢!」
 
兩人重施故技,裘叔負責搖鈴,龍叔則換了一把金錢劍在手,看來是打算速戰速決!
 


在裘叔的咒語和搖鈴的輔助下,再加上剛剛被那令牌所傷,美玲竟完全不能動彈。
兩人不敢大意,一直保持警戒慢慢靠近。
 
裘叔確認了美玲的情況,判斷她已無法反抗後,便大喊:
「阿龍,係機會,快啲收拾佢!」
 
「嚓」的一聲,劍身穿透了身體,鮮血從傷口處噴灑出來!
 
鮮血?對,沒有錯,是鮮血!
 
裘叔還沒有理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只感到腹部一陣疼痛,不由自住的跪了下來。
他一臉錯愕的看著自己的腹部,然後回到看著龍叔。
 
只見龍叔也一臉錯愕,仿佛不知道這是他造成的。
 


「哈哈哈哈!白痴道士!你地真係以為咁樣可以消滅我?白痴!哈哈哈哈!」搖鈴的聲音停止了後,美玲回復了行動力,冷眼的看著二人。
 
「點解?阿龍你……點解會咁……」裘叔想不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而插在他腹部的,根本不是甚麼金錢劍,而是一把鋒利的刀子。
 
「師伯!我......我都唔知點解會咁......我明明係拎金錢劍……我明明係拮向美玲……」龍叔震驚地說,整個人都變得不知所措。
 
「當年對付嗰個臭道士已經用過一次,我都估唔到同一招可以繼續有用!所以話呢,男人!哈哈,哈哈哈哈!」美玲發出詭異的笑聲,恥笑著兩人。
 
裘叔聽到這裏,一臉憤怒的看著美玲,看來是知道原因了。
「師伯……點……點解……」龍叔仍然不明所以,明顯已經方寸大亂。
 
「估唔到,阿龍你會同我一樣……做出相同嘅錯誤……天意……」裘叔黯然地說。
 
「哼!天意?唔係,我一早講過天下男人都係一樣!如果唔係,你兩個臭道士點會受我引誘,同我上床!同我上床嘅代價就係受我控制!哈哈,哈哈哈哈!殺死自己師伯嘅感覺係點呀?哈哈哈哈!」美玲高聲恥笑著兩人。
 
「對唔住呀師伯,我唔知會咁,對唔住呀!」龍叔知道真相後,急得向裘叔跪了下來。
 
「阿龍……算啦,呢啲都係天意,如果……我地一早……一早幫個女仔,就唔會……就唔會搞到咁……」裘叔說著說著,口中吐出了一口鮮血。
 
「你......你係幾時知道我......我地想……對付你……」裘叔想求個明白。
 
「哼,講俾你聽都好,等你死咗條心!我一早知道你地死心不息想對付我,所以我先下手為強,你仲記唔記得你師傅點死架?」美玲看著阿龍,但阿龍卻一臉茫然,不知所措。
 
「唔通,你......你嗰陣……已經……」裘叔痛苦地說。
 
「無錯!嗰陣我已經控制咗呢個臭道士,之後嘅嘢,哼!就好似你地諗咁樣啦!本來我都無諗住要殺你地,不過你地係都要搵上門,係你地自己攞嚟!我唔想再同你地玩啦!臭道士,解決佢之後,你就自殺啦!」下了命令後,美玲便慢慢走向小屋,任由兩人留在原地。
 
就在美玲進到屋內的同時,裘叔已被龍叔殺得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龍叔亦拔出了插在裘叔身上的刀子,向自己的脖子狠狠劃了一下,大量血液噴灑出來後,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美玲慢慢走著,她一點也不著急,因她知道,兩個道士死後,Daisy只是囊中之物而已。
 
但當她聽到一陣陣痛苦的呻吟聲,她突然有一絲的不安感,馬上加快腳步找出Daisy。
 
當她來到廚房時,她憤怒的大叫了起來:
「你喺度做咩呀?」
 
原來,她剛踏進廚房時,便看見一個血肉模糊的軀體,正拿著一把刀子,把身上的皮膚一下一下的削了下來。
 
這個血肉模糊的軀體正是Daisy,她身上九成的皮膚已被她削了下來,並放到廚房裏某個碗裏。
只見皮膚掉到碗裏時,便化作一攤血水,而那些被削下的皮膚所形成的血水,已經滿溢出來並把地板都染紅了。
 
