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上, 眾人除咗表妹之外, 成班傷兵正用木板拖住奇哥嚟行番上山石屋之處, 坤叔見到眾人番嚟之後, 「嘩, 做咩你哋個個都爛身爛世咁嘅, 究竟你哋發生咗啲咩事呀? 係呢, 點解唔見呀奇同你哋一齊番嚟嘅?」

眾人指住地下拖住果條乾屍咁款嘅奇哥。



坤叔見倒之後即時眉頭一皺, 望住奇哥天庭出現青色, 田宅宮出現藍色, 淚堂至顴位出現青藍色, 坤叔跟住攞咗張圖出嚟對吓, 「唉, 若然無睇錯嘅, 佢應該係嚴重邪風入侵, 家吓已經乾成咁, 睇嚟…..」

眾人好緊張咁問, 「睇嚟點呀?」





「睇嚟….都係掉咗佢就算嘞…..」

表妹聽到呻叔咁講, 即時喊到肝腸寸斷咁, 「呻叔, 你就做個好心, 睇吓可唔可以幫到奇哥佢啦….嗚…嗚….」 但情況睇嚟都算係幾嚴重吓咁, 而坤叔一時三刻都未諗到有啲咩方法。

「家吓佢身上正充滿住邪風, 普通人最好就唔好掂到佢, 如果唔係吸到佢身上啲邪風嘅話, 輕則就會感染傷寒, 重則就會得到大病。」

但始終都要將奇哥安置好先架, 坤叔諗咗一陣, 跟住就見佢番咗入屋, 唔使一陣, 坤叔就攞住啲搵食架生鈴鈴查查咁行番出嚟。

擺咗個陣之後, 坤叔拎住個鈴鈴就開始搖住, 「天靈靈, 地靈靈, 佛祖先師大顯威靈, 起。」





標指一揚, 正瞓響地下嘅奇哥即時直不甩九十度咁彈咗起身, 坤叔再將手上個鈴鈴一搖, 奇哥就跳咗一吓, 眾人見到咁過癮, 「哦, 咁得意嘅, 真係一搖就會跳一跳咁喎。」

坤叔響左便一搖, 奇哥就向左便一跳, 坤叔再響右便一搖, 奇哥跟住就響右便又再跳咗一跳。



眾人見倒咁頂癮, 「嘩, 好過癮呀, 我又想試吓呀。」

講完呀枉就搶咗坤叔手上個鈴鈴搖咗一吓, 果然奇哥又會聽住鈴聲咁跳。





嘩, 正呀, 四人即時上前爭住要搶個鈴鈴玩,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班友係咁博命搖, 而奇哥就真係四圍亂咁跳。

「試吓跳去左邊啦….」

「唔好, 跳右邊好….」

「喂, 試吓叫佢跳上舊石度啦….」

奇哥已經跳到亂晒籠, 正四圍係咁跳到橫衝直撞住。

已經去到屋旁茅廁方向, 眾人正仲繼續爭緊個鈴鈴玩。

「比我玩呀…」

「你搖咗咁耐, 到我嘞….」





「你哋咪爭啦, 個鈴鈴就爛嘞….」

突然, 見奇哥向前猛力一撞, 而不嬲日久失修兼有啲危危乎嘅茅廁, 成座屎塔即時就撞到冧晒落嚟, 咁都不特止, 最慘嘅就係連奇哥都跌埋落去屎坑下便, 四人見到咁, 即時掉低個鈴鈴咁就閃晒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