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 利安帶咗奇哥出外辦點瑣事, 表妹反正閒著無聊, 所以就同眾人洗擦衣服, 然後再將啲衫褲逐件咁掛響繩索之上曬乾, 呢個時候, 眾人正聚響門前望住表妹嘅誘人背影。

呀枉先講 : 「呀嫂真是國色天香, 諗起奇哥可以晚晚抱住呀嫂嘅時候就真係幸褔嘞。」

呀弟又講 : 「呀嫂簡直係嗒得杯落啦, 你哋睇吓佢個屎忽, 永遠都總係無時無刻咁翹起住, 真係如果攞嚟做枕頭瞓你話幾好呢?」

質其再話 : 「咪係囉, 你哋話如果佢唔係我哋嘅呀嫂就幾咁好呢, 果晚我諗我哋已經將佢輪流咁嘆咗啦, 仲使好似而家咁剩得個望字。」

坤叔亦感慨住咁搖住頭嚟話 : 「望住佢, 就諗起年青時候嘅我, 唉……, 真係唔知佢對我呢種年紀嘅人仲有無興趣嘅咁呢?」





眾人此時亦同時地嘆氣唉咗一聲。

呢個時候, 表妹正企響矮櫈之上, 但突然一個唔留神, 表妹就連人帶衫咁撻咗落地度, 眾人見狀, 即時起身衝到上前圍住表妹忙加慰問。

「呀嫂見點呀? 有無跌親邊度咁呀?」

表妹正一臉痛苦咁摸住個 pat pat 位置, 眾人見到即時大為緊張, 跟住再七手八腳咁要爭住為表妹檢查吓個躉, 褲頭正被眾人扯住, 表妹已被嚇到花容失色咁揪番住條褲。

「唔使嘞, 唔使嘞, 我已經無事架嘞。」





但眾人仍繼續互不相讓, 吊, 人哋表妹剩係跌親個蘿, 但班友就狼到係咁出手揸人對波, 長褲已經開始扯低, 白雪雪嘅屎渠同黑蚊蚊嘅陰謀都已經響眾人眼前出現, 眾人見到咁樣, 四支旗桿即時動 L, 四人嘅情緒亦已變得更為高漲。

好快地, 一條薄薄嘅長褲就已在眾人手中揸住, 而表妹亦正 V 嘩鬼叫咁按住身下前後位置咁快步衝咗入屋內。

午時, 奇哥同呀弟亦已經番咗嚟, 眾人埋位正準備開飯之際, 突然, 屋外正有人正行緊入嚟, 一個面如冠玉, 風度翩翩, 身上正散發住濃厚嘅書卷氣息, 一身華服襯托住舉止優雅嘅動態, 即時將表妹嘅眼球深深咁吸引住起嚟。

「五弟, 你番嚟嘞, 快啲入嚟啦, 你睇吓係邊個嚟咗?」

來人正用紙扇指住奇哥方向就話 : 「你係….奇哥?」





「你就係五弟…..祥貴?」

「奇哥, 你身邊呢位係…..」

(音樂響起) Oh, my love, my darling, I've hungered for….your touch, a long….. lonely time…..

祥貴同表妹家吓已經互相對望住, 電流已經響四隻眼度猛烈咁互通住, 突然, 一吓爆炸聲響, 二人即時炸到全身都震咗一震。

呀枉開口講 : 「五弟, 呢位係奇哥嘅女人沅君表妹, 唔好講咁多住嘞, 你快啲埋嚟坐低食飯先, 跟住再講吓而家省城出面嘅近況比我哋聽吓啦。」

表妹聽到之後即時係咁迫過一啲, 等留番啲位嚟可以比祥貴坐埋落嚟, 祥貴見到咁, 亦都老實唔客氣咁死迫爛迫咁攝落表妹身邊嘅位置度, 噢, 兩人大脾貼住大脾, 表妹個心肝仔即時卜卜咁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