「呢個方法我只講一次,你做唔做自己決定啦!首先你要記住,因為受到美玲詛咒嘅我地雖然唔會死,但疼痛嘅感覺係不變嘅!呢個方法就係,你要去到廚房,搵出一個印有美玲字樣嘅碗,然後將你嘅皮膚,一塊一塊咁削落去!」Mina在消失前對Daisy說。
 
「吓?咁做嘅意義係?」Daisy那時並不明白。
 
「廚房入面有兩個碗,一個有字一個無字,美玲佢會將自己嘅皮膚削落嚟放到有美玲字樣嘅碗入面,而受詛咒嘅我地,被削落嚟嘅皮膚會放喺另一個碗入面!我唔知佢係點樣做到,但只要咁樣做,佢就可以奪走我地嘅皮!所以,只要你做出相反嘅動作,就一定可以破壞佢奪取我地嘅皮膚。」Mina解釋。
 
「但係......點解你會……」Daisy想不通為甚麼Mina會知道。
 
「唔係我搵出嚟,喺咁耐以嚟,一直被美玲當做燃料嘅死者得到嘅方法嚟!我地被殺之後唔會咁快灰飛煙滅,而係當做嗰架爛鬼熟食攤檔嘅燃料而生存落去。亦都因為咁,每一個被害者得到嘅訊息傳承落嚟,先有呢個方法!不過,呢個方法應該係比死更難受!你……自己決定做唔做啦!」Mina說完後,便去對付美玲並被消滅了。
 
「估唔到,成身啲皮無晒都真係唔會死,Mina無呃我!同埋睇你個樣咁緊張,睇嚟呢個方法真係有效!哈哈!哈哈哈哈!今次仲唔係我贏?唔好以為所有嘢都係順你意!」Daisy說完後,便削下自己手上最後的一塊皮膚。
 
「唔好呀!!!!」美玲看著那塊皮膚掉進碗裏,卻已經無法阻止了。
 
只見當那塊最後的皮膚掉到碗裏,化成最後一攤血水時,Daisy整個人就像失去了支撐般,整個人仆倒在地上,終於,她可以擺脫美玲,擺脫痛苦,大概,這對她來說已是最好的結局吧。
 
「可惡!可惡呀!!!差一步!!!我唔要變返以前個樣,唔好呀!!!」只見在Daisy死去後,美玲開始痛苦地呻吟著。
 
她臉上和身體上的皮膚,開始一片一片的剝落!
慢慢地,原本年輕嫰白的皮膚,每剝落一片肌膚時,可以看到她身上所有部份都在老化。
 
不消一會,美玲全部皮膚都脫落了,掉在地上化成一攤腐臭的液體。
身上只剩下肌肉組織的美玲,跪在地上像個瘋子地在咆哮著!
 
「可惡呀!!!八婆!!!我唔會就咁算!!!你要阻止我呀嘛,我一定要殺咗Tony,一定要!!!」
 
美玲的身體進一步老化,肌肉組織仿佛也開始剝落。
這情況下,美玲打開了廚房裏一個像是儲水箱的東西,內裏全是血紅色的液體。
 
然後,她遺下了一句說話後,便整個人跳進箱裏消失了。
「我一定會殺晒所有男人!!!」
 
 
 
 
一年後
 
一名男子拿著鮮花,進入了鑽石山火葬場骨灰龕大廈,慢慢走向一樓的某個地方。
 
然後,他在某個龕位前停了下來。
他獻上了鮮花,雙手合十的拜了三下。
 
「Daisy,估唔到咁快就一年啦,我已經升咗職,除咗忙啲之外,都做得好開心。另外,你爸爸媽媽都好好,唔駛擔心佢地,我間唔時都會同佢地飲下茶。雖然佢地有時都會提起你,不過比起之前已經好咗好多啦!」Tony對眼前的照片訴說著近況。
 
