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哂過往閱女評分指數記錄, 嘩, 呀玉簡直就不得之了啦, 奇哥成對腰果眼係咁諗到流晒口水之際, 但突然表妹己經殺到入嚟。

望住坐響地下嘅奇哥褲浪已經大支嘢, 表妹先叫跪響地下嘅呀玉起番身先, 「呀玉, 妳江湖經驗尚淺, 小心有啲人會對妳不懷好意呀, 但睇嚟, 呀玉妳應該留番佢身上某個位置慢慢醫先至會安全啲喎。」

呀玉望住奇哥已經頂到行晒嘅碌嘢再講 : 「沅君姐, 唔怕架, 妳只要….」

呀玉突然響奇哥身後某穴位大力一篤, 行晒嘅硬膠膠即時就好似洩氣皮球咁軟咗落嚟, 跟住呀玉再響另一個穴位大力一篤, 奇哥碌嘢馬上又再動 L 起嚟。

跟住呀玉就教表妹點樣去左篤右篤呀奇哥, 然後就再響表妹耳邊度咬耳仔嚟講 : 「穴位係會根據每日唔同時辰就會有唔同嘅位置, 而呢樣我剩係話比妳知, 嗱, 家吓就只有妳先可以控制佢果個部位, 咁以後妳就唔使再怕佢會亂咁嚟啦。」





可憐嘅奇哥, 睇嚟佢半生都再飛唔出表妹沅君嘅手指罅咁話。

呢晚, 呀玉正想上床就枕嘅時候, 但突然佢響窗口望到屋外嘅祥貴, 正一個人無厘心機響月色底下獨坐響石櫈之上, 而呀玉平靜嘅心內突然正泛起住絲絲嘅漣漪。

其實呀玉第一次響市集見到坤叔同祥貴之時, 就已經有啲留意住呢個咁氣宇不凡嘅祥貴架嘞, 呀玉再諗咗一陣之後, 跟住就開始向住屋外方向行去。

「祥貴哥, 都已經咁夜嘞, 做咩你一個人響度咁悶悶不樂嘅?」







兩個人就係咁開始傾吓傾吓, 跟住話咁快二人就已經開始響度打住車輪, 又話都無咁快, 祥貴已經開始郁手打緊呀玉隻魚旦同再捽緊人哋隻蜆, 攝影師正手震震之時, 祥貴已經將呀玉成個抱起, 跟住就向住柴房方向行去。

而未經人道嘅呀玉, 第一次比人咁樣抱入柴房, 褲內已經正在溪水長流, 而呢一刻響柴房之內, 二人經已情不自禁咁響禾桿草上番來覆去, 但正所謂, 神女有心, 襄王有夢, 禾桿草上, 呀玉已經比祥貴除咗條褲, 正依字馬地咁擘開對腳, 睇嚟呀玉今晚都準備要逢門今始為君開定嘞。

而一介書生嘅祥貴, 亦正挺住條火熱鐵通, 跟住就慢慢開始移到呀玉胯下方向隊去, 入咗, 破……

一聲慘叫, 但就唔係呀玉叫, 而係由祥貴發出嚟嘅慘叫, 祥貴個背脊而家, 正比呀玉啲指甲爪到呈現住無數嘅血痕, 整夜, 柴房之內, 就只係聽到祥貴不斷發住令人心寒嘅淒厲慘叫聲。

「哇啊…………」