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叔同表妹起番件屎撈人之後, 搞完一輪衛生, 跟住見仲有一息尚存嘅奇哥, 正哨住棚枯牙眼斬斬咁望住喊緊嘅表妹。

呢個時候, 坤叔就同表妹講 : 「響未諗到辦法之前, 我哋點都要保住佢條命仔先, 但睇佢而家呢個款, 睇怕都食唔到啲咩嘢架嘞, 所以照我睇, 而家響呢度, 唯一可以幫到佢嘅就只有表妹妳一個。」

表妹正一面疑惑咁望住坤叔, 「我….? 咁我要點做先可以幫到奇哥佢呀?」

坤叔正擔天望地, 跟住見佢扯開自己件衫打出個 lin 頭, 然後個咀就做住啜奶嘅動作, 「響呢度, 就只得妳先有嘢比到佢食, 但事到如今, 如果妳想救番佢嘅話, 咁唯一辦法就係要妳咁做。」

表妹都知道奇哥而家嘅狀況, 唉…., 無辦法嘞, 事到如今, 表妹唯有就咁樣嚟供應佢一日五餐啦, 柴房內, 表妹正開始褪下蘿衣, 除下肚兜, 一對白滑而豐有彈性嘅乳房已經響奇哥面前呈現住。





仍剩係只識眼斬斬嘅奇哥, 望住表妹個奶頭已經開始逐漸向住自己迫近埋嚟, 粒奶頭愈嚟愈大, 眨吓眼, 兩片已經龜裂嘅咀唇正開始藏住表妹個奶頭, 咀唇正微微咁郁動住, 但就硬係唔識得點啜奶, 對一個極度咸濕嘅人嚟講, 此情此景, 簡直就係比死更為難受。

市集內, 一個滿面鬚根兼且垂頭喪氣嘅年青人, 正醉醺醺咁揸住個酒樽坐咗響街角處, 但如果大家望真啲, 就知道呢個人原來就係受咗重大打擊嘅祥貴。

「喔, 沅君, 點解…點解…喔, 你會係一個男人嚟嘅…喔。」



入夜之後, 坤叔正響市集搵方法醫治奇哥不果之後, 跟住就正滿懷心事咁番歸途中之際。





突然, 坤叔唔覺意發現正醉臥響街上嘅祥貴, 坤叔行去祥貴身邊, 跟住再響佢身上篤篤篤之後, 然後再向稍為酒醒嘅祥貴講咗奇哥件事出嚟。

突然, 一個手執包袱而滿面嬌俏嘅年輕女子正走到呻叔之處, 「你可唔可以帶我去見吓你講果個人, 我或者有辦法可以醫治倒佢都未定架。」

石屋內, 因為奇哥唔識得啜奶, 所以表妹就唯有將啲奶揸落隻杯度, 然後就倒落奇哥個口度嚟餵佢飲, 四兄弟正圍住表妹, 正睇住表妹響度餵奶。

呀弟 :「呀……, 奀姑姑, 乖啦, 快啲飲奶啦。」

呀枉 :「睇佢眼仔碌碌咁好似有啲飽囉, 剩低果啲留番比我飲得唔得呀?」





利安 :「表妹, 見妳呢排咁攰, 揸奶方面我可以代勞喎。」

質其 :「我都想飲呀, 不過就唔係用杯飲, 而係想就咁啜嚟飲。」

唉, 呢個時候, 表妹仲邊有心情同佢哋玩吖, 屋外坤叔同祥貴經已番咗嚟, 但此時四兄弟就比二人身後嘅少女深深咁吸引住。

坤叔帶住少女嚟到奇哥之處, 少女同奇哥先把過脈, 跟住再簡單咁為佢檢查一番之後, 然後就響包袱之內攞咗一啲銀針出嚟拮落奇哥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