「你拜托我嘅嘢我都做咗啦,你放心啦!不過我有啲唔開心囉,就係你走咗咁囉,我去搵咗好多師父幫手,諗住請你上嚟,點知都係搵你唔到,仲搞到我爭啲俾神棍呃錢,好在我夠醒先無事!點解……點解你連報夢俾我都懶呀?唉,我真係覺得當時,如果我肯相信你,你係唔會死架!」Tony邊歎氣,邊用濕紙巾去抹拭Daisy的照片。
 
「我知,你實會話我無用架!再唔係肯定會話無怪我呀嘛!但我真係放唔低你,如果你真係唔駛受苦,至少都同我講聲呀!」
 
「唉,好啦,我知啦,你嫌我煩呀嘛!唔講啦,遲啲再嚟探你啦!仲有呀,我搵到女朋友啦,你唔好妒忌佢呀知唔知,我唔會因為有女朋友唔嚟探你架!好啦,我走啦,有咩需要就報夢俾我啦!」
 
Tony離開後,Daisy的照片露出了非常親切的微笑,大概是想告訴Tony她在另外一個世界過得很好吧,但Tony卻錯過這個訊息了。
 
某一日,Tony加班到很晚才離開公司,由於要趕進度的關係,Tony這晚連吃晚飯的時間也沒有。
 
在前往地鐵站的途中,他看見一檔熟食攤檔,正冒著熱騰騰的蒸氣。
本應感到十分幸運的Tony,卻被這攤檔嚇了一嚇,腦海裏又回憶起一年前Daisy形容給他的恐怖經歷。
 
Tony小心翼翼的走近攤檔,隱約看見是賣腸粉的。
那香噴噴的蒸氣使Tony肚子叫了起來,於是他再走近一點,發現在賣腸粉的是一位中年大叔,他才放下心來。
 
「喂,哥仔,係咪買嘢食呀?好靚呀啲腸粉,唔啱食仲有燒賣魚蛋!要啲咩呀?」那大叔發現了Tony,熱心地介紹著。
 
「咁呀,我要一串魚蛋一串燒賣啦,要辣油。」自從Daisy離去後,Tony幾乎沒有再吃過腸粉了。
 
結帳後,他便站在一旁大快朵頤。
 
就在他正狼吞虎嚥的把東西塞進口裏時,一個十元硬幣正慢慢滾到他的旁邊。
然後,一名漂亮的女士在追著這硬幣。
 
Tony看到後,便半蹲下身子,撿起那十元硬幣。
「嗱,小姐。」他把硬幣遞給眼前的女士。
 
「唔該晒呀先生。」
女士抬起頭來,那亮麗的雙眼,散發出誘人的魅力。
而她的容貌十分漂亮,白裏透紅的皮膚,瓜子口臉配上紅潤的雙唇,看來只是剛剛二十出頭的模樣,絕對能迷到不少男士!
 
Tony也被她的美貌嚇到了,他想不到在這夜深人靜的時間,竟會碰到這樣漂亮的女士,不自覺的看得呆了。
 
「嘻嘻,你望咩呀?」這女士的笑聲亦十分動聽,只聽她嬌羞的笑了一笑,語氣帶點挑逗的感覺!
 
「唔……唔好意思,我……我無惡意架!」Tony顯得十分尷尬。
 
「唔緊要,係呢,我叫Mabel呀,你叫咩名呀?」
 
「我……我叫Tony。」
 
「Tony,幾襯你呀,不如我地做個朋友啦!」最後這句邀請,仿佛帶有魔力一般吸引著Tony。
 
Tony差點脫口說出一個「好」字,但腦海裏不知怎的,竟浮現出Daisy和女朋友的模樣。
 
於是他定下心神,並回答:「我……我有女朋友架啦!」
 
說完後,Tony便繼續走向地鐵站了。
而這個自稱Mabel的女士,微風吹起了她額前的頭髮,顯露出一道小小的傷痕。
Mabel在Tony離開後,她暗暗罵了幾句後,便消失在街道上了。
 
下次,要是遇到額頭有傷痕的美女,請緊記,不要胡亂答應和她做朋友啊!
還有,如果見到熟食攤檔,又剛好是賣腸粉的,千萬別吃上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