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轟, 轟, 一個旱天雷, 四野群鳥即時四散亂飛, 隨住配音組配上唔同嘅動人呻吟聲響過後, 跟住好快河邊之處, 表妹正默默咁企咗響度, 但就左手揸住紅塔山香煙, 而右手就正揸住粒花生係咁咬緊。

地上, 奇哥正用件衫遮住身下嘅部位係咁喊住, 表妹回頭望咗一吓奇哥就話, 「傻豬嚟架, 表妹一定會對你負責任嘅。」

表妹正吃吃大笑住之際, 但突然尿急嘅佢正向住叢林嘅方向行去, 長褲一除, 表妹已經踎咗響草叢之處, 沙, 沙, 沙, 表妹正咪埋對眼享受住一江春水向草啡住之際, 呢個時候, 突然有四個巨大身影正逐漸移至表妹身後。

四個臥藏七呎, 粗眉突眼, 額頭好明顯鑿住個奸字嘅人, 眾人見到表妹正打出個屎忽踎咗響度痾緊尿, 四對原本好似通咗幾晚頂咁嘅屎眼, 即時瞬間就變得炯炯有神咁。

表妹隻 C 眼望見身後嘅人, 但尚算半個江湖人士嘅佢, 一望就知呢四個就係惡名遠播, 姦淫虜掠, 無惡不作嘅四大癲王嚟嘅。





四個褲浪同一時候變得漲卜卜咁, 表妹心諗呢次死嘞, 個米倉一係就唔開, 一開跟住就要比成班人輪米咁輪, 死嘞, 呢劑下面實要變大坑定嘞, 四人正準備要開飯時候, 但突然…..…

「咦, 呀弟, 呀枉, 利安, 質其….」

「奇哥? 你係奇哥? 你真係奇哥嚟呀….」



奇哥好快已經行到埋嚟, 見佢哋五個原來係相識嘅, 而且仲要係由細玩到大果隻死黨嚟添, 五個人正滔滔不絕講緊自己嘅近況, 講到開心之處, 五人正在哈哈大笑, 而講到傷心之處, 五人就再響度抱頭痛哭住。





呢個時候, 奇哥條褲腳正有人係咁拉住, 咦, 係表妹喎, 「喂, 我已經踎咗成個時辰嘞, 你哋不如比我起番身先, 跟住你哋先再繼續講啦。」

表妹企番起身休番條褲, 跟住呀弟就問奇哥, 「係呢, 奇哥, 呢位係….」

「佢係我表妹沅君…」

眾人即時齊聲大嗌, 「沅君表妹。」

但奇哥又再講, 「但我哋頭先剛剛已經….」





眾人即時又再齊聲改口, 「呀嫂。」

呀枉向奇哥講 : 「難得今晚巧遇奇哥同呀嫂, 咁我哋不如就一齊返歸, 然後今晚我哋再嚟個把酒聚舊, 實行不醉無歸呢。」

表妹同奇哥橫掂都無定去, 既然係咁, 咁就梗係 ok 無問題啦, 話咁快, 盡責嘅道具部工友已經將眾人身後河邊佈景一轉, 已經轉到山上眾人居住嘅石屋之處。

眾人正浩浩蕩蕩行到上山之後, 已經到咗屋內入便, 但奇哥就有啲尿急, 所以就先行去咗茅廁之內, 剩番表妹同四人繼續響廳度有講有笑住。

表妹一路講一路好興奮, 胸前對燈亦跟住身體嘅郁動而彈跳住, 四人目光亦同時跟住表妹對燈係咁上下郁動住。

一個老者正踎咗響表妹嘅身後, 正欣賞住表妹呢身咁誘人嘅身段, 呢個時候, 奇哥亦正痾完尿出嚟, 但見老者正踎響表妹身後, 跟住奇哥亦有啲好奇咁踎響老者嘅身旁。

「極品, 極品, 有容奶大, 黃蜂腰, 曱甴肚, 尿忽渾圓又有肉, 好生養之格呀…..」

奇哥聽到自己條女比人讚, 個心當然就有啲高興啦, 但當諗到自己條女居然比人起痰, 個心又即時好似有啲嬲怒咁。





奇哥正想出聲之時, 老者就對奇哥講 : 「後生仔, 睇嚟你我都係同道中人, 家吓你個心係咪都好似同我一樣, 想即刻就將佢襟住嚟再執番一劑先呢? 難得遇著知音人, 咁就不如今晚我哋就一齊聯手嚟個霸王硬上弓, 一於整番個兩皇一后前後左右花園齊齊任玩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