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宿醒來, 奇哥正睡眼惺忪咁望吓, 艷紅已經人去床空, 咯, 咯, 咯, 叩門聲過後, 奇哥見倒龜婆已經哨住棚牙捧住個盆行緊入嚟。

「公子早晨, 你快啲過嚟洗個面先啦, 呀係呢公子, 你諗住簽卡定係比現金咁呀?」

奇哥有啲不滿咁話 : 「吓, 唔係呀化? 妳尋晚件艷紅個窿仲闊個大坑, 我搞咗成晚都好似無搞過嘢咁, 家吓我都無出過嘢, 咁就即係未完事啦, 但未完事嘅話, 咁我又點可能要找呢條數咁呢?」

龜婆聽倒之後就收起笑容, 「哦, 咁唔緊要, 年中你呢挺人我都見過唔少, 不過我都可以話比你知, 咁耐以嚟, 從來響我面前賴數嘅, 無一個係可以四肢健全咁行番出呢度咁啫。」

龜婆 three 乎 fit 之後, 跟住好快, 門外一班陀地彪形大漢就已經行晒架生咁衝入嚟, 但奇哥就即係奇哥, 妳以為持住人多就惡哂呀, 奇哥見到咁, 跟住即時一個起身, 然後就擺出一個虎鶴雙型開弓架勢, 跟住再嚟一個大聖劈掛起手勢, 同時又再單腳大鵬展翅準備進攻。







龜婆喵咀挑咗一聲, 「你老味吖, 咁撚有台型呀? 即刻同我狠狠咁揼七佢。」

一聲令下, 陀地即時衝哂上去就狂揼, 「我淒, 我淒, 擋, 擋, 擋, 仆街吖, 邊個叫你打面呀? 我再淒, 我擋, 啊……, 好撚痛, 嗱反面架, 再打面吖嗱? 噢, 呀, 哦, 雪, 痛, 呀…….」

混亂中, 奇哥比人打到轆咗去門口之處, 但見機不可失, 奇哥跟住再順勢轆落樓梯下面, 一個蜈蚣彈之後, 奇哥跟住就雞咁腳地向住門口方向逃去。

市集街上, 奇哥正發晒狂咁起勢係咁狂奔住, 而身後一大班陀地亦博哂命咁緊追住佢。





「條友叫霸王雞呀, 唔好比佢走呀。」

「我認得佢, 佢仲有條女響客棧度同佢一齊架。」

死嘞, 原來佢哋仲知道表妹就響客棧度, 咁呢次就真係大檸樂嘞。

奇哥腳下加快, 跟住即時衝上客棧二樓房內表妹之處, 篤, 篤, 篤, 表妹醒番之後, 奇哥已經將表妹成個抱起, 跟住再沿住客棧後梯之處繼續狂跑。

跑呀跑, 跑呀跑, 又繼續係咁跑呀跑, 跑咗唔知幾耐, 終於, 斬吓眼就已經到黃昏之時, 而奇哥亦已經跑到千里之外嘅河邊之處。





放低表妹之後, 但見奇哥已經面如死灰, 俺俺一息咁攤咗響地下度, 表妹望住奇哥, 「奇哥, 你見點呀, 你唔好嚇我呀, 奇哥….」

表妹見到奇哥咁嘅樣, 已經緊張到拿手唔成世咁, 突然, 表妹好似諗到啲嘢咁喎。

「唔怕, 等我比粒大回魂丹過你, 包你食咗之後, 即時就會虎虎生威咁企番響度架嘞。」 表妹嗱嗱林響腰間個 LV 小包包度, 攞咗粒大回魂丹出嚟比奇哥食, 奇哥吔咗粒丹之後, 跟住等咗好耐都依然仲係無咩氣息咁嘅。

表妹開始察覺好似有啲奶嘢咁, 「弊, 呢次死火嘞, 我攞錯咗藥添。」

只怪表妹平時個包立立咁亂都唔執吓, 家吓佢就係攞錯咗粒世間上至陰至寒嘅毒藥比奇哥食咗, 呢粒藥, 一般都係要響飽肚食先至會有顯著效果嘅, 意思就即係咁先有嘢嘔倒比你睇, 但響食咗後兩個時辰之內, 如果唔同異性合體交歡嘅話, 咁就會慢慢化成一攤血水咁而死去。

已經駐成大錯, 表妹亦唯有向奇哥坦白咁講出事實, 「嗱奇哥, 即係咁…..」

夜幕低垂, 唔覺唔覺, 表妹已經解釋咗成粒幾兩粒鐘咁滯, 而且表妹似乎仲未有收口嘅意欲, 呢個時候, 奇哥個口啲泡仲多過朝早擦牙嘅時候。

「姑碌…表妹…我…就嚟死架嘞…姑碌, 妳諗到…點先…可以…幫我…解毒未呀…姑碌…」





表妹望吓奇哥, 家吓見啲白泡已經罩住成半個頭咁滯, 「死嘞, 原來已經就嚟兩個時辰, 咁點算至好呢? 無辦法嘞, 唯今之計, 我唯有就蝕底啲, 就等我嚟幫你去解毒先啦。」

表妹開始伸手除咗奇哥條褲, 跟住佢再好快地打出自己隻西, 然後再用極速大雞五味咁搞硬小奇, 跟住再嗱嗱林跨到奇哥身下之處開始踎低, 西口已經罩落, 紅腸已被盡吞, 一吓向天仰昂嘅大笑聲之後。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