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貴哥, 已經咁夜嘞, 點解你一個人仲響度坐住咁嘅?」 兩個人就係咁開始一路傾下傾下, 跟住話都無咁快, 祥貴同呀玉就已經開始響度打緊車輪, 又跟住話都無咁快, 祥貴就已經開始搓緊人地隻魚旦同再捽緊人地隻蜆, 攝影師正手震震之時, 祥貴跟住就再將呀玉成個抱起, 然後就舉步向住柴房方向行去。 

從未經過人道嘅呀玉, 第一次比人咁樣攪法,  響出便一早就已經溪水長流, 而呢一刻響柴房之內, 兩個人就經已情不自禁咁, 正所謂, 神女有心, 襄王有夢, 禾桿草上, 呀玉已經比祥貴除左條褲出黎, 跟住就正依字馬地擘開對腳, 而就再準備今晚要逢門今始為君開嘞。 

而一介書生嘅祥貴, 身下正挺住佢條火熱嘅鐵通, 正向住呀玉未經人道嘅胯下方向隊去, 呀, 入左, 一聲慘叫, 但就係由祥貴發出黎嘅慘叫, 祥貴嘅背脊正比呀玉的指甲, 正用力係咁爪到呈現住無數嘅血痕, 整夜, 柴房之內, 就只係不斷地聽到祥貴發出令人心寒嘅淒厲慘叫聲。
 
第二朝, 一個陽光普照嘅早上, 坤叔正響屋外伸緊懶腰之際, 突然, 屋外走入一大棚人入黎, 為首嘅居然會係孫碧蓮, 跟住入黎嘅仲有呢套劇嘅其他演員同記者, 一面慈祥嘅孫碧蓮同坤叔講, 「坤叔, 套劇完嘞, 文迪話已經無哂貨賣, 所以佢話為免比人 xyz 同插菊花, 所以套劇就唯有到此為止嘞!」 

坤叔聽完之後, 跟住攞左個鑼出黎係咁大力地叩住, 「收工嘞, 收工嘞!」 好快, 眾人已經響屋內走晒出黎, 而奇哥就行去祥貴身邊度講, 「你就好啦, 臨尾都仲同呀玉整番場床戲, 不過好彩呢的都係借位野黎啫, 不過以新人黎講, 呀玉其實又真係算幾正咁嘅….」 祥貴同呀玉此時正面有難色。 



奇哥望住佢地兩個, 「你地….尋晚場戲….唔會係…真做吖嗎….?」 呀玉此時面上已經一面嬌羞兼紅粉飛飛咁, 四大惡人此時亦拎住個鈴鈴走到黎奇哥身邊搖住, 「喂, 奇哥, 果場戲真係好玩, 不如我地家下再黎玩多次吖!」 

奇哥已經好唔開心咁推開個鈴鈴就行左開去, 呀弟 ar 晒頭咁問祥貴咩野事, 而響屋外沅君亦已經換番一身短裙黑絲咁坐左響地下度比人影緊相, 奇哥見到呢個短裙沅君, 嘩, 咩原來沅君居然會係咁索架, 奇哥正準備又要上前借的意咁黎咸濕下沅君。 
 


但就響呢個時候, 大哥大大大已經黎到, 大哥大大大一黎就伸手搭住沅君同呀玉再同的記者講, 「下套新戲我將會力捧沅君同呀玉佢地做女主角!」 講完跟住就再響沅君同呀玉嘅面珠登度錫左一啖, 奇哥見到咁, 跟住又再好無癮咁就行去第二度。

大哥大大大正拍住手宣佈, 「好嘞, 好嘞, 全世界過一過黎先, 嗱, 套野拍左咁耐, 的點擊率谷極都只係得果萬零, 而家已經蝕到我仆街咁滯, 但文迪條懶樣家下仲話無哂貨賣, 而家套劇就爛尾, 個仆街仔條數我慢慢先再同佢計, 好嘞, 一陣全世界去大排檔度打冷, 莫財呀, 要 AA 制呀, 但邊個唔去嘅話就即係唔比面我, 咁佢以後都咪使旨意再有得撈呀!」 



呢個時候, 音樂響一片嘈雜聲下響起, 跟住眾人就一齊大合唱, 「齊歡暢, 登櫈鄧櫈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